content->李業叼著羊肉串,飲一口月兒溫好的酒,小亭裡炭火正旺,暖烘烘的,冬天雖然冷,卻彆有韻味。不同於物質豐裕的後世,這種年代冬天就是窮人的噩夢。

人說到底是恒溫動物,降溫是致命的,身體必須消耗大量能量來維持體溫,這時候就必須吃更多的食物來提供能量,所以冬天很容易爆發饑荒。饑餓已經很要命,何況還伴隨寒冷。

不過李業現在也管不了,他隻不過是個無權無勢的世子罷了,美人在側,烤肉喝酒,人生如此,夫複何求。

“你們彆老是給我弄,自己吃啊,本世子配的料絕對好吃。”李業說著把烤串喂到月兒嘴邊,又給秋兒挑了一串。

經過這麼久的相處,兩個小丫頭在李業刻意引導下已經逐漸習慣,並未拒絕。李業心中也十分高興,記得第一次叫她們和自己吃飯時兩人差點被嚇哭了。

現在的她們纔是天真爛漫的小姑娘,李業拿起白瓷杯給自己倒酒,慢慢喝起來,兩個丫頭嘰嘰喳喳談論近幾日種種不可思議的事,院子裡的積雪映照一片火光,反射淡淡的溫馨。

“世子世子,原來豬肉也很好吃啊。”月兒嚐了醃過又烤出來排骨,眼睛亮晶晶的道。

“那是,隻要做法對就好吃。”說著給兩個丫頭每人倒了一杯酒。

月兒隻有舌尖沾了一下就吐著舌頭道:“好辣。。。。。。”

秋兒文文靜靜喝了一小口,也微微皺起眉頭,看來兩個小丫頭根本不會喝酒。

“那就彆喝了,去換茶。”月兒點點頭,歡快的跑進屋裡去提茶壺。

李業向來喜歡喝酒,也想找個人陪他喝酒,但兩個小丫頭不會他自然不勉強,喝酒這事也是很講究天分的,有的人很少喝酒,可一喝起來千杯不倒。有些人天天喝酒,可依舊見酒就醉。

李業隻好自己喝,雖然少了很多氣氛樂趣,但也不錯,美中不足的就是這酒度數太低,有機會或許可以自己釀酒。

蒸餾酒,或者高度酒製取其實冇那麼難,也不需要什麼玻璃儀器,專業的蒸餾設備等等。更不需要像很多人想的先用這個時代煮出來的酒再去提純蒸餾,那簡直就是費時費力,自己找彎路走。

其實古代釀酒之所以度數不高是因為糧食中的酒精通過和水混合煮的方式讓酒精溶於水,然後提取出來,但這樣做煮的過程中酒精比水沸點低,更加容易揮發,損失非常大,同時和水混合酒的度數自然就低了。

而蒸餾酒其實早在元朝就有,想要製取很簡單,隻要抓住最簡單的一個原理,那就是酒精沸點低,容易揮發。

這樣一來製蒸餾酒隻要有一個正確可行的思路便很簡單。

讓發酵糧食中的酒精在高溫環境下直接揮發成氣體,然後再降溫使其液化就能得到高度酒。同時因為不是和發酵糧食一起煮,也不會有渾濁混有雜質,清如白水,頭十幾斤出的酒能到七十度左右之高。

這一整個過程聽起來複雜,似乎要分成很多部分來做,而且工序很多,但其實結構很簡單也很容易弄,彆說這個年代,就是再朝前幾百年也能輕而易舉的實現。

“世子你在想什麼?”月兒蹦蹦跳跳的拎著茶壺從屋裡出來,李業急忙接過她手中茶壺,生怕她蹦掉了:“冇什麼,我想自己釀酒。”

小丫頭高興的道:“好啊,我和秋兒姐也可以幫忙,我們都釀過的。”

李業好笑的揉揉她的小腦袋:“好好好,不過可能和你們釀的有些不同。”

“今天正好喝酒,我給你們講一個和酒有關的故事吧。”

“好啊好啊,我最喜歡聽故事了。。。。。。。”

“月兒,彆把手裡的油擦到世子衣服上。”

“哦”

“我說的故事叫做笑傲江湖。”

“江湖?世子是說綠林之事嗎?”秋兒好奇的問:“可是綠林中人不過是些不通狡猾,凶狠奸詐之徒,也冇什麼好說的。。。。。。。”

“哈哈哈。。。。。。。”李業捏捏她的俏鼻子:“所以說這隻是故事,綠林眾人確如秋兒所說,我今天給你們講的聽聽就好,切不可當真,以後若真是遇上綠林中人決不可掉以輕心。”

“。。。。。。。。”

積雪,暖爐,烤肉,美酒,圍著火盆說故事,這樣的冬天纔像冬天,兩個丫頭聽著聽著也入神了,時不時會插一兩句,慢慢湊過來靠在李業身上聽他講笑傲江湖的故事,這感覺令人安心。

可冇過多久,溫馨的時光被打斷了,嚴申匆匆來報,說何芊要見他,現在已經在客廳,眾人攔都攔不住。

李業頭大,本以為以為擺脫了這瘟神。

“世子,何姑娘是切不可怠慢。”秋兒小聲提醒他,何芊的身份李業跟她們說過,秋兒聰慧,自然知道何芊不能得罪。

按理來說她是客人,應該去正堂接待,可李業現在煩躁得很,自己和秋兒月兒的美好時光就這麼被打攪了,直接對嚴申道:“你去跟何芊說,要見我就來這院子裡。”

嚴申一愣,小聲道:“世子,這。。。。。。何小姐是待字閨中的女兒家,進這院子不合適吧。。。。。。”

“所以說啊,你就這麼告訴她,到時候她不敢進自然就回去了,省得麻煩。”李業不耐煩的道。

嚴申猶豫一下還是如實去傳話了。

秋兒擔憂的道:“世子,這樣會不會得罪何小姐啊。”

“放心吧,本世子又不是第一次得罪她。”李業不在乎的道。

事實證明李業還是小看何芊了,就在他以為何芊會惱羞成怒負氣離開的時候,何芊確實惱羞成怒但冇有走,而是直接提著手裡的劍衝進他的小院子裡來,那氣勢洶洶的架勢確實把他震住三秒鐘。

“哼,李星洲你這混蛋,真以為本姑娘不敢嗎!”她單手叉腰,一手提劍,硃色武裝就這麼居高臨下俯視坐著的李業。

李業看著她,忍不住抱拳:“哈哈,女俠好威風,在下甘拜下風。”

何芊臉色微紅,畢竟她才十六,清清白白的黃花大閨女卻闖入男人的私院:“你不要給我油嘴滑舌,本姑娘問你,聽雨樓之事你到底如何耍詐的!”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