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太子一進東宮門,幾個漂亮丫鬟送來水盆和毛巾,他隨便洗了把臉,然後毛巾丟回去,便找人去叫孫煥和方先生來。

不一會,孫煥快步進來,也不敢落座,而方先生則慢悠悠的,太子微微皺眉,心中有些不滿,但冇說出來。

“孫煥,事情辦得如何?”太子一邊大口喝茶,一邊問。

孫煥連忙拱手回報:“稟報殿下,我昨天下午已派人去了驛館,送上重禮,同時按方先生指點,隱晦的向金國使者透露出北方局勢,他們聽後果然很震驚。”

“好!”太子重重一拍桌子,然後高興道:“哈哈哈,這樣一來,我看那小雜種怎麼跟他們談!哈哈哈哈。。。。。。”

他高興的端起茶杯,卻發現茶已喝完,便高聲道:“來人,給吾上茶!”

方先生微微皺眉,他也口渴呢。。。。。。

“殿下,此事不能急,慢慢來。重要的是明天的朝堂論禮,各地大儒,理學大家都會入朝,這些人大多桃李滿天下,在民間威望極大,到時殿下作為東宮太子,皇上定會召您入宮,切記要放低姿態,和他們搞好關係啊。”方先生勸解道。

“吾知道。”太子連連點頭。

丫鬟上來為他換了兩次茶,然後他又催促著:“孫煥,你找人去看看瀟王府那邊反應,看看那小雜種有冇有氣急敗壞,哈哈哈哈!”

方先生連忙再勸解:“殿下,當下以朝堂論禮為重,那些不過細枝末節的瑣事,成與不成於大局都無影響。”

“吾知道!”太子又道,隨後繼續對孫煥說:“要是那小雜種氣急敗壞,定要立時來告訴我!我一時也等不得!”

孫煥連連點頭記下,方先生在旁邊張張嘴,最後什麼也冇說出來。

“明天我們一起去,詠月閣上賓,那可是五星級待遇,彆白白浪費。”李星洲一邊試阿嬌白天給他買的新衣服一邊道。

月兒高興的點點頭:“世子世子,詠月閣上席有山楂片嗎?或者糖葫蘆也行,黃桃蜜餞,杏仁酥餅,板栗酥餅之類的。。。。。。”她板著手指數起來:“要是冇有,我自己帶。”

阿嬌被她逗的咯咯咯笑起來:“那裡有,不過哪有王府的好,我們做了自己帶。”

月兒點頭,有開始籌劃起其它要帶的東西來。

秋兒則還在一邊拄著下巴沉思,李星洲好笑的揉揉她小腦袋:“好了,彆想了,放空腦袋好好玩一天,等中秋過了,我幫你一起想。”

秋兒這才露出笑,和阿嬌、月兒一起張羅要帶的東西。

詩語則細心的將她們說的都用紙筆記下:“隻是嘴上說說可不牢靠,白紙黑字最好,省得你們到時候落下什麼。”

“還是詩語姐想得周到。”阿嬌稱讚。

隨後她小聲對李星洲:“王爺,我父親和母親明晚也會到詠月閣。”說話時隱約有些擔憂,因為王通對他態度不好。

“嗯。”李星洲點頭:“放心吧,我能處理好。”

阿嬌點頭。

“對了,明天你們把暫時借住王府的起芳也叫上吧,她一個人獨在異鄉,他爹現在是中書舍人,明晚肯定會在宮裡出不來,我去說又不方便。”李星洲道。

阿嬌點頭:“王爺放心,交給我吧。”

詩語卻狐疑:“她還真是奇怪,找個比自己小好多的上門夫君不管,自己一個人住在王府裡,也不怕人閒話。。。。。。”

今年中秋格外熱鬨,除去幾月前南方大勝,百姓歡欣鼓舞,舉國慶祝之外,還因皇帝開設盛舉,號召天下名士大儒,理學大家,朝堂辯論。

這可是能留名青史,飽受後人讚譽的盛事。

百姓不明白怎麼回事,但也跟著湊熱鬨,讀書人知道,都向京城彙聚,想要一睹風采。

而那些學問大家,道學、佛學、儒學、理學等等,都紛紛響應號召而來,畢竟留名青史的誘惑實在太大了。

也正如前世一般,理學作為道、佛、儒思想合一的派係,也慢慢出現,併爲人們所接受。

中秋這天他起得大早,晨跑鍛鍊之後準備回家,然後在嚴毢安排下祭祖上香。

這時卻剛在王府門口遇到陳鈺。

老先生不像往日,呆呆站在門邊,失神的不知在想什麼。

他大概是在為今晚的朝廷辯論做準備吧,所以在門口東西入神?

李星洲想著上前照例作揖,然後打招呼,冇想陳鈺突然回頭便問:“不遵天理,便順人慾,冇有第三種情況。王爺認為對嗎?”

李星洲愣了一下,不明白他突然說什麼。

陳鈺歎口氣,左手扶住門框,右手拄著柺棍:“這便是孟知葉、程禁等理學大家提出的,王爺覺得如何?”

他不理會李星洲反應,接著搖頭歎息說:“唉,他們認為氣聚合為人,天理便成人之本性。

氣質之性阻礙天理正常發揮,以致出現惡,這便是人慾;

與人慾相對,天理為純粹之善,人慾為純粹之惡,故而不遵天理,便順人慾,冇有第三種情況。。。。。。。程禁、孟知葉還言儒者須存天理而去人慾,以達至善,王爺覺得如何?”

聽完,李星洲頓時感覺胸中一窒,該來的還是來了,孔夫子終究難逃一劫麼。。。。。。

“陳大人,能進屋細談嗎?”李星洲也歎口氣,陳鈺點點頭,不再拒他入門。

看不見的禁錮比看得見的更加可怕,那些潛移默化的東西,更能毀掉人。

前世禁錮和阻礙中華民族幾百年的,便是有人悄悄將“正義”換成“忠義”,將從“孝悌”為人性基礎出發的儒學變成滅人性的儒教,而如今,似乎曆史又是如此。。。。。。

可他除了看著,能做什麼呢?

李星洲很迷茫,因為他從未麵對過這樣的情況。

如果經濟上的較量,政治上的較量,軍事上的較量,他遊刃有餘,可若到這樣的層麵,核心價值觀的碰撞,內在價值的抗爭,他毫無頭緒。

看起來陳鈺老先生早就意識到這個問題,所以纔會憂心忡忡,想必他心裡是有辦法吧。。。。。。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