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隨即他又搖頭歎口氣道:“不過可汗必然不會聽我的,而且若直接去說,說不定適得其反,所以老夫隻能來此求你了。”說著就要跪下。

耶律大石連忙扶住他:“韓公使不得,此事你儘管放心,我定會向可汗稟明,隻是。。。。。隻是如今軍中獎將領各個驕傲,人人覺得勝券在握,若讓他們退,怕有人不乾,我也隻能儘力而為。”

韓德讓歎氣,隨即憂心忡忡道:“這我知道,軍中許多將士都被當下形勢衝昏頭腦,殊不知,驕兵。。。。。。”

他冇再說,隻是擺擺手:“我在你這也不能久留,免得被人看見難免節外生枝。。。。。。”

說著帶起兜帽,遮住半張臉龐,耶律大石恭送到門口,韓公出了大帳,踩著泥濘消失在陰雨中。

耶律大石歎口氣,然後看了看滿腳泥,笑道:“還好冇擦這一腳泥,否則又要多擦一次。”

說著取了旁邊掛著的鬥笠戴上,出大帳,叫來一個親兵備馬牽馬:“去中軍大帳,見可汗。”

遠處,五六個親兵還在大帳周圍奉命尋石填路,見耶律大石遠去,其中一人放下石塊道:“我想尿急,去放水。”

“你他孃的就是想偷懶吧。”

“滾滾滾。。。。。”

親兵說著快步離開大帳,繞過一段木柵欄,避開值守衛兵。

正好這時一隊值崗騎兵路過,他連忙後退幾步,躲在大帳之後,直到消失在遠處薄霧中,他才連忙從帳篷後出來,向著遠處山坡雲霧中若隱若現的大營跑去。

完顏盈歌呆呆看著自己滿是缺口,斷成兩半的寶劍,心中又是震驚,又是不信,還有心疼、氣憤。。。。。。五味陳雜。

再一看那混蛋平南王的劍,他正得意撫摸劍身,除去幾處劍刃微微捲曲,毫無傷損,隻要用磨刀石一磨,便能恢複如初。

夏國劍,天下三寶之一,在這王爺的寶劍麵前居然不堪一擊!到底是何神兵利器,完顏盈歌心中湧起驚濤駭浪。

“你這寶劍到底從何而來!”完顏盈歌噘嘴問。

“告訴過你,王府鐵匠給本王鍛造的。”

劉旭這種見兩人互拚刀劍半天,此時終於放心下來,雖秋日陰雨帶寒,可後背居然被冷汗濕透,也驚訝道:“王府居然還有如此神匠!能鍛出這樣的神兵利器。”

李星洲差點忍不住笑出來,但還是認真回答:“咳咳,此事一般人都不知道。”

劉旭還連連點頭,並保證不回去胡說。

他再忍不住笑出來,連忙用喝茶掩飾過去。

哪有什麼神匠,王府的鋼最早出現在十八世紀的英國,數百年後的科技,工具鋼級的鋼鐵,隨便找個人來打都能打造出所謂神兵利器。

見完顏盈歌一臉心疼捧著斷劍,牙齒緊咬的模樣,李星洲大笑,隨後把手裡的劍入鞘,遞給她:“送你。”

此話一出,整個房間都安靜下來。

陳鈺和劉旭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看向他,那邊完顏盈歌也小嘴微張,凝滯不動,就這麼看著他。

李星洲不解:“你們怎麼了?”

劉旭有些不敢相信的站起來鄭重作揖,然後認真問:“王爺,如此神兵利器,王爺。。。。。。王爺真要贈予公主嗎?”

李星洲一拍腦袋,他終於反應過來哪裡不對。

這劍對他來說不算什麼,他要是高興再打幾萬把都行,可此劍卻是能輕易擊敗天下第一劍“夏國劍”的神兵利器,價值萬金。

“哈哈哈,冇事,我。。。。。還有一把。”李星洲連忙笑道,然後又說:“再者我損壞了公主的寶劍,就當賠償。”

李星洲說著站起來,將劍遞到完顏盈歌麵前。

她一動不動,像是反應不過來,局麵一度很尷尬,劉旭趕忙上前,恭敬的雙手接住寶劍:“多謝王爺賜贈神兵,臣代公主接劍,此恩此德,永不相忘。”

在冷兵器時代,對於古人來說,好的鎧甲和武器,就相當於另一條命,贈送神兵寶劍是天大的恩情,可李星洲隻是單純覺得砍壞人家的劍,過意不去,那公主都快哭出來了,所以便拿劍賠她。

“今晚幾位留在王府吃飯吧。”

“那在下就卻之不恭了,多謝王爺款待。。。。。。”

下午,阿嬌換了一身好看衣服,和李星洲一起陪完顏盈歌,劉旭和陳鈺吃飯,吃的王府大廚嚴炊做的特色菜,因為送劍,這金國五公主對他態度好了許多,話也冇那麼衝了。

“這姑娘是誰?”飯桌上完顏盈歌指著阿嬌問。

這樣問在中原人看來是十分不禮貌的,阿嬌都微微皺眉,李星洲也不在意。談一下午後他也大概知道這金過國公主的性格,大概就是說話直,不遮掩,有民粹思想。

對於這個時代的人來說倒不奇怪。

李星洲一笑,拉起阿嬌小手大方給他們介紹:“這位是本王正室王憐珊小娘子。”

劉旭開口誇了幾句,然後像是想起什麼,震驚道:“莫非是京中經常說的京城第一才女,景國宰相孫女王小姐!”

“哈哈哈,冇錯。”李星洲得意大笑,好老婆真長麵子。

劉旭連忙又恭維幾句,甚至還當場說了兩首阿嬌幾年前寫的詞,說是在北方遊學的時候聽到的,看來阿嬌在文人界很有名氣啊!

李星洲更高興了。

“你們漢人喜歡吟詩作詞,有什麼用,又不能當糧食吃。”完顏盈歌小聲說。

“確實不能當飯吃,可對於吃飽飯的人來說,這可比吃飯還重要多了。”李星洲回答:“若有朝一日,你們攻下遼國中東部,百姓安居樂業,人人生活充裕,你遲早會明白的。”

完顏盈歌問:“你真的。。。。。真的認為我女真會贏嗎?還是說講些好聽話給我們聽。”

“哈哈,你不信算了,反正十幾萬大軍,遼國不可能長久對峙,否則軍糧餉銀支撐不住。

估計就這幾日遼人就要出戰了,大抵等秋雨停吧,秋雨停,勝負定,到時你就知道我說的是什麼話了。”李星洲笑說。

“哼,大言不慚,還真以為你是老天爺不成,敢妄定勝負。。。。。”完顏盈歌冇有回答。劉旭則舉著酒杯,臉上笑容慢慢散去,也憂心忡忡。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