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李星洲一直非常好奇,被稱為天下第一的“夏國劍”到底使用什麼技術。

不止這個世界,前世宋朝人也清晰記錄過,天下三寶:契丹鞍,夏國劍,高麗秘色。

西夏被蒙古滅國之後,皇室物品流入市場,還有人還記載過對西夏皇室冷鍛寶甲的測試。

冷鍛甲五十步之內,弓弩不得入,即便有的箭矢剛好穿過縫隙,箭頭也被甲片刮壞,對人體造不成有效殺傷,所以西夏憑藉三千身著冷鍛甲的重騎兵“平夏鐵鷂子”就能在宋、遼之間夾縫求生。

故而西夏冷鍛技術一直以來令李星洲好奇。

如今見完顏盈歌真拿出一把真正的西夏寶劍來,他自然好奇,趕忙起身上前檢視。

完顏盈歌也大方,任由他看。

寶劍護手都是通常樣式,和普通東方劍一樣,護手小,而劍柄通體圓柱形,有皮革墊手,做工精良,頂端正中鑲嵌金屬,劍鞘做工細密,十分好看。

李星洲仔細看了劍身,劍身通體光滑,呈現一種緻密的金屬感,劍鋒銀白反光,中部顏色更深一些。

他看出一些門道來,然後搖頭:“劍是好劍,可比不上我這把。”

說著他拔出鐵牛給他打的劍,劍為漢劍式樣,護手加寬,表麵有好看紋路,通體亮明。

這樣的劍,王府如果想要,可以打造幾萬把不止,因為庫存裡的瀟鋼已經囤積萬石。即便如此,它依舊是天下最好的劍,因為它是工具鋼鍛造的。

“大言不慚。”完顏盈歌不服氣,“有本事來試試。”

“哈哈,我就是這麼想的。”李星洲高興的道,他還生怕完顏盈歌愛劍不敢試,因為他也想看看西夏的冷鍛技術如何。

陳鈺和劉旭在一邊連忙勸阻。

“王爺使不得!既是王府寶劍,怎能用於意氣之爭,如此即便分出勝負,也會有損毀啊!”劉旭生怕兩人傷了和氣,連忙勸阻。

他們兩人身份都不簡單,一人是景國華帝恩寵有加的皇孫,一人是金國皇帝五女公主,若稍有不慎,便牽扯到家國大事了。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想當初漢初七國之亂,就因吳王之子進京,和文帝太子下棋之時起意氣之爭,當時兩人都是小孩,因爭執,太子將棋盤砸向吳王之子,結果失手當場砸死,為後來吳王聯合七國叛亂埋下禍根。

劉旭心裡是萬分焦急的,天下之事,說到底還是人事!

若是街頭小民有衝突,頂多不過口角幾句,再不濟匹夫一怒,世上少幾條無關緊要的性命。

可若是天家之人有衝突,稍有不慎就要血流成河啊!

完顏盈歌公主性格衝動,平南王又年少,還是赫赫戰功在身的勇將,想必也是血氣旺盛之人,一個不慎,兩人說不定就會鬨出事來!

所以劉旭在一邊著急得寬袖中的手臂發抖,一邊連連出言勸阻。

可兩人根本不聽他的,冒著秋日細雨,走到小院中。

“你要如何試?”盈歌公主問。

“退開,保持安全距離,我數到三,我們兩時出劍砍對方的劍。”平南說。

盈歌公主一笑:“可以,你數吧。”

劉旭見阻攔無用,一顆心提到嗓子眼,連忙閉嘴不敢出聲,生怕兩人分神,失手傷到對方。

陳鈺老先生也憂心的走出來,劉旭伸手扶住他。

“一。。。。。。”

“二”

“三!”

咣!

院子另外一頭,兩人同時出手,劍光交彙一處,放出金屬相接之刺耳聲響。

“再來!”平南王說。

兩人接連出劍,攻的都不是對方身體,而是對方的劍,細密秋雨中,金屬相接之不絕於耳,整個小院中都能聽見,時不時還有火星飛濺。

盈歌公主是沙場悍將,出手又快又有力,可對麵那年僅十六歲的景國王爺居然也落下風,無論是速度還是力氣,劉旭一時間居然看呆了。

耶律大石,遼國南院大王。

他在甲冑之外披了一件黑色鬥篷,仗隨時可能打起來,幾日來他日夜披甲,以防萬一。

天空小雨淅淅瀝瀝,地上茂盛的草地經過反覆踩踏,已踩成粉末,草根都找不到,成為一條泥濘大路,有幾處雨水淤積起來,更加冰冷難走。

耶律大石好幾次差點被淤泥陷得提不起腳,就叫來營帳兩邊執崗的軍士:“去多找幾塊石頭來填一填。”

親兵連忙叫上幾個人,冒雨去大營周圍找石塊去,遠處,連綿不斷的營帳在雨幕中若隱若現,來回巡邏的騎兵冒著細雨,穿梭在各個營地之間。

秋寒初顯,再遠處營帳在陰雨中隻能看到輪廓,卻能聽見透過雨幕的震天喊殺聲,那是韓德讓的軍隊冒雨習訓。

耶律大石拖著沾滿汙泥的皮靴,才進入營帳,就見有人等在那,微微上前一看,隨即驚訝道:“韓公!您怎麼來了。”

大帳中盤坐著一位老人,老人髮鬚已半白,身材高大,披著厚厚的貂裘鬥篷。

正是韓德讓,前朝攝政王,如今因可汗打壓韓家,已冇了攝政王的威風,不過依舊手握大權,獨掌一軍,為彰德軍節度使。

韓德讓站起來:“耶律大王,老夫今日來有事相求。女真已派人送來張貼,與可汗約定雨停便開戰。”

耶律大石恭敬道:“韓公是擔心戰事不順嗎?”

“不儘然,我軍數倍於敵,都是各部精銳,打仗不怕。

可汗和各軍統帥都認為勝券在握,老夫是怕可汗意氣用事之下,就地出戰。”韓德讓說著搖搖頭:“起初我就勸誡過可汗不要在此地紮營,結果我一勸他反而就地紮營了。”

耶律大石不接話,可汗和韓公之間的恩怨他們這些老人自然知道。

隻因當初蕭太後與韓公有請,兩人雖無夫婦之名,實則親密無間,有夫妻之實。

可汗年幼之時,韓德讓以攝政王的身份主理對外大事,蕭太後總覽朝堂,鐵血手腕,掌控朝野。

後來蕭太後甚至悄悄毒殺韓德讓正妻,很長一段時間內自己住到韓德讓家中去,大家心中都明白,宮廷太監也會說起,瀟太後都冇在意。

可也正是因為他們這一對搭檔,一個文武雙全,對外用兵抵禦強敵,對內大刀闊斧改革;’一個手段冷酷,總覽大局,放權信任。才拯救遼國於危難之中,讓遼國快速壯大。

契丹六部上層都不追究韓德讓僭越之事,反而覺得這事好事,利益麵前,冇有什麼是不能接受的,就算蕭太後再找一百個男人又如何?何況她隻找了一個。

可術烈可汗難免心中有隙,對韓德讓不滿,畢竟蕭太後是他生母,那時他雖年幼,也在宮中,種種事情都看在眼裡。

特彆是瀟太後仙逝之前還再三交代以後要與韓德讓合葬,這事更是讓耶律術烈可汗惱火。

想起種種恩怨,耶律大石不由噓噓。

他耶律大石貴為遼國南院大王,僅在可汗和北院大王之下,可對韓公這個曾經的攝政王依舊十分恭敬,“那韓公的意思是?”

韓德讓接說,他語氣嚴肅:“兩軍交陣,並不是一味的兵多者優,特彆是如今這地方,北麵有山,不夠開闊,十萬大軍南北列陣,至少南北平坦之地延綿百裡以上才能施展開來。

而我軍若倉促在此地與女真人交戰,左右翼鋪展不開,交接之地南北不過二三十裡。

二三十裡固長,可還遠遠不夠,一旦開戰左右無法迂迴,列陣南北寬度與女真兩萬人無差多少!到時就會前鋒交兵,後軍觀望,無法殺傷女真人,對我們不利!”

耶律大石聽著,也連連點頭,同時恍然大悟,心中感慨不愧是韓公。

確實如此,他們人是女真數倍,但若軍陣不能全線展開,就無法左右合圍。

而且會造成前軍交戰,後軍觀望的局麵,一旦前軍潰敗,後軍毫無戰心,可能隨之潰逃,如此一來,他們人多的優勢半點冇有發揮出來。

“那韓公的意思是?”

“必須後退八十裡!”韓德讓斬釘截鐵的說:“退到中京城外,那裡地勢開闊,南北冇有山峰阻隔,我軍十幾萬眾,都可以南北列陣。

到時一旦交鋒,我們數倍於女真,兩翼騎兵就可以左右夾擊,合圍女真人,一戰可定!”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