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藥包和炮彈一起用軟木架固定在一起減少發射難度的方法就是趙四發明的。

炮長開始測距,用象限儀來確定射角,然後憑藉經驗大聲報出射擊諸元,位於炮車後方的三號和四號炮手開始通過後方的木栓調整上下左右位置。

而五號炮手從頭到尾要負責一項十分重要的工作,那就是用戴著皮手套的手指堵住火門。

這是好幾次差點出人命之後趙四總結出來的辦法。

因每一次發射完之後,發射火藥會在炮膛內留下殘餘火星,這時候如果不堵火門,空氣會快速迴流,殘留物劇烈燃燒起來。

接著填裝就可能發生炸膛,起初就發過幾起這樣的事故,雖然王府的瀟鋼強度好,導致炮膛冇有徹底炸開傷人,但還有士兵被從炮車崩落的沉重炮管砸斷腿骨,落下終身殘疾。

趙四經過好幾次不要命的實驗,也終於發現其中門道,並且給出解決辦法。

那就是專門有一個人負責一直捂著火門,這樣空氣不會迴流,炮膛殘餘火星就不能燃燒。

於是,原本七人一班的炮兵又加了一人,右手帶著皮質手套,專門負責用手指堵火門,從此之後就冇發生過這樣的事故。

射擊諸元設定好後,二號炮手將從六號那裡接過來的炮彈填裝進炮口,然後一號用推炮器將固定在一起的炮彈和發射藥推到炮膛底部。

六號和七號炮手裁剪引線從火門放入,至此發射準備完成。

一、二號炮手快速離開炮口位置跑到後方背對炮口,然後炮長下達射擊的命令,這時負責堵火門的五號炮手用明火點燃引線,接著橘黃火焰一閃,炮身一顫,順間後退,接著地動山搖。

一都十門火炮接連發射,炮彈呼嘯而過,遠處騰起一陣煙塵,四百多米外,眾多稻草木頭的靶被打得支離破碎,也有些打得太偏的,偏離靶人十米左右,炮彈打折後方的灌木叢。

發射完畢後,五號炮手堵住火門,一號炮手連忙上前用炮刷清理炮膛。

待炮膛清理好後,所有人歸位。

都頭一聲令下,剛剛打得最偏的炮組八人,趴下做了五十個俯臥撐。

李星洲欣慰點頭,在眾人不斷努力之下,新軍炮兵已經越來越專業規範了。規範化,專業化的流程纔是戰鬥力,到了戰場上每個人都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便不會手忙腳亂。

他招手叫來都頭。

“見過王爺!”都頭單膝跪在沙塵中。

“你帶甲在身,以後就不用跪了。”

“多謝王爺!”

“現在你們三十息內能發射幾次?”李星洲問,三十息差不多就是一分鐘。

都頭道:“回稟王爺,最好的炮班組能發射三到四次,差的也有兩三次,在下敢擔保,最差的三十息內也能發射兩次!”

李星洲點點頭,前裝炮能做到這種程度,已經十分厲害了。

“不錯,繼續努力!”

“是!”

看著沙場上不斷重複發射程式的士兵,心中也豪情萬丈,如今新軍已經列傳炮兵十五都,三營,而且後續還不斷有新炮加入,他的目標是六營,三百門炮。

“皇後怎麼看此事?”坤寧宮內,皇後正給皇帝捏著肩膀,因為還在太後喪期,皇後穿的還是素服。

皇後道:“依妾身看這是好事,太子不是說了嗎,這是星洲與王通議定的事,他們是翁婿,翁婿之間如此融洽,陛下豈有不成全之理。”

皇上往後靠了靠,四角的暖爐子有宮女在照看著輕輕扇風,如此即便大殿之外秋寒濃鬱,大殿裡還是暖烘烘的。

皇帝半眯著眼,點點頭道:“也好,星洲這孩子有作為,當初田妃給他取平南二字,果然用得好,如今天下各處都有奏本上來,對天家歌功頌德,京城百姓也處處傳頌呢。”

說到這皇帝難得笑出來,小聲道:“昨日我還帶衛離、福安悄悄出了宮,走了一遭,到處都有說書的,賣唱的,讀書的,都在說南方的事呢。你不想想,這都過去多久了,民間還在傳揚,而且一提起就說朕有眼光,有識人之能,星洲以前做哪些事,朕還敢把他派去南方,結果一下平了南方之亂,嗬嗬嗬。。。。。。”

“可不是嗎,若不是陛下識人,星洲那孩子哪有這機會。”皇後笑道。

皇上笑著搖頭:“你呀,也是挑著朕想聽的說。不過道理卻是這個道理,若星洲這纔再能解決江州一代亂像,對我皇家名聲必然是大好事,他前麵的是都還被說呢,如果再有功就是火上澆油,越燃越旺,江山社稷纔會更加穩固。”

說著他微微前傾,從桌上拿起一本奏摺遞給皇後,皇後專心看起來,“再者你看,這是羽承安的摺子,也是說江州情況的,昨天恰巧被福安從中書省抽回來的,他想必也覺得江州不能不管,所以來了摺子。

看這摺子,江州情況也冇有那麼嚴重,隻要有些手段,有些本事的人,大抵不成問題,你說星洲那本事和手段,讓他去辦他能搞不定嗎?”皇上笑道。

皇後看完摺子也點點頭:“照羽承安這麼說,江州之事不過亂局初顯,確實應該早治,而且隻是暫時有些動亂,不是大問題,確實可以讓星洲去。”

皇上點頭:“現在要想的是讓他以什麼樣的身份去才合適,若是欽使管不了那多,若是安撫製置大使寧江府一代的官吏肯定不會同意,也不會配合星洲行事。”

皇後笑起來:“陛下想多了,哪有那麼難,當初不是將寧江府一代的江閒軍調往北方防範遼人嗎,如今關北路還需軍資糧食,便設京北路轉運使不就行了。”

皇上聽了點點頭,“確實,轉運使不同於安撫製置使,掌措置捍衛疆土的軍事,不領政權,確實合適,就這麼定下吧!不過此事也要先與星洲隻會一聲才行。”

王通自從中秋之後便等著張讓給他送來說好的女真麝香,可接連兩人,根本無人拜訪。

起初他想或許是公務繁忙,冇時間來,畢竟他不用上朝,京中大臣都是要上朝的。

可是隨著他不斷迴響當晚與羽承安,張讓等人的話,他越來越覺得不對勁,雖然他也說不出到底哪裡不對,可總覺得有不對的地方。

這種微妙的不安讓他心不在焉,與妻子遊京都時也時常走神,跟記不得一時賭氣與李星洲的賭約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