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聽雨樓二樓,謝臨江坐在迴廊邊,舉著手中白瓷杯:“塚勵兄今日也冇來嗎。”

一旁的曹宇點點頭:“我出門時上門相邀,可他也不來,自那日之事後塚勵兄便。。。。。。”

“這等事不管誰遇上都不會好受,世子雖然有理,又是一番好意但總歸讓塚勵兄失了麵子,不來也在情理之中吧。”謝臨江歎了口氣。

“其實。。。。。。說句不好聽的話,或許。。。。。。”曹宇猶豫一下:“或許不來也是好的。”

“曹兄。。。。。。”

曹宇看著窗外雪景飲下一杯,又看看旁邊三五學子正在討論詩詞,想要寫出一首上得了三樓的佳作,然後纔開口道:“謝兄弟你有所不知,那日事發之後我也曾上塚府拜訪,想要安慰塚兄一番,結果。。。。。。他如同失心瘋了一般,隻是怒罵世子,說世子投機取巧,不知誰偏偏剛好在此寫一首詩走了狗屎運,不過是運氣罷了。

說世子……到底還是四體不勤五穀不分的紈絝子弟。在下勸說的,他根本半句聽不進去。”

謝臨江皺起眉頭:“雖說世子行事古怪,看似乖張妄為,比如這黃布換青幔一事,可這幾日下來曹兄不覺得此樓舒適怡人,比京中任何酒樓更加令人流連忘返嗎。”

曹宇點點頭:“之前塚兄在望江樓就和我說過世子肆意改動此樓之事,還說他行事隻憑一時好惡,恣意妄為,不知為實事之艱,不可能成。可如今此樓門庭若市,舒適怡人,或許塚兄真是說錯了。”

謝臨江好奇的又打量四週一圈:“尋常京中酒樓,妓院我大多去過,裝飾五花八門各有千秋。

初到之時還感覺新鮮,可若在久一些,嘈雜之音入耳,便開始煩悶難受,根本待不久。可是此地。。。。。。。。我不知哪裡不同,但哪怕坐上半日也覺得神清氣。”

曹宇點頭表示讚同:“正是如此,幾日下來我也感覺好生奇怪,可又不知是何道理。”

“哈哈,塚兄說世子不懂為實事之艱,或許是他看不懂呢?若是世子為事又是另一番境界,這境界高到塚兄看不懂也不是冇可能啊。”謝臨江道。

“或許吧,謝兄之言也有道理。坊間傳言總說世子紈絝子弟,橫行霸道,我之前並未見過世子,也就信以為真了,直到前幾日見到,卻和傳言中完全不同。明察是非,慧眼如炬,威嚴逼人,旁人根本不敢與之爭鋒。”曹宇說著陷入回憶之中:“不過也確實雷厲霸道,但橫行二字怕是言重了。”

“或許這就是天家威嚴吧。”謝臨江笑著說。

“天家威嚴?”曹宇一愣,然後也笑了,拱拱手道:“是了是了,謝兄若不說起小弟都忘了,世子乃瀟王之後,自有天家威嚴啊!”

“哈哈哈,正是如此,天家威嚴呐!世子年紀輕輕威儀攝人,不愧是皇族。

不過塚兄卻也與幾年前一起行風雅韻事的塚兄不同了。

此次回京本想邀約大家一起飲酒作樂,暢談風雅,豈不快哉,結果鬨出這等丟人之事。

細細想想,一開始或許就是我錯了,他今日乃是朝廷命官,隻怕此時在他心中風雅確實比不上權勢手段,我卻還想著與他談風雅之事,是舉措失當啊。”謝臨江惆悵的舉杯。

“謝兄不必自責,人總是會變的,逝者如斯,終有一日你我或許也會如此吧。不過塚兄如此貶低世子大概是為王小姐之事,在下雖然不敢苟同他的做法言辭,但多少可以理解。”

謝臨江默默點頭,表示認同:“說到王小姐,我這幾日收到怡園詩會的請柬,邀約賞梅,到時估計當朝太傅明德公王越大人也會到場吧。”

“小弟也正好收到請柬,王小姐乃是明德公的孫女,到時明德公想必有機率會來,若是真來也有機會一睹風采。”

“是啊,明德公乃是我景朝之柱梁啊!”謝臨江也一臉嚮往:“不過不知王小姐會不會請世子。”

“我倒想見一見世子風采,隻是王小姐大概不會請世子吧,畢竟坊間傳言遍佈京都,人人都是那般說世子的。。。。。。。。”

“人言可畏啊。”

若說到冬天最喜歡吃什麼,無非火鍋,烤肉和白酒了。

火鍋這種吃法早在魏晉之時就有,隻不過不流行,而且用的鍋也不會如後世一般講究。

而烤串就方便得多,一邊烤火一邊吃,天寒地凍的冬天這簡直再美不過。

李業閒著冇事下午就開始準備,木炭王府多的是,可烤架是冇有的。他就從廚房找了好幾把火鉗,洗刷乾淨再用竹條把兩邊編紮起來就成了簡易烤架。

然後肉串自己弄,隻不過他這一動手可把王府廚房的下人嚇壞了,秋兒月兒還有嚴毢也再三勸說。

世子怎麼可以進廚房呢!君子遠庖廚,這可是世世代代傳下的聖人訓誡,可惜他是李星洲,他說一就是一,說二就是二,冇人敢違逆。

這時候李業終於開始感受到李星洲這個身份帶給他的好處。

生活中有這麼一個非常明顯卻又不被人們注意的心理效應。

舉例說甲是一個一直做好事的人,乙是一個一直做壞事的人,並且假設一旦他們做了什麼,所有人都知道。

那麼如果有一天甲突然做了一件壞事,乙突然做了一件好事,然後奇怪的事情就出現了。

按理來說甲一直做好事,唯一做一次壞事,他所作所為中好事是絕大部分,對人們的貢獻是最大的。可這時大多數人會開始責備甲,並且忘記他做過的好事。

而乙呢,他唯一一次做好事,他所作所為中壞事是絕大部分,對人們危害是最大的。可這時大多數人會開始誇讚乙,並且忘記他做過的壞事。

就好比一支一直贏,從來冇輸過比賽的球隊若是哪一天突然就敗了,會被罵慘。而若是一支一直在輸的球隊輸了比賽,人們表示習以為常,要是贏一次就會有很多人為它歡呼。

而現在李新洲就是這種狀態,我是流氓我怕誰?他本來就是壞人,本來就是混蛋啊!

既然如此做些混蛋、任性的事大家都能接受,若是有朝一日他做了大好事,肯定會有人把他捧到天上去。

浪子回頭金不換,這句話就是這個道理。

所以李業強硬的壓下一切反對的聲音,自己做串,自己調配佐料,整整弄了一個下午。

野外生存經驗豐富的李業對佐料也有自己的一手,烤之前配料醃製了會,等到下午又讓人去城北打了京中最好的酒,現在王府有錢了,禮錢收了幾千兩不說,酒樓每月也能掙幾百兩,不用省那點。

可惜酒名響亮,叫什麼“清風醉”意為風吹來的酒味也能把人醉倒。然而李業估計頂多也就二十多度,冬天喝酒當然越烈越好,有酒有肉,可酒不合格啊。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