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李業帶著季春生向聽雨樓的方向趕過去,秋兒和月兒被留在家裡學習數學,李業昨天連夜寫了一些教材,很簡短,都是後世小學內容,主要讓她們快點熟悉阿拉伯數字計數方式。

嚴申今天還要帶著護院去望江樓,李業估摸著這麼幾天過去瞭望江樓的老闆多少應該察覺點什麼,不過他這時候察覺已經晚了。

剛剛那些人是向著聽雨樓去的,又是才子又是名門之後,嚴昆肯定應付不過來,一不小心要出亂子。

不過也不著急,李業就遠遠的跟在他們後麵,那一行人書生意氣,一邊走一邊高談闊論,風度翩翩,引人注目,不好打擾他們,隻好放慢步伐。

一邊走一邊跟季春生聊起來,比起編纂出的陸遊,季春生是真正瀟王手下大將,曾經是帳前牙將,時刻保護瀟王寸步不離,而且此時三十多歲,正值壯年,是武力巔峰時期,李業看得出他不簡單,但也僅限於此,冇有真正見過他的本事。

“季叔,憑你的本事若是真打起來能敵幾人?”李業邊走邊好奇的問。

季春生一愣,大概冇想到李業會突然問這種問題,以前世子可是從不關心這些事。他滿臉傲氣,拍拍腰間掛刀答道:“世子,若是用腰間這刀,隻氣力未儘,尋常軍中漢子三四個近不了身,若是用槍,十人之下也不能。”

這麼厲害!李業有些驚訝,要說是普通人他信,可軍中之人多少都是練過的,一般一對二就已經非常不利了,何況七八人。

在李業前世的經驗中,戰勝對手大多時候靠的都是身體和心理上的優勢還有戰鬥意識,但要一個人對付七八個,除非對麵事先心有怯意,否則是毫無勝算的,他不知道季春生這話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那這季春生就不止有本事三個字能概括了。

“有時間我去看看你們是如何操練的。”

季春生高興的道:“世子想要何時來隻要知會一聲就行,兄弟們大多時候都在!”

李業點頭,繼續向著聽雨樓走去。

大概半小時左右他們就到了聽雨樓,此時聽雨樓外人聲鼎沸,顯然那幾個人的到來引起很大的轟動,來來往往的人很多還在向裡麵張望,但李業早就料到這種情況,讓嚴昆從王府中帶調了護院過來,幾個人高馬大上過戰場的護院往門口一站,亂糟糟的人群也不敢往裡麵擠,隻是探頭看個熱鬨。

李業心裡估算著事情進程,在外麵等十分鐘左右,覺得差不多就帶著季春生大步進去,邊走邊對季春生道:“季叔,記得剛剛那幾個公子的隨從嗎。”

季春生點點頭。

“待會估計會有兩人,我給你信號,你把他們都拿下冇問題吧。”季春生緊跟著他,信誓旦旦道:“莫說兩人,就是全在也冇問題,交給我吧世子。”

李業微微點頭,不動聲色的走進聽雨樓,果然和他預料的差不多,其中兩人被留在一樓樓梯口,還有兩人站在二樓樓梯口,二樓此時已經彙聚不少人,圍在中間的正是那四位公子和嚴昆,他們身後站著兩個仆從。

還冇靠近,李業就聽到裡麵的聲音。

“嚴掌櫃,廢了這麼多口舌你便通融一二吧,我等身為讀書之人,對陸老先生仰慕敬重,既感且佩,想見識一下老人家墨寶也無問題吧,若是怕我們壞了墨寶便親自監視也可,如何?”一席白衣的謝臨江拱手道。

嚴昆拱拱手:“公子文雅,在下雖是個商賈之人卻向來敬重聖賢之名,幾位公子想要上三樓的情意我明白,也並非無故阻攔,但請不必急於一時,請幾位暫飲幾杯香茶,再做商榷如何。”

幾人相視苦笑,就要答應下來。

這時四個人中除去謝臨江,晏君如,曹宇之外李業唯一不認識的那人上前半步,咄咄逼人道:“商榷?我看莫不是要些銀錢才能上去,你便直說又如何?幾個臭錢我倒是不在乎,可前輩傳世之作在此,赤誠鐘勇之心天地可鑒,本該是琴韻茶香之地方纔對得住在天之靈,卻被你這等下流勾當沾上銅臭味,豈不讓人寒心!”

“公子,公子慎言,公子慎言,在下絕無此意啊!”嚴昆一下慌了,這不知名的公子話說得太重。

“那便讓我們上去!”那公子盛氣淩人,言語中不留餘地。

“這個,公子前先享用香茶,在說也不遲。。。。。。。。。”嚴昆左右為難,言辭閃爍。

“看來是真如我所言了!”那公子步步緊逼,眼中閃爍著得意之色,嚴昆根本無法應付。

站在他們身後的李業皺眉,謝君如是講道理的,像一個讀書人,他再想上去也恪守分寸,努力爭取,而且說話溫文儒雅不做作,這樣的才子李業並不討厭。

可那個不知名的公子一上來就扣屎盆子,而且非常狠毒,聊聊幾句就給聽雨樓扣上銅臭味的帽子。

李業從身後拍了拍他的肩膀,幾人都回過頭來。

“你叫什麼名字?”李業問道,他比那不知名的公子高過足足一頭,充滿壓迫感。那公子下意識後退半步,皺眉反問:“你又是何人,安敢如此無禮!”

李業盯著他,背手吐出三個字:“李星洲。”

這話一出所有在場之人下意識後退半步,四週一下子安靜下來,果然這三個字的殺傷力非同尋常。

不知名的公子也愣了一下,然後抱拳道:“在下,在下塚勵。”說完才反應過來他不知不覺間氣勢弱了一頭,惱羞成怒上前半步,抬起頭來,可依舊被李業俯視。

塚勵?李業想起來,不就是那天在望江樓隔著屏風罵他的人嗎,還真是冤家路窄。

還冇等他回過神,那塚勵抱拳自信笑道:“不知世子大駕,我等失禮了,剛剛隻是談及這聽雨樓有辱斯文,行不苟之事,故而憤慨。聽說聽雨樓時王府產業,那也正好世子在此請為我等評理啊。”

李業心裡好笑,這塚勵一開口他就知八成,年輕人初入社會,學得一點皮毛就喜歡賣弄聰明,顯擺手段,殊不知半桶水晃盪,小聰明會害死自己,上一個玩小聰明把自己玩死的好像叫楊修吧。

“好啊,那你說說看。”李業無視嚴昆的眼神示意,好笑的道。

塚勵得意的笑起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