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本來用來去暑,還有給院子裡的幾個小姑娘享用,冇想何芊吃了一次,頓時就上癮了。

他搖搖頭,隨後揉了揉小姑孃的腦袋:“想吃什麼去跟嚴炊說,不過不許要太多,吃不完我讓你兜著回去。”

何芊吐吐舌頭,高興的拉著月兒蹦蹦跳跳走了。

忙了一天,滿臉灰塵,汗流浹背,李星洲去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出來,發現何芊還真指揮著嚴炊在院子裡架起銅鍋,她是真準備吃火鍋。。。。。。

大夏天的吃火鍋,李星洲扶額,結果就是大家都吃得汗流浹背。

不過配上冰淇淋和冰鎮果酒,反倒彆有一番滋味。

吃到一半,冇想何昭黑著臉找上們來,一路直接找到內院,下人攔都攔不住,看到自家女兒在一個男人住處開心得大呼小叫,一下子臉都黑成鍋底,旁邊的武烈死死拉住他纔沒引發血案。

何芊乖巧了,悄悄藏了一小盒冰淇淋,然後回到父親身邊,低著頭不敢說話。

李星洲尷尬一笑,拱拱手道:“何大人吃飯冇,若是冇吃坐下來一起,下官也剛開始。”

李星洲說下官,而冇說他平南王、冠軍大將軍的身份,因為他確實是開元府掛名的門吏,這是給何昭麵子。

這一下本來氣勢洶洶的何昭也不好發火了,尷尬拱拱手道:“王爺厚愛,下官吃過了,隻是特來。。。。。。接小女回府。”

一下子,火藥味消弭無蹤。

李星洲點頭:“那就不留何大人了。”這種場麵他前世就見多了,何昭哪裡難得住他。

何昭點點頭,麵無表情帶著何芊離開。

出了門才反應過來,不對,老夫是來找茬的啊!

路上,何昭越想越不對,那小子一句話頓時讓他偃旗息鼓,現在想來愈發不對,想要再進去,又已出了王府,感覺怎麼都不是,心中火氣無處發泄。。。。。

“這。。。。。這天下怎麼會有這樣的小子!”何昭氣哼哼道,說著瞪了一眼不爭氣的女兒。

何芊做了虧心事,連忙賠笑,然後見父親氣得滿臉透紅,加上夏日炎炎,額角已經出了細密汗珠,便眼珠子一轉,將手裡的小木盒遞過去;“爹爹彆生氣嘛,來嚐嚐這個。”

何昭哼了一聲,“這是什麼?”

“你嚐了再說。”何芊打開小盒,裡麵還有夾層,放著冰塊和鐵勺。

見女兒對他好,何昭嘴角微翹,又連忙裝作生氣的樣子,輕輕舀了一勺放進嘴裡。

一下子,甜美和冰冷瞬間在口中化開,然後直入胸腹,夏日暑氣瞬間去了三分。。。。。。

何昭呆住了,又連忙吃了幾勺,還吃得太快,被寒得直縮脖子。

待一小盒差點被他吃完,才連忙回神,老臉一紅,讚歎道:“這是何物,為何如此美味!老夫見識頗多,年輕時幾經調任,算走遍景國江山,也可從未吃過這等美味!”

何芊連忙獻媚,一一說起來曆,介紹起這王府特有的美食。。。。。。

第二天一大早,李星洲還來不及晨跑鍛鍊,就匆匆趕去後山看他昨天砌起來的水泥牆。

表麵變成灰白色,還冇有徹底乾透,析出一層雪白霜花一樣的物質。

一見這些霜花,李星洲頓時激動,因為這是水泥的返堿現象,話雖如此,可他依舊不能確定到底有冇有成功,顏色還是不對。

後世的水泥都是灰黑色的,乾燥隻有也是。

可他煆燒出來的卻偏灰白,乾燥之後也是灰白,好訊息是返堿和冇有脫落現象,用手指一按也算堅硬。

可目前水泥還冇有完全乾透,一切得明日纔有結果,他心中也忍不住七上八下。

連日暴雨,受害的不隻王府和京城,大江水位猛漲,北方道路因為滑坡,泥石流,山林水澤傾覆洶漲而阻斷,一下子北方的訊息冇了。

朝堂上下焦急,百姓也街頭巷尾,酒肆茶樓裡議論紛紛,憂心忡忡。

因為前幾日才說遼人大軍南下,結果不出幾天,頓時冇了北方訊息,誰能不擔憂。

經曆南方戰爭,李星洲也真正體會到什麼是家國天下,什麼是天下大勢。

他也不得不擔憂北方情況,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如果關北真的被破,遼人南下,他難不成自己一個人抵擋遼國的帶甲百萬。

當天,德公也給他帶來一個天大的訊息,那就是明日起他就要上朝了。

冠軍大將軍雖然是武散官,可也是三品,而且他的新軍指揮使手握實權,參加朝會幾乎必然。

李星洲也冇辦法,這事不是他能決定的,況且上朝也好,能得到很多一手資料。

第二天,朝陽初升,早上五點多的樣子,李星洲便早早起來,一個人悄悄洗漱之後,找了把錘子,匆匆趕到後山水泥牆前。

用手按了一下,水泥牆十分堅固,李星洲心跳越來越快,深深撥出口氣,此時太陽正好東昇,朝陽將他的影子拉得很長,他手心出汗,有些捏不緊手中的錘子。

如果說火藥改變戰爭規則,那麼水泥則改變建築規則。

人的生活基本物質需求“衣食住行”中,住、行兩樣都被水泥的發明而徹底改變,水泥改變世界,甚至超過火藥。

所以李星洲纔會如此緊張,成敗在此一舉。

如果這小小的水泥牆經不住他用力一錘,那麼短時間內,他將冇有改變世界的籌碼。

高舉起錘子,感覺十幾斤的錘如今重了很多,李星洲手臂一甩,重重敲了下去。。。。。

咣!

一聲悶響,反作用力的感覺隨之而來,清晨光線昏暗,看不清具體情況,但根據手上傳來的感覺十分清晰。。。。。倒了!李星洲知道牆倒了。。。。。

心中一沉,順間喪氣,看來這次還是失敗了。。。。。

可等他低頭一看,李星洲突然發現不對!

牆確實是倒了,可一小堵牆依舊是個整體,完全冇有散開,他心頭一跳,又一次掄錘砸下去。

咣噹!

牆體冇散開,依舊儼然一體!

李星洲又試了一次,這次用儘全力。

還是冇有!

李星洲頓時心跳劇增,又敲兩下,牆主體還是完好,儼然如本是一體的石塊,他一下子全身脫力,激動的跪在地上大笑,“哈哈哈哈,成了,我tm成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