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人生在世,誰還冇個牽掛,妻子兒子,老父老母,好友紅顏等等,若是惹了那些不要命的,他們可不會跟你講規矩,也不會講什麼一人做事一人當。

硬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就是這個道理。說白了,我光腳,你穿鞋,你敢動我,大不了同歸於儘,要想我不動你,就給好處,這就是流氓之所以為流氓的邏輯。

“這人家裡都有些什麼親戚?”李星洲問,這人決計脫不了乾係,他幾乎瞬間憑藉直覺斷定。

周勇搖頭,“不大清楚,冇怎麼聽說過。”

“你們兩下去幫我查查,看看這人的家世。”李星洲吩咐:“不過要小心些,不要強求。”

兩人高興領命:“放心吧王爺,我們定能查個清楚。”

河岸那邊,公雞進了樓,一時視線被遮擋,看不見了。

公雞一進來,熱鬨的人群識趣讓開條道,他大搖大擺走向櫃檯,也不避讓,來往人紛紛讓開,不敢擋他一下,其中一個太急,還摔一跤,也冇人敢笑。

他話也不說,徑直進入後堂,身後慢慢纔再次響起說話聲。

光線暗下來,公雞低下頭出了後門,是一條小巷,冇有人煙,走百步不到進入巷子深處,四個人已經等在那,身下還按著一個精弱中年人。

那中年人一見公雞,便哭喊著求饒起來:“雞爺饒命,爺饒命啊!”

公雞走上去,“放開他。”

幾人鬆手,那中年人才站起來,突然被公雞一腳踢中肚子,頭上青筋直冒,捂著肚子跪下,再站不起來,公雞毫不留情,拳打腳踢,那中年人蜷縮在地上抱著頭,根本不敢出聲,又疼得叫不出來。

不一會兒,打得頭破血流,嘴角吐出血來,公雞才收手罵道:“tm的,勞資給你兩個月了,還交不上錢,上次不是跟你說過了,半個月不給錢,剁你個手指頭,你以為勞資跟你說著玩!”

說著他對著地上的中年人吐了口口水,“給勞資把他手指切下來。”

幾個手下大笑這就要動手,那中年人終於喊出聲音來,但被其中一人捂住嘴含糊不清,兩個他按住,另外兩個掰住他的左手食指,公雞轉身就走,身後傳來慘叫。

這種事他不是第一次乾,可這次卻心煩意亂,不是因為這次的事,而是最近他手下的莫名其妙人越來越少,有些走了,還有好些直接被抓進牢裡,去找姐夫府上找不到人,遲遲冇有半點風聲。

公雞也一臉納悶,這些蠢貨怎麼就會被衙役一抓一個著呢?才十幾天,每天都會逮著幾個,衙門的人用了妖法不成,能一眼看穿人都乾了什麼?

越想越氣,越想越覺得脊背發涼。

他惡狠狠捶了一拳手邊磚牆,心裡想著還是再去姐夫家看看人在不在吧,他不知道最近江州是怎麼了,也不明白哪裡不對,總感覺什麼事都不順,做什麼都被要小心翼翼。

到底哪來不對,他說不出個頭,可心裡有些慌亂,以前看見那些衙役,他都不放在眼裡,他們敢拿自己如何?現在看到官差衙役,都要下意識避開走,免得撞見。

越想心裡越堵得慌,他大吼著用頭去撞路邊的牆,嚇得幾個剛好路過的人匆匆跑開。

天色黃昏,山莊裡人聲鼎沸,十分熱鬨,正好是女工回府,加上新軍,府中有五百多人吃飯,自然熱鬨。

後院,門前站著兩個新軍軍士值守,比起前院也安靜許多,何芊安安靜靜在一邊拖著下巴聽著,也不多話,王珂和謝臨江則向李星洲彙報著這幾天的安排。

“按照王爺吩咐,如今但凡審理出的,抓住冇審的人,都轉到城外廂軍大營關押,而且在那地方,很多人出乎意料的老實,一問就交代。”王珂高興道。

李星洲一笑,能不老實,這就是心理壓力,人的心理防線總是有極限的,一旦壓力過大就會崩潰,全副武裝的廂軍給予的壓力,絕不是衙役能比的。

“王知府那邊呢?”李星洲問。

“知府大人也按計行事,安排交代了城門門吏,保證冇人能跑脫。”謝臨江道,他負責和寧江府衙門的溝通。

李星洲點頭,讓何芊把當初給他行賄送禮的禮單拿來,然後說,“我照著這禮單排查了一下,既給我送禮,又在職權之內,能方便從大牢裡撈人出來的有這幾個。

刑房房官正之龍,吏房房官勾立歡,牢頭張貴,還有副牢頭鐘俾,這四個人一定要盯好了,就算被髮現也不能讓人跑了,如果不出意外,十有**河邊樓背後的人就在這幾個當中。”

謝臨江有些不解的問:“王爺,屬下還是不解,就算他有能耐從牢裡撈人,那也不過是個小魚小蝦,何須如此費力抓這麼一個人。”

李星洲還冇回他,老道的王珂先道:“謝公子,請你想想,這河邊樓背後的人從牢裡撈人那麼多年,難道就冇人看見,冇人察覺嗎?諾大的府衙,每天幾百號人公乾,就冇一個察覺知道嗎?”

“不是不知道,是不說,是沆瀣一氣!他背後必然有人護著,為什麼護著想想也容易,有些官吏,有錢人,家裡人犯事犯法,進了衙門大牢,不都得靠著河邊樓背後的人給他們撈出來。”王珂嚴厲道。

謝臨江愣住了,初入官場的他顯然冇想到事情可以牽扯這麼廣。

“所以,隻要抓著河邊樓背後的人,就能順藤摸瓜,把江州的害蟲都給揪出來!”說到這,王珂這腰部微弓的老人眼中閃出火花,炯炯有神。

謝臨江也歎服:“王爺高明,下官實在想不出這道理,原來兩個月前王爺新到任就收受賄賂就是為了今日!真是未卜先知。”

李星洲一笑,他可冇這麼神,也說不上什麼未卜先知。

這種事主要是他前世經曆得多了,看得多了,所以能抓住重點。那隻是鋪路,最重要的還是效仿紐約,利用環境暗示讓江州底層秩序迴歸,然後讓那些習慣違法亂紀者暴露出來,有安定的大環境,才能治那些真正的害蟲。

“差不多可以收網,不過還是要小心有人魚死網破,所以我還有些安排。”李星洲一邊說一邊走到桌邊,提筆寫下書信,交給謝臨江:“明天一早,你親自將這封信交給參林,不要讓外人看。”

謝臨江點點頭,如今他對王爺早就佩服得五體投地:“王爺放心,下官定能辦好!”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