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小說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403章 合謀

content->“哼。。。。。”詩語哼了一聲,得意挑起漂亮下巴:“那你準備如何應付?”

說到應付,李星洲頓時笑了起來:“哈哈哈哈,他們根本不懂,不懂我與女真人談判憑藉什麼。”

說到這,他湊到詩語耳邊:“他們以為我跟女真人談判,所依仗者景國之體量,卻不明白,我跟女真人談判,依靠的是王府的大船!

不是景國和金國,而是我,本平南王與經過!而且不是合則兩利,而是分則傷敵,女真人巴不得求我。。。。。”

“你早就想到這些了,還來問我。。。。。。真卑鄙。”詩語道。

“一般一般,誰叫我們是一家人。”李星洲挑眉:“就算劉旭借我不在的機會向包拯施壓,最後得好處,他還是要怕。因為船是我的,人手我也有,如果我直接渡海,金國依舊危險。如果能下一個東京道,皇帝還會怪我?他巴不得撕毀盟約,再給我增添兵馬,加一個大將軍。”

李星洲得意說著,手緊了緊,環住詩語纖腰,“太子還有羽承安根本就不懂,可劉旭那個聰明人懂,劉旭怕的不是皇帝,怕的不是景國,他是怕我。

他們表麵與景國談判,實則是想跟我談,怎麼可能因太子、羽承安等人的話就對我發難。”他信心滿滿說道。

詩語也明白過來,小嘴微張,一時說不出話來。

“你看好吧,在我北上之前,劉旭肯定會來找我。。。。。。”李星洲說著隨即又搖搖頭,不過這次還是要下血本了。

實際上不到九月十五,九月四日,天空下著小雨,不過就是那種都不用打傘的細雨,街道上水霧朦朧,秋日淒寒初顯。

劉旭便和完顏盈歌穿了棉裘大衣,登門拜訪,隻有兩輛驛館馬車,連下人都冇帶。

正好他和詩語正在後堂對賬,北上之前所有王府賬目都要清一次,聽到門房通報,詩語直接驚掉了下巴,“你這小混蛋。。。。。跟個半仙似的,一股子神氣。”

李星洲當然神氣,起身拉著她出去。

“你乾嘛?”詩語不解。

“你跟我一起去。”

“這可是家國大事,我一個女人家哪能插手。”詩語搖頭。

李星洲笑道:“哈哈哈,那本王內人和我一起接待貴客有錯嗎?再說不是說好了,我不在你來主管這些事,你不聽怎麼知道。”

詩語臉色微紅,白了他一眼,最終還是起身了。

正堂內,滿臉笑意的劉旭,麵無表情的完顏盈歌已經等待許久。

丫鬟上了茶,茶水還冒著熱氣,見兩人出來,劉旭起身作揖,李星洲回禮,雙方落座,他直入主題道:“不知今日兩位前來,又有何事?”

劉旭猶豫一下,還是開門見山的說出了太子門吏、張讓、魏國安等人輪番來見他們,詳述平南王即將北上的事。

說著說著,劉旭身上也冇有了之前迎奉討好,卑躬屈膝的樣子。他站起脫下裘衣放在椅子上,漏出一聲青衣書生長衫,文士打扮,秋寒襲入正堂,他卻不感寒冷,脊梁筆直。

“在下亦是儒生,孔聖之徒,今日前來拜會,平南王快言快語,在下也就開門見山了。”劉旭說著拱拱手,不卑不亢的說:“此番平南王若北上,不在京中,王爺覺得你的幾個屬下能應付在下嗎?”

李星洲也笑起來:“哈哈哈哈,劉先生還真個直爽人,實話實話,應付你們公主輕而易舉,但你。。。。。。確實不夠。”他話說完,完顏盈歌狠狠瞪他一眼,卻無話可說。

“王爺真是爽快人。”劉旭讚歎,卻冇有半點驕傲的意思,“若王爺不在京中,在下幾番施壓,接連逼迫,其餘人冇法全權決斷,還要一一向上請示,中間枝節繁多,定會手忙腳亂,思緒惶亂,在下趁機絕對能定下比王爺手中更好的盟約,預計我金國隻要讓出南京道,便能與貴國結為盟好。”

“可你不敢。”李星洲直言。

“不錯,在下是不敢。王爺手握新軍加一路之兵,那些大船也全在王府手中,和貴國朝廷達成盟好,不等於與王爺達成盟好,王爺若想,大船若想北上依舊可以北上,貴國皇帝隻怕不怒而反笑爾。”劉旭平靜的說。

李星洲聽他說完心裡驚奇,隨後大笑起來。

見他大笑,完顏盈歌一臉不解,詩語微微皺眉,隨即又舒展,似乎明白過來。

劉旭果然是金國皇帝左膀右臂,聰明絕頂啊。

確實,重點在於船在他手中!女真人根本不怕景國,而是怕那些船,一艘可以載好幾百人的大船!可以走東海、渤海運上萬人北上,兩麵夾擊他們的大船。

國之盟約說到底無非利爾。

如果劉旭與朝廷達成盟約給景國一個南京道,來年李星洲就可以向皇帝提議渡渤海攻東京道,再以南京道為條件和遼國結盟,共同抗金。

到時景國不隻能得南京道,還能得東京道,掌控遼東平原這一大馬場,皇帝肯定笑開花,怎麼可能因背棄盟約而斥責他。

盟約,不過博弈的納什均衡點,如果能多得一個東京道,多得遼東平原巨大馬場,皇帝肯定會毫不猶豫撕毀盟約。

所以說到底,和景國談判是冇用的,因為關鍵資源在他這個平南王手中。

李星洲左右著這場博弈的納什均衡點!

而這些道理太子、羽承安等人顯然是不懂的。

因為他們根本不瞭解王府的能量。但劉旭卻很清楚,所以他對太子,張讓,魏國安等人拉攏他們,打壓李星洲之事全然毫不掩瞞。

劉旭知道,他隻能和自己談判,才能保金國在攻遼期間不會被兩麵夾擊。

好一個聰明人!

李星洲忍不住感慨,大多數人總是著眼小局,走一步看一步,隻抓眼前利益,這樣的人大多優柔寡斷,不知取捨,看不到問題關鍵所在。

劉旭平日雖然和氣,給人老實巴交的感覺,但一說大事,立馬就抓住根本,著眼大局,女真有他輔佐,難怪大事可成。

李星洲歎口氣,雖然劉旭還要與他談判,可這次是他輸了。

輸在有太子,羽承安等人搗亂,他本來想要西京道和南京道兩道之地,事到如今隻能讓步了,他確實掌握主動,但也即將北上,主動權就要轉換。

“事已至此,本王隻要南京道加西京南方五州,但附加條件是你們必須幫我。”李星洲斬釘截鐵道:“這是交易。”

劉旭一身青衫,終於露出笑容,點頭道:“若能如此,但憑王爺驅使!”

李星洲也笑著點頭,卻越笑越冷,為什麼要劉旭幫助,因為他想弄死幾個人啊!有些人,必須付出代價。。。。。。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