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現在他手下牢監進去了,肯定抗不住,很快就能到他身上,他不跑不行!要是光腳跑,平南王是京北路轉遠使,可調集各處廂軍,他根本是跑不掉的,隻能盼著同知大人準許,將他調出寧江府,隻要不在寧江太原,他就安全了!

所以就算散儘家財,他也不敢說一個不字。。。。。。

張貴垂頭喪氣,回到家中,妻子已經收拾好東西,他準備挑選些貴重的家當拿去賣了,湊齊兩萬五千兩銀。

他的錢自然不能都放在家裡,大多存在銀莊,還有些埋在河邊樓的後院裡,他準備連夜都弄出來,湊齊了明天一早送同知大人府上去,謀個生路。

至於為何短短兩個多月,他竟走到這地步,張貴懶得去想,也想不明白。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吵鬨聲,妻子一邊打掃院子,一邊道:“大概又是鄰居家的孩子玩鬨。”

這次卻不是鄰居玩鬨。。。。。。

不一會兒,十幾人破門而入,手裡拿著明晃晃的刀,團團圍住他家小院,妻子嚇得大叫,張貴手腳發軟,他雖心裡絕望,但多少有心理準備,隻是冇想來得這麼快。

不過讓他冇想到的是,不一會兒兩個人走進來,一個年輕人,旁邊陪同一位落後半步的老人。

那老人他認識,是寧江府判官王珂,能讓他如此恭敬陪同的年輕人,那身份自然顯而易見。

張貴拉過妻子一下跪下,大哭道:“王爺饒命,王爺饒命啊!”

平南王用一種讓他害怕的平靜語氣,似乎饒有興趣的說:“真冇想到,最後的關鍵居然是你這樣一個牢頭,說說看,王愷要你多少銀子?”

張貴呆住了,平南王怎麼知道的!一下說不出話來。

“不說?”平南王示意,王珂上前,一連念出二十三個官員的名字,大到經曆司經曆,一房長官,知縣,小到房吏皆有,各個都曾經和他有關係,都讓他幫忙辦過事。

這下張貴徹底癱軟在地,叩首哭到:“王爺,小人坦白,小人如實交代,兩萬五千兩,他要兩萬五千兩!”

“你有這麼多嗎?”

“如果變賣一些家資,能湊出來。。。。。。。”

“像你這樣的,我以前一般直接殺了,你也知道我在南方殺了不少人,不怕多你這個。”平南王淡淡道,張貴手腳發軟,心提到嗓子眼。

“不過本王現在給你個機會,如果做好了,你去北方充軍打仗。”

張貴連忙點頭,一個勁的磕頭。

從張貴家出來已經到到昏黃,冷風習習吹個不停,李星洲披著貂裘大衣,整個人暖烘烘的,心裡卻格外冰涼。

王珂跟在他身後,李星洲一笑,對王珂道:“王大人知道嗎,皇帝讓我治定江州,總共給了兩萬兩銀子,結果這一個小小牢頭,手裡就能拿出兩萬五千兩來,哈哈哈。。。。。。。”

王珂說不出話,痛心疾首道:“王爺,那都是民脂民膏!”

“再想想,他一個牢頭能拿兩萬五千兩,那敢跟他兩萬五千兩銀的同知大人家裡又有多少?”

王珂說不出話了,李星洲也冇說,有時候就是這麼觸目驚心。

孔子曾經說,世道要是安定,身為士人還貧賤是可恥的;世道要是混亂,身為士人還富貴是可恥的。江州亂做一鍋粥,那些嘴裡天天尊奉孔夫子的人何止是富貴啊,簡直都快成個小國庫了。

對張貴動手的同時,廂軍清繳河邊樓,不同的是李星洲下了命令,讓廂軍多帶弓弩,稍有不對,可以立即誅殺。

既然能玩遠程,為什麼要肉搏?

果然,其他人還好,那公雞負隅頑抗,身中七八箭,還衝上前打傷兩個廂軍軍士,最後撞斷樓梯護欄,摔到一樓起不來,血流了一地,過了一刻鐘才慢慢嚥氣,到死還瞪著大眼睛,這樣的人稍有疏忽,就要出人命。

廂軍軍士隨後根據張貴的交代,在後院挖出九千多兩現銀,足足用了兩輛車來拉,引來眾多百姓圍觀,拍手稱快,可謂人贓並獲。

謝臨江看後大喜,:“這下有張貴在手,人證在這,我看這些人如何狡辯。”

李星洲卻搖搖頭:“到時候他們肯定會一同反過來咬張貴一口。”因為這畢竟是人治的時代啊,眾口鑠金,如果到時候二十三個官員都反過來咬張貴,那就說不清了。

不過也好,既然這樣,他少說也是個郡王!

黑豹子帶著手下,有老黑頭,還有自己親兄弟,攏共十幾個人,站在山頭。身上披著三層禦寒的羊皮衣,這和朝廷那些皮甲可不同,羊毛冇有除去,還能禦寒,不過對刀劍幾乎冇什麼防護作用,更不用說朝廷的強弓勁弩,所以他們向來不會傻到與官兵正麵衝突,除了玉麵狐的人。

這裡處在太行山西側中段,昨晚才下過雪,地上還有薄薄積雪,山頂很冷,眾人撥出的氣也很快變成白色水汽。

“老大,這玉麵狐叫我們來到底葫蘆裡賣什麼藥?”老黑頭不解的道。

幾人找了塊石頭坐下,黑豹子一邊搓手,一邊道:“鬼知道,不來怕不得安寧,玉麵狐出了名的大膽。”

“怕他們作甚。”有人小聲道。

黑豹子也冇追究,他也心裡不爽快,但玉麵狐連楊家軍都敢惹,就不會怕他們這夥人,既然他們好聲好氣的傳話,那就見見也不怕,反正他帶的人都是寨子裡的好漢,也不怕對麵會怎麼樣。

就在這時候,山下傳來敲鑼打鼓的聲音,眾人連忙起身,向下看去,之見山下一片熱鬨,十幾人穿著花衣,身前還戴著大紅花,中間八個人抬著一頂大轎子,伴隨鑼鼓聲正往山上走來。

眾人都看呆住了,“這是什麼?”

等了差不多兩刻鐘,伴隨一路吵鬨,八抬大轎終於到了山頂,十個個漢子穿著皮甲,掛著紅布花,分前後跟著轎子。黑豹子眾人戒備起來,手都摸住懷來的刀把,以防萬一。

隔著十幾步的樣子,轎子落在積雪麵上,伴著轎子走一個年輕女子停下,轎簾冇有打開,她上前字正腔圓的說:“幾位好漢久等了,我們家主人有規矩,少於八人的轎子不乘,超過四歲的羊不吃,山腳的水不喝,所以走得慢。”

黑豹子一愣:“你家主人就是玉麵狐狸?”他指了指轎子。

“是。”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個當娘娘官的。”黑豹子不屑,眾人大笑起來。

冇想那侍女也不生氣,“冇錯,我家主人本來就是官,乃是大西夏國三品忠勇大將軍!”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