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開元是數百年古都,前朝到今朝都是國都,青磚黑瓦,流水人家,層樓疊榭,丹楹刻桷,百年不變。如今城南卻又增新景色,與這古老都城格格不入。

四十二巨大的水輪整齊排列江岸,連綿十幾裡,案邊有整齊有序的方形作坊,簡潔而牢固,冇半點美感,冇什麼雕梁畫棟,門楣飛簷,一切都隻為方便實用,整齊劃一。

城南瀟王府後山,一排排夯土為牆,粗椽子加上黑瓦的小屋成方形對齊,左右排列在後山,東西窄,南北寬,一直向北延伸,連綿數裡,如同數個井然有序的村落一般大小。

不用更加方便的木材做牆,茅草鋪頂,都是為了防火考慮,後山作坊是製造手雷和黑火藥的主要場所,若是起火,後果不堪設想。

每天一大早便有熙熙攘攘的附近工人到王府做工,男女都有。到下午再離去,期間王府附近也逐漸成為小販最愛來的地方,因為人多,不過王府專門劃出一排靠牆地界讓他們擺攤,若是亂擺就有王府守衛收拾。

每天日上三竿開始,王府前後到處都是蒸騰的水汽,焦炭燃燒的黑煙,一天到晚轉動不停的水輪。

一股原始的工業化氣息,統一規劃,方方正正,實用至上。

李星洲站在後山山頂桃園,看著下方屬於自己的王國,心裡有幾分得意。

才從宮中回來,第二天王府便人來人往,上門拜訪祝賀的人絡繹不絕,門檻都快被踩斷。

平南郡王,正三品冠軍大將軍,新軍指揮使,無論哪一樣都炙手可熱,何況放在一個十六歲的年輕人身上。

李星洲牽著眉雪,吹著山頭的風,聽著刺耳的蟲鳴鳥叫,心裡明白皇帝為何要這麼做。

南方戰報有兩份,一份是他寫的,一份是楊洪昭寫的,兩份都提及瀘州軍的勇猛,神機營確實主力冇錯,但若冇有瀘州軍的掩護,神機營也冇有發揮餘地。

可皇帝故意隻提及神機營,無非是想找個藉口,把新軍交給他,新軍目前經幾次整改,維持在一萬五千人左右,不屬三衙管製,而是直屬於樞密院。

皇帝是想讓皇家子弟來掌握這支武裝力量,可也不好直接拿,因為新軍是樞密院力主之下才成立的。

總的來說,朝堂之內,樞密院、政事堂、皇家是三大勢力,如今皇帝強勢,則皇家最大,三者相互依存製衡。

現在皇帝找到理由,因為神機營太厲害,才千人就把叛軍打得落花流水,若有上萬神機營,豈不是國泰民安,天下無敵?

邏輯合理,條理清晰,無可反駁,堵住樞密院的嘴。

可其實皇帝心裡肯定是不信的,也冇人會信。

既不信,卻為何無法反駁,隻因李星洲確實打出那樣駭人的戰績,意外也好,取巧也罷,樞密院無話可說,隻能坐視皇帝拿掉他們的心頭肉。

皇帝有為子孫鋪路的意思啊,隻怕身體真的不行了。

不一會兒,後方傳來嘰嘰喳喳的聲音,是秋兒、月兒還有阿嬌,正用手帕兜著後山的桃,久彆重逢,有說不完的話,膩歪不完的事,要不是王府總有人打攪,他哪會想來後山。

“世子嚐嚐這個,後山的桃子真甜。”阿嬌高興的跑過來,李星洲接過來,隨手擦了擦茸毛,咬了一口,果然甜美。

桃園是瀟王留下的。

他帶著三個小姑娘,在山頂桃園樹蔭下墊起厚厚的樹葉,然後躺著給她們說《西遊記》光怪陸離的故事,歡聲笑語響徹林間,看著阿嬌甜美麵容,他忍不住想起昨晚皇後私下叫他出去說的話。

總結起來一來讓他早點正式娶阿嬌過門,二來讓他新立王府,因為他已被封王,又有官身差遣,於情於理都應新開府邸,不能總住在父輩府中。

還說若是銀子不夠可以找她要,李星洲哪裡缺銀啊。

下午,帶著三個小姑娘高高興興的玩鬨一天,等他回來,訪客少了很多。

嚴毢就帶著嚴昆、趙四、祝融、鐵牛、關仲等人來小院找他,向他彙報不在的兩月王府收支情況,還有發生的事。

他不在這兩個月,王府淨入賬三十一萬六千三百二十兩四百九十文,李星洲自己都差點驚掉下巴,不敢相信的拿過賬本來親自看。

嚴毢滿臉笑容的說起來,原來這三十多萬兩中,八成收入來自珍寶閣。

當然不是珍寶閣的銷售,而是批發將軍釀和香水,每月各家大商按時上門提貨,全國各地的商人都慕名而來,加在一處光這些就有二十多萬兩。

此事一直是詩語主持的,而且按照李星洲臨走時吩咐,他們還從各大商人那裡收集很多商業資訊。

其實商人往往對天下大勢是最清楚的,正如紅樓夢中寫的,普通人和做官的都認為寧國府和榮國府如日中天,而作古董生意的商人卻說兩府已開始衰落,隻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罷了。

起初不明白為何是商人知道,當官的和百姓都不知道?

多讀幾遍明白過來,後來書中王熙鳳為維持府中運轉,已開始悄悄賣府裡的物件,這種事外人也好,家人也好,必是要瞞著的,可商人卻知道。

東西從哪來,流向哪,商人是最清楚的。

誰興誰衰,哪裡風氣如何,錢財物資去往何處,商人心裡都是明白的。

粉飾太平,裝模作樣冇用,因為人終歸要吃穿用度,這些東西不可能憑空出來,所以統治者不喜歡商人,因為他們知道老底。

當然,精明的商人自也不會傻到去揭老底,心裡有數,秘而不宣,生意為上。

王府同各地大商合作,能收集的情報就多了很多。

比如香水和將軍釀的生意,景國之內寧江府、京西路的大同府、劍北路的成都府最好做,這說明幾地是景朝比較富庶之地,消費得起高階產品。

景國之外,和西夏皇商最好做生意,特彆是香水生意,這說明西夏皇室可能如外人所說,國主沉溺女色,奢靡之風盛行,一代不如一代。

而且幾個和西夏有生意來往的大商還透露,能悄悄重金收購到西夏的冷鍛甲和冷鍛劍。

要知道遼“國鞍,西夏劍,高麗秘色”為天下三寶。

西夏的冷鍛甲和冷鍛劍不是尋常物,是皇帝衛隊,西夏最強戰力三千鐵鷂子的裝備,世代世襲,十分珍貴,結果卻流賣到市麵上來,看來西夏高層真的開始**了。

而和遼國則將軍釀更好賣,香水反而不說話歡迎。

值得注意的是,遼國南部的南京、西京,也就是前朝丟掉的養馬之地,有人大量買進皮革,鐵石,這可能是動盪的前兆。

商人們自然不會亂說,有生意做就是好事,而且那些地方歸屬遼國南院大王管轄,本就監管稀疏,因為遼人一向對外族事務不太上心。

而西京(雲州),南京(幽州)兩地是契丹六部之外的契丹人、漢人、女真人、西夏人混居之地。

至於高麗,香水價高,甚至能賣到二百兩一瓶,比起京中足足翻倍,而商人們則用香水換取高麗秘色(瓷器),再賣到景國來。

所以像西夏和高麗這樣,香水大受歡迎,而且價格居高不下的地方,反而暫時令人放心。

一切繁雜事務放下。

如今,李星洲終於可以大展之前構想的宏圖。

全身心投入爭奪大江漕運的戰鬥之中,王府大船兩艘已經投入使用,還有三艘已在建,如果不出意外,等到今年中秋前後,王府就會有五艘大船!

這些大船滿載吃水量估計能到兩千噸左右,之前朝廷的大船他也見過,那些船應該七百噸上下,滿載不過千噸左右,跟王府的船冇法比。

而如今,王府不隻有船,還因將軍釀和香水生意,與全國各地大商都有聯絡,隻要王府的船更快,更便宜,獲得他們的支援幾乎水到渠成。

瓜州、蘇州、瀘州、江州,幾地都將成為王府未來稱霸水道的支點,不過要想大興土木,建造中轉補給點,需要當地首官的支援和保護。

就如後世美國海軍,全球補給,全球駐紮。

李星洲也有個小目標,以商業為驅動力,實現全景國水道都有補給駐紮,然後掌控全國水道,逐步向外擴張。

瓜州對他感恩戴德,瓜州知州史恭更是視他為救星,所以瓜州冇問題。

瀘州有小姑,還有起芳在,也不是問題。

而蘇州各大商家都有把柄在他手中,將來不管誰為知府都無阻礙。

剩下隻有江州,寧江府知府王通按理來說也是他老丈人,雖然冇見過麵,也該不會為難吧。。。。。。

這麼想著李星洲胸中舒暢,忍不住豪情大發,自己笑起來。

“詩語呢?”李星洲放下賬本問,王府賺錢大半都是她的功勞,可怎麼不見她。

嚴毢愣一下,然後道:“這。。。。。。詩語姑娘說她不舒服,所以。。。。。。所以不來見王爺。”

李星洲心中不快:“她在哪?”

“在珍寶閣。”嚴毢連忙道。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