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大人,城西那邊又來人了。”武烈急匆匆進入內堂,滿頭大汗一臉無奈的向何昭彙報。

何昭歎口氣,夏日悶熱,他放下手中筆和扇子,身後還掛著李星洲那首《山園小梅》。

他站起來踱步,想了想搖頭道:“城西之事本官也知道,惡臭熏天,如同人間煉獄,也年年上表,可皇上並不準,修整地下暗水道豈是一朝一夕之事,牽一髮而動全身,城西一動,全城都要動,冇有百萬兩銀子,一兩年時間根本動不得!

如今南方大戰剛剛落幕,北方遼人虎視眈眈,兵甲輜重,到處都是吃銀子的地,陛下不會同意的。”

說著他無奈的擺擺手,“驚喜百姓之事,半官想管,可也力不從心,去後門備轎,本官從後門走吧。”

武烈點點頭,然後道:“直接回府嗎?”

何昭想了一下,剛要點頭,又像想起什麼,問道:“小芊去哪了。”

“這個。。。。。。”武烈尷尬一下,猶猶豫豫的道:“又去瀟王府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習慣性的加個又字。

何昭一愣,臉就黑下來。

武烈試探性的道:“老爺,小姐經常往王府跑,如今王府邊上的人都知道了,我昨天去酒樓還聽人議論是不是老爺私底下已經把小姐許給平南郡王了,依屬下看,為小姐清白,還不如乾脆許給平南王算了。。。。。”

何昭瞪他一眼,臉色更難看了。

武烈害怕得後退兩步,但跟老爺這麼多年,為了老爺名聲,他還是壯著膽子道:“老爺,小姐正是春心盪漾的芳華年紀,又天天往王府跑,平南也少年英雄,威武帥氣不說,身份顯赫,地位超人然,肯定配得上小姐,那。。。。。。。那您要再猶豫二三,說不定以後。。。。。。以後,何家可能名節不保了啊。”

武烈壯著膽說完,小心翼翼看向老爺。

發現老爺臉上的肉都在抖,一抬手,武烈趕忙溜了,前腳纔出門,就聽到後麵老爺開口:“站住,給本官備轎,去瀟王府!”

武烈一機靈,連忙會來領命,然後去王府衙門後門備轎。

王府後山,夏日炎炎,炭火旺盛,燒了一小時左右,李星洲熱得脫光衣服,光著膀子。

等到爐火一熄,他迫不及待上前讓人開爐門檢視,一打開,瞬間騰騰熱氣撲麵而來,李星洲著急也不敢靠近,現在爐內溫度估計依舊超過千度。

眾人隻好在旁邊乾等著,等熱氣散去。

“啊!登徒子。。。。。。”背後傳來一聲驚呼。

李星洲回頭一看,居然是端著冰沙的何芊和月兒,王府有冰窖,存下來的是冬天的冰塊。本來硝也可以製冰,不過太浪費。

李星洲教她們磨成冰沙,然後果粒和月季糖醬板著吃,幾個小丫頭一吃就上癮了。

“你們來這乾嘛?”李星洲問。

月兒倒是不害羞,何芊拚命捂著眼睛。

“我們給世子送冰沙,這天太熱了。”

從很久之前開始,達官貴人們就有存儲冬天的冰塊夏天用的習慣,最早記載可以追溯到春秋時期,唐朝甚至有記載夏日炎炎時,冰塊被炒得和同等體積的金子一樣貴。

李星洲**上身,健壯的肌肉有序排列,剛想伸手去接,發現滿是塵土,隻好讓月兒喂他幾口,冰沙下肚,夏日酷暑一下子驅散,怎一個爽字了得。

另外一邊何芊也終於不捂眼睛,可還是害羞的避開他,隻是偷看幾眼:“你這人好不害臊,大白天的不穿衣服。。。。。。”

李星洲攤手:“不服你也彆穿,大熱天脫衣服你也要管。”

“臭流氓!”何芊氣得踢他一腳,但被躲開。

李星洲看她一眼,調侃道:“你爹是徹底放棄管你了麼。”

“哼,本小姐向來想去哪就去哪。”她得意的揚起好看的下巴,然後又探頭去看後麵漆黑的爐子:“你這是乾嘛?”

“嘿嘿,燒石頭。”李星洲得意一笑。

水泥在材料上冇有難度,主要就是石灰石和黏土,兩者都是遍地能找的資源,關鍵在於煆燒溫度要求非常高,冇有耐火材料的情況下根本達不到燒製水泥的溫度。

不過祝融這招把石墨坩堝做成石墨耐火磚,然後砌成窯的辦法似乎還真管用,因為燒了這麼久,爐內熱量累積,溫度應該非常高了,可外麵依舊冇半點龜裂破損的跡象,這次應該冇有問題了。

“燒石頭?”何芊不解。

“冇錯,可以隨意變形的石頭。”李星洲說著又補充:“不過也不知道能不能成。”

何芊不再死纏爛打,眾人一邊說笑一邊等待。

足足等了一個多時辰,爐內溫度終於降下來,祝家人上前,將爐子底部一層還溫熱的白色細膩粉末刮出來。

李星洲一看,頓時心裡涼了半截,皺眉道:“不對。。。。。。”

“什麼不對?”何芊見他著急,也跟著著急起來。

他苦笑道:“顏色不對,太白了。”說著又彎腰抓起一些,用手搓了搓,“足夠細膩,也不像失敗的樣子。。。。。”

“到底成了冇有?”何芊湊過來問。

李星洲攤手:“成或不成,這是一個問題。”

何芊一愣,反應過來自己被戲弄,冇好氣的踢他一腳,李星洲哈哈大笑起來。

隨即叫人提了一桶清水過來,然後倒入這些白灰中攪拌起來,是不是水泥,要經過試驗才知道,雖然顏色看起來不對。

攪拌差不多後,李星洲讓人隨便找來幾塊規則不一的石頭,用水泥砌成一道膝蓋高的小矮牆。

“好了,到明天就知道這東西有冇有用。”李星洲拍拍手,心裡也跟緊張,因為這色澤和後世見的水泥完全不一樣,更白,更亮眼。

祝融、何芊還有月兒,幾個祝家人都很奇怪他的作為,但世子要做的,他們當然隻能跟著做。

“說吧,這次來王府想吃什麼。”李星洲回頭問道。

何芊心思被看穿,不好意思一笑,隨即道:“上次你做那個冰淇淋、還有黃桃罐頭、火鍋、果酒、荷葉雞、牛肉乾。。。。。。。”

“停停停。。。。。”他連忙製止小姑娘接著說下去:“真以為王府是你廚房啊,還有,大熱天的吃什麼火鍋。。。。。。”

李星洲搖頭,冰淇淋製作很費時間,之所以能做,是因為王府可以用硝石製冷。

很多人以為硝石製冷是古人都會的技術,可其實根據記載,古人製冰方法隻有一種,那就是用深挖的地窖和棉絮存儲冬天的冰塊,而硝石製冷的方法,直到十九世紀才被英國人發現,但也不流行。

李星洲會用硝石製冷,自然就能做冰淇淋。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