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冬日,隨著溫度降低,對於所有恒溫動物來說都是一個考驗。恒溫帶給動物更加強勁的神經反應,促進腦部發育,更加能適應氣候變化,但也意味著更多的能量消耗。

一頭大白鯊,運氣好的時候一天或許就能捕食足夠它好幾個月甚至一年所需的脂肪量,然後存儲起來。而對於哺乳動物虎鯨,他們必須時時刻刻經常進食,以維持自己的高能耗,因為它們的大腦容量是大白鯊的二百五十倍,而到了人類,情況更加嚴峻,幾乎每日必須進食。

越是食物鏈頂端的物種,越需要頻繁進食,因為有這樣的資本。

所以在冬季,人最容易疲憊,一般都是人與天鬥的時候,人忙著與天鬥,爭端自然減少,生活也安逸下來。

小爐煮酒,火暖氈軟,溫柔鄉裡不起床,是權門富貴人家的真實冬日寫照,加上春風得意,更是如此。

魏國安此刻大抵如此,他年紀已經不小,家中妻妾成群,對於許多人來說,早已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生活,要是在彆處地方,或許他這輩子就是如此,可在京城,他明白自己的分量。

人啊,最怕有盼頭,最怕知道自己還可以往上爬,能往上,誰會甘心不動呢?除非是真冇那本事。

他去年摔到左半邊屁股,可能是傷到骨頭,能想的辦法都用過,奈何年紀大了,到現在還會隱隱作痛,也不方便房事,他三令五申,不讓自己妻妾張揚出去。

他都想好,等平南王倒了,鴻臚寺要洗牌,新軍要洗牌,新軍的事他摻和不上,但鴻臚寺他大有機會,加之他經常與金國使者走動,不隻給平南王下扣,還因為他想與金人大好交道,若有交情,以後也是他掌鴻臚寺的一大資本。

魏國安越想越高興,喝了一口小妾遞來的溫酒。

再往長遠看,等他既是中書舍人,又兼鴻臚寺卿,到時王相一退,羽承安上去,參知政事的位置就會空出來,他經此事既討好將來宰相,又討好太子,上位參知政事並非不可能的事。

那時候他可就是副相!

越想越覺得前途是一條平坦好走的康莊大道,早晚他也會名留青史,為後世敬仰。。。。。。

“嘖。。。。。。。”他在咂一口小酒,心中舒服。

就在這時候,院外傳來一陣嘈雜吵鬨聲,一時攪了清夢,魏國安大怒,“外麵是誰?吵鬨什麼呢!”

冇人回答,他隻好讓小妾扶自己起來,理了理淩亂衣物,又讓小妾為他穿上鞋子,這才匆匆出門去。

穿過中庭,打開門栓,出自己私院的硃紅獸首門,正要大罵,卻被眼前驚呆,隻見家中家丁護院已經全被按倒在地,整個院子已經被大批披甲帶刀的上直親衛包圍。

魏國安認出站在人群最前麵的人,他是皇上親信,上直親衛營指揮使衛離,據說京中第一高手。

“衛大人,你這是要做什麼!”魏國安微怒道,心裡忐忑。

“魏大人,王相有令,將你暫時拘拿禦史台中,委屈大人跟我們走一趟吧,免得動刀兵。”衛離麵無表情道。

魏國安心中大駭,很快又鎮定道:“王越?他憑什麼,他雖是宰相,可我也是朝廷命官,天子門下中書舍人,他怎敢如此亂來!”

衛離卻一笑:“魏大人有所不知,王相如今權領禦史台、大理寺、刑部,三司聽調,監察構陷皇孫大案,有權羈拿所有朝中大臣!”

他心中咯噔一下:“什麼。。。。。。什麼案?”隨即連忙心裡否定,不可能,絕不可能,他們怎麼可能知道。

“魏大人還要裝嗎?你們勾結金國使者,京北官員,構陷朝廷平南郡王,京北轉遠使,冠軍大將軍!刑部、大理寺、禦史台的文書皆已下來,皇上也勾畫了,若你想見,等到了禦史台自然有人給你看。”衛離冷聲道。

“胡說!我冤枉,冤枉,這是誣陷,我纔是被構陷的,我纔是。。。。。。。”魏國安還要大罵,兩個軍士突然上前,下手迅速,一下將他按倒在地,肋部中了兩腳,吃一嘴冰冷的雪混泥,腰肋傳來鑽心的疼,然後拖走。

“好心給你留麵子偏要這樣,何必呢?”衛離道。

不一會兒,魏國安就被架著出了魏府,府中家眷暫時被軟禁,隨後武德司接管對看守魏府,一時間,當朝中書舍人魏國安被捕下禦史台大牢的訊息一下傳開了,整個京城震動,都不知道發什麼什麼,突然之間一位朝廷大員就這麼被拿下了?

衛離下手冇有半點客氣,因為他是少數和王相、湯舟為、包拯一起聽完事情始末的,知道事情大概,心裡對這些人也恨之入骨。

景國武人地位都不及文人,而他身為武人,自然渴望建功立業,像當初衛青,霍去病一般為皇上立下不世奇功。而在當朝,他最佩服的武人是塚道虞,塚大將軍為景國南征北戰,威名赫赫,一生打過的大仗幾乎是本朝景國全部大仗。

第二就是平南王,對於平南王,或許許多人隻記得其父瀟王功勳,瀟親王與遼國大將耶律旗一戰成名,隨後為江山社稷而死,受人傳頌。可在衛離心中,平南王更加受他敬重,南方奇蹟般的一戰不說,最重要的在於平南王善待軍士,看得起他們武人。

武德使季春生就是一介武夫,全家住在王府之中,平南王不趕他走不說,還以叔父之禮相待。到治軍,禁軍都是被三衙喝血的,扣軍餉是家常便飯,皇上也默許,剋扣軍餉隻要不過分反而能討好皇上。

他從禁軍中上來,這些他都懂,後來和禁軍中分到新軍的朋友一起喝酒,對方纔說起在新軍之中,平南王不止不剋扣軍餉,還時常犒賞,甚至私自出錢加餉!

要知道這樣的做法彆說討好皇上,說不定還會讓皇上起疑!可平南王還是如此善待軍士,如此種種,他那些武人兄弟隻要說起來,都恨不能到新軍中效命,對平南王也讚口不絕。

因為平南王把他們當人,而不分什麼文人武人,也不是討好皇上的工具。

所以聽到那些對付平南王的齷齪事時,衛離心中怒火中燒,進門之前就吩咐手下弟兄,那魏國安不反抗還好,若是反抗就折他幾跟骨頭也無妨,反正就說他抵抗劇烈,拒不從命就是。。。。。。。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