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李星洲進入長春大殿時,眾大臣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福安公公匆匆下來,然後將一份戰報遞給他,然後說明情況。

雖路上想過許多,有些準備,但真見到關北送來的戰報,白紙黑字寫得清楚,還是心中一沉。

女真人真的贏了,女真崛起或將成為他們不得不麵臨的一個問題。

一直待到李星洲看完,大殿中所有人的目光彙聚身上,冇人開口打擾。

“平南王如何看待此事?”塚道虞最先開口。

“意料之中吧,不過依舊令人驚歎。”李星洲苦笑,十幾萬精銳,被人家兩萬人吊打。

皇帝有些著急:“你來說說該如何處理此事。”

皇上開口,眾臣都看著。

德公在他旁邊小聲道:“若不知怎麼說,就說還要權衡。。。。。”

李星洲點頭,但其實他心中已經有主意了:“首先,事到如今,女真人已占據東京道、中京道大片土地,實力強大,獨立成國不成問題,以後諸位還是稱金國吧,以免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眾位大臣連忙點頭稱是,幾個武將雖皺眉,可最終也冇說什麼。

“這種形勢之下,遼國會想爭取我們為盟國,而金國也是,可站哪一邊我覺得還有待觀望。”李星洲道。

此話一出,眾人紛紛不解。

“遼金之爭已有勝負,我們為何還要觀望?”何昭最先發問。

“對啊,如今遼國戰敗,正是大好時機,我們趁機與金國夾擊遼國,便能收複幽雲之地!”童冠也附和。

“童大人所言有理,臣也覺得是大好時機,此番遼國新敗,又被金國隔開上京與南京,到時金攻上京,我們攻南京,必然南北不能相顧,收複失地輕而易舉!”溫道離也開口附議。

“臣附議。。。。。。”

“臣亦然。。。。。。”

“。。。。。。”

隨後不斷有人出來讚同,無論文武。

李星洲已經想到有人會這麼說。

前世南北宋敗亡可以說與金國密不可分,宋朝兩次重大的戰略誤判,四個大國滅亡,北宋,南宋,遼國,金國。

這些都和女真崛起有關。

起初女真崛起時金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攻下遼國大半土地。本與遼有盟約的北宋第一時間想到的是趁機分口湯,於是派使者聯合金國,派兵夾擊遼國,遼國滅。

然後遼國一亡,金國趁機能下,北宋滅。。。。。。

隨後南宋時期,蒙古崛起,從北方打得金國苦不堪言,金國陷入戰爭泥潭,南宋朝中很多人主張趁機斷絕給金國的歲貢,隨後派兵夾擊金國,雪靖康之恥。

當時也有理智的大臣提出不該斷絕金國歲貢,也不該與金國開戰,反而應該多給金國錢,讓山窮水儘的金國人有餘力繼續和蒙古人打,和蒙古人耗。

還直言女真人雖占據北方,可“尊孔孟,讀六經,衣冠文物,有類中華”是可以講道理的。

而蒙古人驍勇善戰,冇有自己的文字,破城之後燒殺搶掠,屠城殺人,完全就是蠻族,和蒙古人冇道理可講,若金國一滅,南宋就要直接麵對蒙古兵鋒,難以自保。

可惜當時南宋上下憤青遍地,有長遠戰略眼光的人不多。

最後南宋斷絕金國歲幣,宋和蒙古結盟,聯合攻打金國,金國滅亡。

金國一滅,蒙古與南宋接壤,於是南宋滅亡。。。。。。

可以說兩宋滅亡自有很多原因,但在戰爭層麵,很大一部分是因為兩宋王朝上層缺乏戰略眼光,每次都為小利,失大局,導致滅國。

如今李星洲就怕這種情況再次重演,眾人隻考慮同與金滅遼,可冇想滅遼之後呢?

金國壯大,女真虎狼之師,打得遼國抱頭鼠竄,這樣一個更加強大數倍的敵人要如何應付?

不過金國的崛起,不隻因金太祖帶領的最初一批女真人太過凶悍善戰,無可匹敵,還因金國的政策。

李星洲拱拱手,眾人見狀都安靜下來。

他上前一步,環視眾位大臣說道:“諸位有所不知,遼國與我景國不同,在我景國,九成以上皆為漢人,即便不是漢人,也尊奉中華傳統,同心同德,所以上下一心。

可遼國與我們不同,遼國境內有女真人、契丹人、蒙古人、漢人、高麗人等,平民百姓並不在乎誰為天下之主,誰對他們好,他們就聽誰號令。。。。。”

“可這與我們的對策有何關聯?”天子攤手急不可耐的打斷他的話:“皇侄此言隻怕跑題了吧。”

“當然有關係。”李星洲笑道:“太子殿下還不明白嗎?既遼國百姓不在乎誰為天下之主,那隻要女真人善待百姓,他們便可以轉頭為金國賣命!

若金國真有雄主能懂此道理,短時間內便能收攏人心,做大做強。

如此,金國後方穩固,又有虎狼之師,我們應該擔心的就是金國而不是遼國了,遼國一滅,金景相接,如何抵禦金國虎狼之師纔是大問題!”李星洲說得擲地有聲,滿堂文武都安靜下來,仔細聽著。

“此時,連遼拒金方為上策。

反之,若金國之主冇有雄才大略,不知安撫百姓,穩固後方,隻知燒殺搶掠,武力征伐,我們反而可以聯金伐遼,放心收複幽雲之地。

所以臣認為還要觀望,觀望金國皇帝完顏烏骨乃如何處理中京。”李星洲說得條理清晰,意思清楚,話音一落,朝堂議論紛紛。

前世女真崛起確實強大,很多人也隻記住安顏阿骨打軍事上的強大,記住女真不滿萬,滿萬不可敵的神話。

可卻忽略一個重要問題,戰爭是政治的延伸,真正讓金國短時內壯大,滅了遼國的,不止是武力強悍,還因完顏阿骨打每下遼國一城一池,便廢除苛法,減免賦稅,優待降俘,爭取民心,以鞏固後方。

這樣一來,短短數年金國就顛覆了當時強悍的大遼國。

李星洲從完顏盈歌那知道,他們首領叫完顏烏骨乃,不叫完顏阿骨打,可他有冇有金太祖那樣的雄才大略就不得而知,這有待觀察,如果他也跟當初完顏阿骨打一樣知道優待百姓穩定後方的話,女真崛起便真的勢不可擋了。

平南王的言論一出,滿堂文武都覺得驚豔有理,又仔細考量之後,也無人站出來反駁。

倒是德公問:“可若冇時間等呢?”

“如今秋收,冬天也快到了,入冬後北方苦寒,不宜用兵,我們有一個冬天的時間來觀察,看看女真人接下來怎麼做。”李星洲回答。

德公點頭,然後執玉笏拱手道:“陛下,臣覺得平南王之言可行。”

皇帝點點頭,看向塚道虞。

塚道虞也拱手稱讚:“平南王少年英雄,思慮深遠,洞察大局,臣也覺得可行。”

皇帝又看向何昭。

何昭作揖:“平南王想得周到長遠。”

“臣也讚同平南王所言。”羽承安冇等皇帝問起,自己先表態,事到如今,他反對也無用,不如賣個人情。

皇帝微微一笑,點點頭,然後麵無表情道:“那此時定下,便尊平南王之言行事,今日所言,星洲記得回家之後擬寫奏表,上呈中書。

如今禮部之下的鴻臚寺應重新啟用,以應對遼、金之事,尚缺鴻臚寺卿、少卿,既諸位愛卿都讚同平南王之論,朕便讓星洲主理此事,加平南王鴻臚寺卿。”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