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皇宮之所以大,並非都是皇帝及家眷住所。

上朝的是長春殿,太子住所東宮,皇帝私人住所坤寧宮,北麵還有諸多後妃住所。

西麵的房屋住人是臨時變動的,能住少量執勤的宮女太監,而大多數太監宮女都是在皇宮外北山院居住,早晚出入宮門。

上直親衛營駐紮皇城之內,武德司戍衛皇城之外,貼北寧門紮營。

皇宮四門,東華門,南午門,西安門,北寧門。

北寧門接後宮和皇帝住所,尋常人不得入,門外駐有精銳武德司重兵,也是京城之內唯一駐紮數量過千的武裝力量,直接聽命皇帝。

西安門為偏院,門內住著少數輪值宮女和太監,還有上直親衛營的作訓場,貼城內駐紮著上直親衛營。

南午門為正門,是大臣們上朝時走的門。若有大事,比如天子出巡,凱旋接風,祭天大典的儀官等等,走的都是午門。

而東華門比較特殊,東華門又稱文曲門,科舉最後的殿試成績最後會在東華門公佈。

東華門內,就是百官辦公的場所,大慶殿、倡德殿等,宮中各部辦公的宮殿就在東門內,位於皇宮正南,和正東,也正因要提供百官辦公,皇宮纔會如此之大。

它不隻是皇家親眷住所,也是重要的朝廷辦公機構。

而其中大慶殿最大,規模甚至超過皇帝的坤寧宮和百官上朝的長春殿。

大慶殿中是三省辦公之地,都是各省分為一大院,每院有六開門的寬闊正廳堂和十幾間廂房。

三省分為尚書省,中書省,門下省。

中中書省權力最大,是中央最高權力機關。負責起擬詔書聖旨,掌管製令決策,各種奏摺也有中書審批做注,然後纔會上交皇帝查閱。

而中書省中設有政事堂,也就是中書高官官的辦公室,中書高官官就是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王越大人。

如果皇帝下達命令,會由中書省先審查,如果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同意,中書舍人也同意,便由中書舍人和翰林大學士一同起擬詔書。

中書舍人負責詔書內容的審查,翰林學士則負責文辭篩選和下筆。

之後,聖旨詔書交到門下省。由門下給事中審查是否有誤,如果有誤,門下省予以駁回,聖旨不得釋出,所以門下省也有彆名叫“封駁司”,意味駁斥,封存聖旨之意。

一旦門下省審查通過,聖旨詔書就會交給尚書省執行,尚書省下有工部、刑部、兵部、禮部、戶部、吏部六部,雖有尚書令,但一直不設,怕分皇帝大權。

所以天子的權力並不是毫無限製的,一道聖旨下達,丞相可以駁回,中書舍人可以駁回,門下給事中可以駁回,負責執行的尚書省也可以駁回。

在明、清這樣高度集權的時代之前,曆朝曆代皇帝的聖旨被駁回的情況並不少見。

一大早,朝陽初升,大慶殿中書省院內,幾位中書舍人正批閱各處關官員,還有各地送來的奏摺。

他們冇有篩選之權,負責提出精要,註明處理辦法,之後上交平章事王越大人審批。

而王越纔是有權決策的人,畢竟每天這麼多奏摺,如果全直接送上去,皇上根本不可能看得完。

政事堂在中書左側,是孤立小院,裡麵隻有王越大人還有羽承安大人能出入。

魏國安一邊漫不經心的看著摺子,一邊為新來的同僚起棟解答一些問題。

過了一會兒,有門吏送來幾本新奏摺,就要歸櫃,他一眼就看到其中角鑲細紅線的一本。

瞥了一眼,見幾位同僚正專注與奏本,連忙起身走過去,接過門吏送來的新奏摺。門吏見此行禮退下,他悄悄抽出用蠟鑲紅線的那本,然後扣掉紅線,自己看了一眼。

一看,果然是羽大人奏本。

他一邊小心將羽大人的摺子收入袖中,一邊去右手案邊記錄,一一寫上幾本奏摺,何時由何人入櫃。

羽承安的奏摺他寫上入櫃,其實卻被他私藏,另外幾本則老實的按來處一一放入對因櫃子中,這報備奏摺的櫃子按天乾地支排,一共一百二十個。

所有大事奏本,都必須記錄在案,經王越批示,才能上呈皇上。

但魏國安心裡有數,羽大人交代過,若交給王越,這奏本十有**上不到皇上麵前。

不過也他並不著急,皇上也不是傻子,為防止丞相專權,隻給他看想給他看的奏摺。

皇上也會每隔半月隨機抽查十本未經任何批閱的奏摺,稱為半月檢,上次旬檢本該是八月十五日,但當時朝廷裡外都休息,所以中秋過後還要補上。

月檢十本是由宮中內廷司總管福安來隨意抽取,讀書人和武人雖有爭執,但在一點上算是統一戰線的,那就是看不起閹人,所以官吏與內廷司的太監關係向來不好。

魏國安也不例外,要托太監辦事不可能,不過他依舊有辦法。

奏摺分房中書內櫥櫃,每個櫃子代表不同地方,不同部門,以十天乾,十二地支交叉命名,每次皇帝交代次號,太監到了中書便照著聖諭念出來,然後由中書舍人取對應櫥櫃裡的摺子十本交給太監,再由太監交付坤寧宮,這其中就可以做手腳。

時間慢慢過去,魏國安小心將羽相的摺子藏在袖中,然後坐下繼續處理公務,期間與諸位同僚閒聊幾句,喝了會兒茶,不知不覺便到中午。

魏國安並不打算走,同僚見了驚詫道:“魏大人不回家吃飯嗎?”

“哈哈哈,諸位先走,諸位先走,在下還有幾個摺子冇看完,一會兒就回去。”他拱手道。

“魏大人兢兢業業,真是我輩楷模啊。”

“哈哈哈,那我等先走了,魏大人慢來,國事重要,可也要記得照顧自身啊。。。。。。”

“。。。。。。”

待眾人慢慢出去,他便小心將袖子中的奏摺,放入“甲子”櫃數下去第九本。

甲為十天乾之首,子為十二地支之首,甲子之意,就為上首,最上之意,意指皇城。

所有能入皇城的大員奏摺,未經批示的都會放在這個櫃子中,並登記在案。若是按理,後來居上,這本應該放在最上,中書舍人批閱時由下往上批閱。

可魏國安擔任中書舍人快十年,也摸出些門道來,每此皇上抽檢,都會有“甲子九”這個數,指左上第一個的甲子櫃第九本。因為甲和子分彆為天乾地支第一,為至,九也是至數,甲子九為天下之至,永遠長久之意,皇上如此想必是圖個吉利。

可如此一來,他就有了可乘之機!

做完這些,他從桌下拿出早就備好的熟豬肉和糕點就著茶水吃起來,之所以不帶羊肉,是因為羊肉味大難藏。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