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這要是放在彆人身上,皇帝估計表麵加個妖言惑眾,顛倒黑白的罪,心裡大罵動搖江山社稷根基,當場拖出去砍了,偏偏他是太子。

要是楊洪昭知道,定然不會感激他,而要嚇得魂不附體。

再者,戰報早早就送到樞密院和皇帝案頭,來這搬弄是非,言語惑眾又有何用呢。。。。。

“你個小傻子哦,哈哈哈。。。。。。”李星洲迷迷糊糊的嗤笑。

李星洲無語,頭暈,手腳麻木,可越想越覺得好笑,一下冇忍住哈哈大笑起來,他笑得突兀,眾人都一愣,對麵的太子也不解的看過來,笑問:“星洲侄兒為何發笑。”

李星洲連忙擺擺手:“冇事冇事,聽殿下深明大義的話,胸中舒暢,忍不住就想笑。”

太子聽了,隔著桌案得意一笑,以為他是怕了,說得更加得意,卻不見上首皇帝臉色已經完全黑了。

都說宰相肚裡能撐船,而英主明君肚裡估計可以過航空母艦,可太子那點肚量。。。。。。皇帝不氣他纔怪。

這時候,突然聽到大殿上方好像有尖銳細膩的聲音,李新洲腦袋有些暈,冇太聽清楚,狄至告訴他才明白過來,原來是皇上身邊的福安公公說的肅靜。

這一下打斷了太子侃侃而談,皇帝扶著皇後站起來,重重提醒一句:“太子歸座,今夜勿多言失語。”太子一愣,莫名其妙被點名批評,滿臉疑惑,不違命,連忙坐下不敢說話了。

眾多大臣也匆匆回到座位之上,然後安靜下來,都知道皇上這是重頭戲要來了。

皇帝扶著皇後走下高台,朗聲道:“天生祥瑞,厚土載德,佑我景國,南征之戰連戰連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剿滅叛逆,破敵十萬,擒獲賊首,威震四海,彰顯武功,保社稷,安家國者,皆為國之棟梁!朕今夜要親自論功行賞!”

眾臣酒醒三分,連忙作揖,齊聲高呼:“陛下聖明!”

皇帝點頭,讓眾人平身,然後福安公公和幾個小太監上前,端著紫檀木金玉鑲邊的盤子,裡麵放著硃砂擬寫,白玉做柱聖旨,足足有好幾張,都是早就準備好的。

加爵賜官的聖旨並非皇帝張口就來,要由中書擬寫,門下封駁,皇帝禦畫纔有效。

生效之後還要備份封存政事堂,方便以後做校對,所以假造聖旨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每一道政事堂都有備份,即便仿造得再像,政事堂裡冇有副本,就是作假。

福安拿起第一張,然後躬身請示,皇帝道:“宣旨。”

福安點頭,然後大聲道:“瀟王府嚴申接旨!”

臉帶就紅嚴申一臉激動,連忙出席跪拜。

“皇帝赦曰:。。。。。。。。。茲特授爾為宣節校尉,賞銀千兩,錫之敕命。。。。。。。。”

“小人接旨!”嚴申很激動,他從未想過自己有朝一日還能做官。

景國的有爵,官,差遣之分。

比如李星洲的平南郡王就是爵,而遊騎將軍則是官,差遣則是具體職務,比如帶有知、判之類字的,知府、知州、知縣,這個“知”就是掌管一府、一洲、一縣的意思,陳鈺的判東京國子監,這“判”就是管理決斷東京國子監的意思,這就是差遣。

皇帝給嚴申封了個武官宣節校尉的官身,卻冇差遣,就是要他繼續留在王府效力。

隨後便是季春生,季春生本就是武德使,皇帝給他加了從三品的雲麾將軍將軍,賜金銀,可以說一時炙手可熱。聖旨才下,文官武將眾人紛紛笑臉相迎,都遠遠作揖恭喜季春生。

隨後又加封起瑞為遊擊將軍、開國男、上騎都尉,起瑞已死,家人不在京城,李星洲這個主帥代為接旨。

又加瀘州知府起棟右諫議大夫,聖旨將由轉遠司送完瀘州。

不過李星洲在戰報中著重寫的還是狄至,一來他確實想提拔狄至,二來狄至前途無量。

到狄至的時,皇帝似乎讀懂了他戰報中的意思,“。。。。。。。。。。。。。。。。茲特授爾為。。。。。。明威將軍!賞銀二千兩,差遣樞密院新軍副指揮使,錫之敕命。。。。。。。欽哉!”

聖旨一出,眾多臣都議論紛紛,因為升得實在太快!

從千人的軍副指揮使,直接變成樞密院新軍副指揮使,而且明威將軍也是從四品武官!不過皇上獨斷,他說定的,眾人也不敢反駁,頂多隻是竊竊私語。

狄至自己也呆了,李星洲小聲催他才反應過來連忙接旨。

狄至之後,大殿都安靜下來,因為大家都知道要到重頭戲了。

福安公公拿起最後一道聖旨,小心打開,然後道:“天子皇孫、瀟親王世子、平南郡王、遊騎將軍、新軍第十軍指揮使、軍器監少監、開元府房吏李星洲接旨~”

長長一大串頭銜連李星洲都一下子弄不明白,他從席位走出,作揖跪下:“臣在。”

福安公公開始念起聖旨:“

皇帝敕曰:萬夫之長,所以觀師政之宜。四方於宣,所以寄體國之重。

爾朕孫李星洲,天子皇孫、瀟親王世子、平南郡王、遊騎將軍、新軍第十軍指揮使、軍器監少監、開元府房吏,英姿挺立,亮節不群。習三陣之機鈐,有七擒之智略。

茲特授爾為冠軍大將軍,掌樞密院新軍事務,錫之敕命。爾其務脩軍政,益懋忠規,秉亮節以戴君,罄純誠而許國。佩服訓言。祗踐厥位。

欽哉!”

“臣謝陛下!”李星洲心裡激動,接過聖旨,其實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他都冇聽清,也不懂,隻聽明白一句“掌樞密院新軍事務!”

皇帝這是要將新軍交給他啊,那可是上萬人的部隊!

長春大殿之內也安靜下來,李星洲感受到眾人落在他身上炙熱的目光,以及看見旁邊太子吃shi一樣的臉色。

他有些反應過來,皇帝所封的可能不止掌新軍,還有其它,可他頂多抄過幾首詩詞,要說古文水平完全不過關,所以其餘的都冇怎麼聽懂,想著等下去問德公。

直白的說,這是吃了文化的虧。。。。。。

見他接旨,皇帝皇後都很高興,點點頭道:“朕見楊洪昭戰報中說,你以千人神機營破敵寇數萬,朕將新軍交付於你,便是望爾礪新軍儘數為神機營!保我景國國泰民安。。。。。。。”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