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等到城外小作坊,一起做活的人已經等著了,見他們來,連忙就上來笑臉問好,如今羽番這個工頭可是他們吃飯的的貴人,誰都想討好,還有人悄悄往家裡送雞蛋,送肉的。

不過都讓兒子退回去了,他說他姐告訴他的,這些東西收了,以後就不好辦事了。

這個小小的作坊除去三個大的棚子,還有幾口煮竹的大鍋,晾曬的籬笆,十幾把砍竹的刀和鋸,穿竹筒的繩,這些東西加起來,地皮也好,東西也罷,建作坊的工錢料錢,攏攏共共花了不下百貫,這些都是她姐出的錢。

這公頭可不是誰都能做的,家裡冇幾個錢,根本做不起。

看著被眾人圍住討好的兒子,羽伯心中高興,又有些一時適應不過來,他們哪做過人上人啊。

“什麼時候回去見見你父母吧。”小院池塘邊,水中映月,李星洲輕輕抱著詩語纖細的美腰道。

詩語扶住他環在自己腰間的手:“不行,最近事情太多,你那些事情尚且忙不完呢。”

“不急啊,倒是你父母,你不會現在還冇告訴他們你嫁到王府了吧。”

“鬼才嫁你!”詩語用手肘頂了他一下。李星洲壞笑道:“人都在這了,能跑了不成。”說著手緊了緊,靜靜貼著她軟膩溫潤的背,一下子,感覺槍就壓不住了,他身體還是個毛頭小子啊。

“小妖女。”李星洲道。

“大混蛋。”詩語不甘示弱,挑起下巴回答。

李星洲在涼亭坐下,將女孩放在他腿上:“最近王府航運新開,大筆生意入賬,可辛苦小妖精了。”

“不用客氣,大混蛋。”

李星洲笑了笑:“我們兩算不算臭味相投?”

“你自己臭,本姑娘可香著呢。”月下,詩語笑靨如花。

“真的嗎,我來聞聞。”李星洲說著就要耍流氓。

“兩位好興致啊。”院外傳來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他。

詩語慌張從他腿上跳起來,李星洲也一愣,抬頭一看小院門口居然站著笑語盈盈的起芳。

詩語見她,臉色也不好看了:“我還以為是誰,這不是王夫人嗎!”她故意把夫人兩個字咬得很重。

起芳一笑:“見過羽掌櫃,這是在和王爺談事情嗎?不過看你們這臉紅麵酥,難不成,嘖嘖,真是大膽啊。。。。。。”

“哦,那又如何。”詩語不甘示弱,乾脆抱住他的手臂,不過臉麵卻更紅潤了。

李星洲連忙擺擺手讓她們停下:“好了好了,起芳有什麼事嗎?”

“不好意思打攪王爺好事,不過工坊那邊有事,王爺要的兩千套新鐵甲,第一批一千套,已經完工,剛剛路過河邊工坊的時候鐵牛讓我來報你,明早就能帶人去取。”起芳道。

“隻是小女子不懂,那些裝具聞所未聞,見所未見,我也統帥過廂軍,不明白那東西真如工匠們說的刀槍不入嗎?”

李星洲自信一笑:“不信你自己去試試就知道。”、

“好啊!”

“我開玩笑的。。。。。”

“我認真的。”

“。。。。。。。”

新軍一萬五,其中李星洲準備裝備兩千騎兵。

板甲騎兵直到拿破崙戰爭時期,依舊活躍在歐洲戰場,是不可或缺的中堅力量,歐洲各國都在養訓。但板甲都是簡化的,隻有整體胸甲、腿甲、護手等,並不是十六世紀那樣的全身板甲,更加講求機動性。

現在王府鋼鐵產量盈餘,正好能整備騎兵。

李星洲也讓關仲負責測試過,以瀟鋼這種工具鋼打造的胸甲板甲,隻要三十步外,王府遂發槍三型也開始出現射不穿的情況。

其實曆史上也是如此,十六世紀全身板甲的崛起,很多一部分原因是為對付剛剛興起的火器。那時的火器對穿著全身板甲的騎士老爺無可奈何。

在古代盔甲冶金學钜著《騎士與風爐》中通過對金相學研究,給出數據,不考慮受力角度,要突破兩毫米中碳鋼的板甲加內襯需要272J能量,刀劍和斧頭攻擊時平均能量在60至130J左右。

而子彈直擊需要825J能量才能貫穿,但十六世紀的火槍彈丸初始能量也隻有1300J,除去空氣阻力損耗,除非貼到騎士老爺臉上去射,否則兩毫米中碳鋼的板甲是有安全餘量來防禦火器的。

不過那時火器最好的也隻是火繩槍,和王府這種再三改進,經曆三次大改型的後的遂發槍三型冇得比,根本不是一個量級的選手。

三十步,大約四五十米,這種距離上麵對王府的遂發槍,板甲已經冇有安全餘量。

但是,除去王府彆處可冇有遂發槍,對付這個時代弓、弩之類的低動能武器,綽綽有餘。

當然,兩千騎兵並不是全部為輕裝板甲騎兵,李星洲準備裝備五百人重裝全身板甲騎兵,人馬披甲,以備不時之需。

另外一千五百人的輕裝板甲騎兵,騎兵帶板甲胸甲、腿甲、臂甲,戰馬為靈活性不披甲。用於在飽和火力打擊之後,衝擊和追擊潰散的敵人。

這第一批打造好的一千套板甲,全都是輕裝板甲,隻有胸甲和腿甲、護手。

很快就能和新軍裝一起列裝新軍,而那些厚重的景國製式步人甲,紮甲,則可以存在倉庫中,畢竟這都是貴重的寶貝。

隨即李星洲又頭大起來,到九月中旬,他估計就要北上,畢竟皇帝讓他年前完事。

江州離開元不遠,走水路要一天多,如果王府的船估計一個白天就到。

可問題是一旦他著手江州的事務,肯定不可能有事冇事往京城跑。

現在新軍中隻有狄至和嚴申,趙四算是總裝備部部長,新軍換裝和新武器使用指導的事情可以交給他,連火炮的校射表都是他帶人慢慢測出來的。

但即便如此,人手依舊不夠。

狄至比較冷靜沉著,有帥才,九千火槍手交給他統轄他也能管過來。

嚴申造過火藥和火器,對機械原理很熟悉,讓他管理炮兵也冇問題。

可他不在,剩下的騎兵誰來訓練,誰來帶就是大問題。

季春生可以,也有那個本事,但他是武德使,要負責保護皇城完全。

起瑞可以,可惜他戰死了,如果活著,起瑞的馬術絕對能帶騎兵。

想著想著,李星洲不由自主想到了魏雨白,他自己的騎術就是魏雨白教的,魏雨白的騎術他見識過,又是將門之後,常年戍邊,實戰經驗豐富,如果她在,或許能訓練出一支好騎兵來。

可惜她人在千裡之外的關北。。。。。

北上之前,他還有許多事要安排好啊,其中最大的問題就是人才問題。人才,無論哪個時代都是最重要的資源。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