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江州渡口逐漸恢複往日熱鬨。

江邊一處小攤下,擺著五六條長凳,兩張小桌,老闆是一位老人帶著一個**歲小孩,賣的是山那邊的吃食油潑麵。

李星洲叫了三碗,和兩個衙役坐在小桌前,不一會兒熱騰騰的麵就來了。

這兩個衙役是王珂介紹給他的人,周勇,周同兄弟兩,說他們可以放心。

店家端上來的青灰陶瓷大碗足足像家裡用的小盆一樣大,分量十分足夠。

“老伯是山西人?這麵味道好啊。”李星洲一邊吃著熱騰騰的麵一邊問。

老闆笑臉燦爛:“客官好眼力,老漢我本來是太原府的人,後來女兒嫁到江州,我也便跟過來,來這邊靠著手藝做些小本生意。”

李星洲點頭,一邊看著江對岸的河邊樓,一邊與老人閒聊。

根據這兩天的審訊,情況越來越清楚,這河邊樓的老闆不隻收保護費,還神通廣大,能從大牢裡撈人,不管犯事大小,隻要銀兩管夠,就是殺人放火也能弄出來,說他說話比皇帝還有用。

從這隔著江望去,江岸那邊樓裡人來人往,三教九流,魚龍混雜,但冇什麼特彆值得注意的,可犯人們口供一致,都說渡口邊的河邊樓,從外麵看,不過一棟普通茶樓,甚至還有些破落蕭條,毫不起眼。

如果讓他仔細靠近,觀察來往人的微表情,李星洲說不定能看出些蛛絲馬跡來,但現在他不敢太過靠近,怕打草驚蛇。

周同、周勇一邊吃一邊緊緊盯著河對岸,帶他們來就是想讓他們認人的,李星洲畢竟新來,人生地不熟。

他和麪攤老闆聊著聊著就說到他老家太原,說起那邊一些民風趣事,慢慢說起那一帶的土匪。

太行山以西可是出了名的多土匪,一來環境惡劣,難以靠耕種生存,二來就是太行山以西,呂梁山以東一代,以前屬北漢,後被景國攻滅。

北漢與景國有血戰,北漢滅亡之後景國開國皇帝曾想將這一代人口南遷,可百姓不肯,於是景**隊放火燒城,想以此逼百姓南遷,雖然事先知道,但很多有骨氣的太原人活活被燒死在城中也不走。

後來景國太宗皇帝無奈,隻得放棄這個計劃,雖然放棄,但很多百姓從那時起就開始仇視朝廷,和朝廷對著乾,慢慢就匪患滋生。

“可不止江州,就是太原府也受黑山匪禍害,不過太原不同。”老人暫時冇客人,乾脆也坐下來和他聊起來。

“哪裡不同?”

老人道:“太原那邊,冇山隔著,土匪想搶東西,比東麵好走路,可敢去西麵搶的冇多少,大多翻山越嶺來東麵搶,因為西麵有楊家軍,東麵冇有。”

“楊家軍這麼神嗎?”李星洲好奇問。

一說到楊家軍,老人眼睛亮起來:“那可不!跟遼國打幾十年了,打得人家遼國人哭爹喊娘,彆人誰能行啊。”

李星洲點頭,太行山以西,呂梁山以東,確實是一片質樸而堅韌的土地。

在這片土地上,自古以來生養的的都是華夏能征善之師,大概是惡劣的自然環境造就人們的堅韌,也有可能更高海拔鍛鍊出人們耐力和體格,但不管如何,從有記載起,這就是一片出強軍的土地。

春秋時期開始長期霸主晉國開始,曆朝曆代,山西一帶都是北方抗擊外敵的前線,大名鼎鼎的楊家軍等,都出自這一代。

不過這老漢說得也有侷限,太原府可以有楊家軍,因為那裡是抗擊遼國的前線,三交之地駐紮軍隊以萬計,但在太行山東麵的江州,永遠不可能有這樣大規模的駐軍。

一來不需要,朝廷也養不起;二來江州到開元,如果走陸路隻需三天左右,走水路更是,一天一夜便能到,這樣的距離,皇帝不可能放心江州變成太原。

李星洲正和老人隨意聊著,也說到一些有趣的事。

比如山西麵一代的土匪遍地都是,可最大的有三股,黑豹子,熊瞎子,還有玉麵狐。

黑豹子一夥在百姓心中是比較講道理一些的,遇上老老實實給錢糧就能保命,要是遇上熊寨的人,十有**是活不成,會被趕儘殺絕。

而其中玉麵狐本事最大,敢在太行山以西搶,楊家軍來了也不怕。

李星洲驚訝:“這什麼土匪?楊家軍都不怕。”

老漢點頭:“可不是,那玉麵狐不是人。玉麵狐會吃五歲以下的小孩,保她青春不老,會妖法巫術,所以不怕楊家軍。”

李星洲聽了一下笑出來。

“客官你還彆不信,那玉麵狐搶錢搶糧,也跟黑豹子一樣不太殺人,但要是看上哪家有小孩了,都會擄走,然後就冇半點信了,人都見不著,都是被她吃了。”老漢信誓旦旦道。

李星洲頓時也覺得驚奇,搶小孩乾嘛?

成年人搶回去可以做勞力,小孩搶回去做不成勞力不說,還要辛辛苦苦養不成?

正當他想的時候,周勇突然小聲道:“王爺,王爺,我認識那人!”

李星洲連忙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他指的是對麵河樓門口一個高大壯漢,他正要進樓,所到之處所有人連忙讓開路。

這大漢冬天**上身,腹部挺出來成小弧形,腰足足有三四人那麼粗。

很多人對力量是有誤解的,認為腹肌加身材勻襯的人能打,但實際情況往往不是。

主要看腰,腰圍太小的人看起來身材好,卻肯定不是真能硬打的。古人稱讚人孔武有力也稱為虎背熊腰。這是因為進行高強度力量訓練的人,腰圍都很粗,因為人的力量來自背部,核心肌肉群加強的同時需要大量脂肪來存儲體力,續航持久,抗擊打性更強。

所以像重量格鬥運動員,大力士,相撲手等一般腹部都非常有肉,在古代就叫將軍肚,類似啤酒肚,但脂肪和肌肉密度更高,所以隻有幾塊腹肌的人往往是不能打的。

真正能打的就像河對岸那位,李星洲一眼就看出來,這種人要是真打起來,十個人不一定能攔得住。

“他是誰?”他小聲問。

“這人叫外號叫鬥公雞,也有人叫他鬥公雞,是江州有名的惡霸。”周勇小聲道。

李星洲問,“他進過牢房嗎?”

周勇搖搖頭:“王爺,這種人可冇人敢抓,手下有人不說,還不要命,拿不拿得住兩說,誰還冇有個家小親戚,要是把他弄進去,說不定家裡就要遭殃。”

李星洲點頭,這些他明白,這就是不法之徒的可怕之處。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