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凜陽城下,大軍圍城,到五月初,狄至從瀘州帶回大批糧食,還有兩千多人的部隊。

百姓聽說平南王大敗叛軍,圍困凜陽城後歡喜雀躍,眾多鄉勇紛紛彙聚瀘州城中,想加入王爺麾下效力,許多百姓自願送來衣食以供大軍使用。

狄至自然高興,但想到王爺再三跟他交代的:不受犒賞,不誤春耕。

他隻得統統拒絕,至於上萬鄉勇則挑出家中有兄弟的兩千人補充,畢竟冷風箐之戰叛軍潰敗,但王爺這邊損失也不少。

幾人歡喜幾人憂,起芳見到起瑞的屍體時再也忍不住,大哭一場,一月之內兩個哥哥都死了,對於她來說是個沉重打擊。

可還有很多人不知他們家人已死,因為軍隊是臨時組建,很多人是臨時編入,造籍登記根本來不及,戰死時死的是誰也無人知道。

所以英雄往往是孤魂野鬼,埋骨冷風箐邊的上萬人,一年之後,十年之後,誰會記得呢,誰會記得他們以血和性命為兩府謀求安居和平。

兵源糧食充足之後,接下來就是圍城。

本來李星洲打算藉著四月底五月初的旱季,夏風吹得天乾物燥之時,用火炮轟開城門。

但他發現自己南下所帶的火藥和彈丸已經消耗半數以上,要想破開城,估計需要好幾日的連續轟擊,火藥和彈丸都不足了。

此時還有另外一件大事還要處理。

正午,李星洲帶著嚴毢,來到大營外圍的空地中,這裡位於大營北側,到處豎起柵欄,兩千多叛軍俘虜被羈押在此。日夜有人監守。

兩千多人,又要人監視,又要吃糧食,狄至提議殺了。

李星洲一到,眾多目光彙聚到他身上,大多都是恐懼、不安、祈求。

他一一無視,打馬走到他們跟前。

眉雪十分高大,居高臨下看著下方灰頭土臉,跪滿整個山坡的戰俘,李星洲道:“你們想必都想知道我是誰,本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朝廷平南郡王李星洲。”

大多戰俘一呆,隨即腦袋埋得更低,有些被嚇得發抖。

最前麵的一個戰俘突然哭起來:“王爺,小人隻是個打獵的,冇有與朝廷作對的意思,是他們逼我的,逼我來打仗的,求王爺繞我一條狗命,繞我一條狗命吧!”

說著就砰砰砰磕起頭來。

旁邊守著的士兵見此,將他推倒在地,他立即嚇得不敢起來。

李星洲心裡有數,蘇州為何反,如何反,汪倫已經交代得一清二楚,不過是和普世大仙一般,又是一出愚弄百姓的大戲,不過想必半吊子的普世大仙。

安蘇官府和蘇州幾大商家更加演技生動,財力物力雄厚,無數無辜百姓,不過是蘇州幾大家族奪權的犧牲品。

他騎著梅雪來回踱步:“安蘇府作亂已成定論,按理來說你們都是亂臣賊子,按律當斬,株連九族。”

這話一出,很多人一下子嚇得哭出來,有人想站起來說什麼,旁邊看守士兵的弩立即對準了他,嚇得抱頭蹲在地上哭。

李星洲接著說:“不過經我細查,其中有人作梗,安蘇府百姓被矇在鼓裏,一無所知。丁毅可告訴你們,朝廷大軍為何伐安蘇府?”

眾多戰俘一臉懵逼,畢竟他們大多都是鄉勇,來自十裡八鄉,他們顯然不知道,這也驗證汪倫當初所交代之事。

朝廷大軍南下蘇州,起初並未準備伐逆,而是想逼蘇州知府給個交代,或者他能主動認罪,結果蘇州直接就反了,才成今日局麵。

若追根揭底,安蘇府能反,最大的成功就在於官府和幾家大商聯合,忽悠所有百姓。

結果官府勢力又被大商中的丁家攛權,機關算儘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百姓的力量纔是最大的。

不欺騙百姓,他們幾大商家外加安蘇官府,即便有再多銀子,糧食,甲冑兵器,若不得人心,也冇法鬨出這些事來。

李星洲歎口氣,死那麼多人,鬨那麼大事,無非是因資訊技術受限,交通不便導致。

“你給本王說說,蘇州叛亂始末,若實話實說,免你不死。”李星洲對剛剛一個勁磕頭求饒的戰俘道,戰俘感恩戴德,激動連連的給他說起來。

不能聽人一麵之詞,汪倫作為蘇州高層,而這些戰俘是蘇州底層,若是他們的話能對上,十有**就是真。

戰俘連忙從他的角度一一交代叛亂始末,包括丁毅怎麼對百姓說,蘇半川怎麼告訴他們等等,這其中自然諸多欺瞞。

比如朝廷欽使末敏雲本是來問知府蘇半安之罪,因為他兒子參與刺殺皇帝。結果在蘇半川口中就變成問全安蘇府之罪。

朝廷大軍南下本是後手,如果蘇半川拘捕,才由大軍出擊,殺入城中生擒。結果在蘇半川口中,朝廷大軍就變成無緣無故討伐蘇州之軍,還隱瞞他們刺殺皇帝之事。

聽他說完,李星洲越發感到其中黑暗。

百姓被先受叛軍禍亂,又受廂軍欺壓,民憤積累到極致就要噴湧而出,結果偏偏這時氣勢洶洶的朝廷大軍來了。

朝廷大軍在哪?為何而來?百姓不知。

隻有官府知道,因為安蘇府掌握話語權,有話語權就可以為所欲為,他們怎麼說,百姓就怎麼信。

話語權自古以來都是十分可怕的天下利器,大多數時候掌握在官家手中,具體下來就是文人。

如果看五四遠動之前不難發現,隻要對讀書人有利的曆史形象,大多會被傳頌塑造得十全十美,如同聖人,比如孔子、孟子、諸葛亮等等。

以諸葛亮為例,因諸葛亮做到讀書人的終極理想,不為國君實如國君,位極人臣。所以不管他原本何人,真的假的,演義也好,野史也罷都會往他身上加,久而久之,百姓也就信以為真。

而魏在正史為正統,但魏之曹操確被罵得最慘,被妖魔化,被讀書人各種貶低,久而久之百姓也就恨曹操了。

追根揭底,曹操為何招掌握話語權的讀書人恨,無非因他提出“唯纔是舉”,人有才就用,管你是不是讀書人,是不是士人,這損害文人利益,所以會被口伐筆誅。

如今情況也是,掌握話語權的安蘇官府和丁毅,動動嘴就忽悠這麼多百姓。

百姓不知道,叛軍作亂,廂軍欺壓,都是蘇州官府和商人自導自演的戲罷了,就連朝廷大軍要踏平蘇州也是謊言。

言語之利,千萬倍勝於刀劍!

它輕輕鬆鬆擊敗朝廷禁軍,輕輕鬆鬆葬送數十萬人性命,輕輕鬆鬆讓兩府之地、千裡沃野民不聊生。

李星洲站在他們麵前,字正腔圓的大聲道:“丁毅也好,蘇半川也罷,什麼都冇告訴你們,你們不知朝廷欽使為何南下,為何大軍要來,那本王就告訴你們。

因為蘇半川之子蘇歡,還有丁毅在京城謀劃刺殺皇上,計劃敗露,他們一路逃回蘇州,欽使大軍所到,隻為討伐逆賊,何來踏平蘇州之說!”

這一下,所有戰俘都愣住,因為這個他們從官府那聽到的完全不一樣。

“還有,廂軍作亂,搶奪民財糧食,官府給你發糧食,你們以為蘇半川仁慈愛民?

可本王卻從蘇州大商汪家家主汪倫那逼供出,廂軍和官府沆瀣一氣,蛇鼠一窩,廂軍搶糧給官府,官府就把西村搶的糧放給東村,東村奪的米送到西村,以此博得人心!”

這下,所有戰俘更加目瞪口呆,都低聲議論起來。

李星洲騎馬來回,歎口道:“罷了,你們也是無辜之人,本王無意殺人,回去吧,將我今日所言之事仔細想想,好好琢磨,去好好印證,告訴你們家鄉父老。

同時你們好好記住,本王以朝廷平南郡王身份做保,蘇州人有罪者,賊首丁家、蘇家,其餘人等皆為之矇蔽,朝廷大軍到時若不抵抗者,可免罪。”

說完他對旁邊士兵道:“送他們出營。”

一下子,所有戰俘都歡喜起來。

李星洲想了想,又高聲道:“記住,今日本王所說,萬不可當著上官之麵妄說,隻可說與家人親友聽,因言之禍已至餓殍滿地、積屍盈野,本王也不想你們白白送性命。”

話音落下,戰俘們都安靜下來,用一種奇異的目光看向他。

“走吧,若下次,還敢站在本王陣前,你們定會冇命!”李星洲自信滿滿的說。

戰俘們默默點頭,隨即有人跪下磕了頭,然後才起身離開,眾多戰俘也如同感染一般,急於求生的人們彷彿戰勝對死的恐懼,一個接一個叩首一拜,然後才被送離軍營。

李星洲也知道這些人下次見麵,有可能是站在他對麵,畢竟個人在集體意誌麵前何等渺小,他們即便再不想,也會身不由己。

可正如他所說,因言語矇蔽,死的人已經夠多。

再者,政治永遠是拉攏大部分,打壓一小撮,首惡必辦,從惡勿查,他也想通過這些人,揭穿丁家和安蘇官府的謊言,然後孤立他們。

所以李星洲才說,朝廷隻有丁家、蘇家問罪,餘者無罪。

兩千多張嘴,足夠丁毅吃一壺。

丁毅不是喜歡以言論控製人,欺騙人嗎?

那他也該嚐嚐濫用話語權的惡果,百姓認為官府的話是權威,那麼他一個朝廷王爺,平南郡王的話,是不是權威呢?

拭目以待。。。。。。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