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學子們自然也攛掇他作詩做詞,李星洲以冇有靈感為由拒絕。

倒不是他背不出來,隻是人無遠慮,必有近憂,他記得的中秋詩詞就有那麼兩首,可是要備著救急的。

比如上次梅園詩會,再有上元詩會那樣的情況。現在若是為一時單純的裝逼背了,以後遇到不得已的情況怎麼辦?他還背什麼去。。。。。

所以李星洲一直壓抑內心的虛榮,哪怕阿嬌眼睛亮晶晶的,一臉期待看著他,那崇拜的嬌美之態,讓他骨頭酥麻,都冇鬆口。

即便他冇作詩,他在蘇州寫下的“澤國江山入戰圖,生民何計樂樵蘇。憑君莫話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也在詩會中快速流傳開來,還被說著各種版本的小故事,也大有力壓群雄的姿態。

最後眾人商議出的前三甲中,晏君如一首《念奴嬌。中秋》“明月當空,照高樓,迴廊幽雕簷秀。蛾眉緊蹙,玉臂瘦,憑欄空望西疇。秋風乍起,黃葉簌簌,怎奈思君愁?夜覺凝眸,惟見流水悠悠。錦書托於嫦娥,嫦娥不解憂,人念愛儔!陰晴圓缺,月常有,人亦總曆煩休。悲歡離合,不人由,盈月空明照當樓。佳期難覓,惜此生少年遊。”為魁首。

宴君如上台之後慷慨陳詞,直言不如平南王四句大氣簡練,隻為“虛魁”,他以後會更加努力,向平南王學習,也引來眾人一陣叫好。

李星洲一臉懵逼,感覺自己飄了,被這些人吹飄的。

對於學子們的敬重,他感激受用,同時不斷提醒自己,仔細分析和琢磨這種敬重的心理動機是什麼。

冇有人能做到完全理智,但儘量理智是領導者應具備的重要品質,如此纔不會浮於表麵,不會困於表象,不會在戰略上誤判。

詠月閣詩會熱鬨非凡,一直持續到午夜。

今晚不禁宵,可李星洲心想的卻是朝堂裡的情況,辯論也快結束了吧。

詩會散去時,很多學子依依不捨來向他道彆,隨後陳文習也送了一些禮物,他知道王府不缺錢,所以冇給禮金。

散會後,李星洲帶一臉激動阿嬌在迴廊裡等候詩語她們。作為金童玉女,郎才女貌的典範,小姑娘也被眾人吹捧得飄飄然,要不是他拉著,已經飄上天了。

冇想巧遇出來的羽承安,起初因為光線昏暗冇看清,看清之後隔著幾步他先作揖,對方畢竟是長輩。

羽承安點點,就要走開,突然又回頭道:“王爺真是才華橫溢,年少有為,小小年紀便有這般本事,實在難能可貴。”

“多謝羽大人誇獎。”李星洲一邊看詩語她們的位置,一邊應付。

羽承安一笑:“老夫今晚也算一睹平南王風采了,不過希望他日再見,王爺還能風光依舊。”說完轉身消失在走廊另外一頭的黑暗中。

阿嬌聽得莫名其妙:“王爺,羽相在說什麼?”

李星洲卻聽出些味道來:“我也不是很懂。。。。。。”

不一會兒,詩語她們過來了,李星洲帶著眾人高高興興的去賞月煮酒去了,嚴毢那邊已經安排好下半場,中秋又是團圓節,自然要與自家人過。。。。。。

深夜,東華門外人影攢動,少數幾隊武德司軍士還在值崗,門外等候眾多車馬,人們打著燈籠火把,將東華門照得格外明亮,不斷有老人從東華門內出來,臉色不一,有高興的,有得意的,有憤懣的,也有破口大罵的,然後被眾人恭恭敬敬迎走。

他們都是在朝堂辯論的大人物,隨著時間推移,人影不斷去散。慢慢的,門外等候的人越來越少,待到淩晨,便隻有一輛孤零零的馬車,一個下人等候在那。

車簷上掛的燈籠燭火閃爍,外罩寫著一個黑色“陳”字,說明這是王府的馬車。

不一會兒,黑暗中傳來馬蹄聲,守車的下人回頭,就見一匹快馬上,一位高大年輕公子翻身下馬:“你是來接陳鈺老先生的?”

下人不知來者是誰,但見這公子衣著華貴,這寶馬隻怕千金,不像尋常人家,連忙回答:“正是,老爺要張羅詩會,來不及趕來,所以便叫在下前來,不知公子是。。。。。。”

“我也是來接他的。”那華服公子道,

“公子是老太爺弟子麼?”

“額,算是吧。。。。。。。。”

李星洲看著冷冷清清的高大東華門,詩語她們在聽雨樓。

府中張羅下人過節的嚴毢,嚴昆,嚴申,季春生等人;去看他父親回來的起芳,還有固封,固祈,祝融,鐵牛,趙四,關仲,帶來家裡人;以及才搬到城南的李譽堂弟一家都齊聚聽雨樓。

聽雨樓擺下幾十桌火鍋晏,十分熱鬨。

可李星洲總覺得突然少了什麼,然後突然想起,大概是少了那個天天對他行禮,風雨無阻,寒暑不避的老人吧。他兒子陳文習要張羅詩會的事,他家中又冇幾個下人,所以便讓他們先吃,自己來接人。

果然,等他的隻有一個孤零零的下人。

大概淩晨一點左右,李星洲和下人終於等到拄著柺杖吃力出城的老人。

他下馬上前,老人見他一愣,然後點點頭。

李星洲扶他走路:“結果如何。”

老人認真的說:“陛下說若再多嘴舌,就讓老朽去瓊州養老。”

李星洲一震,所謂瓊州,大概就是景國最南端的沿海之地,甚至還有包括海島。相距幾千裡不說,還是蠻荒之地,說白了就是流放,以老人的年紀,流放幾千裡等於直接殺了他。。。。。

“陳大人怎麼想的。”

夜風中,老頭頓了一下,然後淒然笑道:“瓊州也不錯。。。。。。老朽已是半截身子入土之人,七十而從心所欲,冇什麼看不開的,瓊州路遠,遠不過天下正道。”

李星洲明白了老人的意思,微微一顫,倒冇勸他,因為勸不動。

隻是將他接到聽雨樓,有些事,他根本無能為力,即便他要去死,也隻能看著。

在聽雨樓熱鬨的氛圍中,老人也高興的與大家說笑,還能吃肉,隻是以後不知他會在哪。。。。。。。

聰明的皇帝最終還是想到思想統治或許更有用。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