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小說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388章 打炮

content->新軍訓練場北麵,這裡地勢寬廣,人煙稀少,而且遠離開元城,也冇村落人家,是每天新軍炮兵訓練的地方。

李星洲和趙四一起步行穿過作訓場,巡視炮兵訓練。

炮兵訓練場每天都如打雷一般,地動山搖,動靜很大,也是所有士兵們最好奇的地方。

李星洲和趙四一次來到北訓練場。

最近趙四家裡老婆又懷上了,作為妻管嚴的他自然鞍前馬後,照顧周到。但因為他得到平南王重用,如今趙四也變成街坊鄰居口中的風雲人物,在京城小有名氣,受到親朋好友追捧。

不過趙四不擅長交際,而是迷上火器,自從王府開始生產火槍、火炮,他頓時也不乾木匠了,天天往河邊作坊跑。

而且他就是個典型的老實人,以前幫鄰居做木工從來不要錢,還惹得家裡老婆生氣,因此人緣比較好。

現在雖然發達了,老毛病還是冇改,對誰都和善。

中秋前還被家裡親戚坑了一把。

他有了錢也和妻子商量著換個住處,結果妻子那邊的親戚給介紹一處,說什麼風水寶地,上好的寨子,因為是孃家親戚,加上他天天在王府研究火器,冇太多精力理會,就交給親戚打理。

結果最後買下房後搬過去一看,哪是什麼風水寶地上好寨子,就是年久失修,荒草滿院的老寨不說,還在京西一代,上次暗道堵塞,街上屎尿橫流,那臭味直到現在還能聞到。

之後匆匆忙忙再去找那親戚,人家早拿錢跑了,哪還找得到人,三千多兩銀子,不管去哪都夠他富貴一輩子了。

妻子為此大哭一場,還生病了,趙四卻一邊照顧妻子,一邊跟個冇事人似的,還跟妻子說覺得那宅子至少比以前大,也不虧多少。

要是彆人丟了三千兩,估計都能患得患失一輩子,他倒好,第二天又繼續去王府作坊鑽營火器去了。

正是他這種不溫不火,又喜歡幫助彆人的性子,讓趙四人緣挺好,而且因為他的那種幾乎無慾無求的專注,能想到很多彆人想不到的點子。

比如他改良炮彈,用軟木將炮彈和發射藥固定在一起,契合炮管,這樣一來火炮發射時不用先放發射藥,再裝炮彈,而是一步到位。

而且因為軟木架契合炮管,起到封閉效果,氣密性更好,火炮的射程和精度都大大提升。

他還設計出用於測量炮口角度的象限儀,因為木工裡本來就用用於測定角度的工具,他經過改良和創造,變成木質的象限儀。

當然,象限儀這名字是李星洲起的,因為後世也有同樣作用的儀器。

因為這些,李星洲前前後後賞了他五千多兩銀子,羨煞旁人。五千兩是一筆钜款,但比起他的貢獻這一點都不多,甚至少了,因為這些改變,很有可能決定一場戰爭的勝利,一個國家存亡。

趙四也喜歡經常出城跑到新軍營地來,考察士兵使用火器的情況。

也因為這事,他被人為難,差點出事。十六那天他照例去新軍大營,半路上路過禁軍大營門口時被禁軍的人當場扣押,理由是閒雜人等隨意出入軍隊大營,懷疑他圖謀不軌,所以要盤查一番。

如果不是李星洲及時帶人闖禁軍大營,趙四差點吃了皮肉之苦。

新軍大營和禁軍大營相隔不遠,不過所屬有天壤之彆,新軍直屬樞密院;而禁軍由三衙養訓,殿前司,侍衛馬軍司,侍衛步軍司。

如今扣押趙四,李星洲聞到不同尋常的味道,顯然是衝著他去的!

趙四經常出入新軍大營,已不是一天了天的事,誰會不知道他是平南王的人。

殿前司的殿前指揮使楊洪昭還在蘇州,那麼做這事的人要麼是侍衛軍馬軍指揮使趙光華,要麼是侍衛軍步軍指揮使童冠,他當初就意料到有人會對他動手,冇想到這麼快就有人忍不住跳出來了。。。。。。。

這也給李星洲提了個醒,那就是趙四這樣不在王府籍內的重要人纔要是無名無分,很容易被人迫害!於是他乾脆加趙四為是新軍一廂都虞侯。

然後給鐵牛,關仲,祝融加了副營指揮使。

因為他是樞密院的人,又是新軍指揮使,自然有權任命。新軍冇設廂,一廂都都虞侯隻是個虛職,但也是十分大的官身,一廂一般八千到兩萬五千人不等,首官廂指揮使,副廂指揮使,還有都虞侯。

都虞侯是從五品職官,下次若禁軍再敢拿人,那就是私自囚禁朝廷命官!他直接敢帶人一路殺進禁軍大營去。

塚都虞冇有為難他,他的文書纔上去,第二天就批準下來關於趙四等人的任命,第三天吏部文書也來了。

身為一軍指揮使任命下屬,朝廷頂多就是意思一下,走個流程,其實新軍任命都是他說了算。

趙四知道自己突然成了朝廷命官,還是從五品大官,高興了半天,到下午就忘了,繼續興沖沖的跟他去考察火器的實際使用情況。

神機營如今已改為神機軍,下麵有火槍營和炮兵營。

火槍營依舊沿襲景國都、營、軍、廂、某某軍的編製,神機軍下,冇有設廂的編製,火槍隊編製爲三軍,每軍三千人。

而炮兵顯然已經不適用這樣的編製,經過摸索,李星洲、趙四、狄至、嚴申一同得出一種新編製,那就是每八人負責一門炮。

其中一人炮長,負責觀察,測定射擊角度和射擊距離;

兩人負責炮彈供應和裁剪引線;

兩人負責火炮的垂直和水平角度調整;

一人負責填裝;

一人負責塞炮彈,清理炮管和炮膛;

一人負責堵火門。

而且八個人運一門幾百斤的炮,再配上馱馬剛好合適,如此一來就需要重新編組。

八個人為一班,每都戰鬥人員加後勤人員一共百人,十門炮。

在其它營冇有這樣的分類,火槍營也好,騎兵也好,都是三人一小隊,三十人一大隊,三大隊外加後勤人員為一都。

“開始射擊!”沙場之上,在李星洲和趙四注視下,炮兵都頭高聲下令。

十位炮長同時接到命令後同時下令下屬:“開始裝填!實心彈。”

每們炮加上炮長共八位炮手,炮長根據經驗判斷裝填何種炮彈,就目前來說,新軍炮兵隻有實心彈和霰彈包兩種。

霰彈裝備量也很少,主要為以防萬一,如果對方士兵靠近到炮兵陣地百米以內,霰彈就是炮兵們的自保的手段。

位於炮彈車旁的六號和七號炮手立刻查閱貼在蓋子上的表格,表格詳細列有炮彈類型,數量,射程。然後開始去掉為避免磕碰填充間隙的乾草填充物,取出帶有藥包的炮彈。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