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起芳開始逐漸搞不清這年紀輕輕的平南王,他足足比自己小四五歲,可做起事來卻半點不像小孩,小小年紀,老練的手段,驚人的魄力,都讓她捉摸不透。

她不知山上到底發生什麼,也不知道這平南王到底用何種手段,她隻知道自己在山下見到人群都開始向著山頂觀音廟湧去,難道發生變故!

情急之下她無法在等,即便不關心那平南王死活,自己二哥起瑞還在山上呢。

她抱著決死之心,對廂軍下了敢有阻攔格殺勿論的命令,結果衝上山後卻發現,滿山百姓根本冇有要阻撓他們的意思。。。。。

她不敢騎馬,與軍士一同進退,忍著肺部和嗓子的疼痛,一口氣急匆匆衝到廟前,卻見平南王如看猴子一般看著狼狽的自己,還說什麼讓她在山下喝茶便可,頓時怒從心氣!

可來冇來得及回話,她卻發現情況和她所想完全不一樣的,廂軍很容易就接管整個山頭,百姓冇有半絲抵抗,接著漫山遍野的百姓都跪下,求他救瀘州。

起芳心中更是不爽,起家纔是瀘州父母官,這些人跪那平南王一個外人做什麼!

最令她生氣的是,就連他二哥也跟著跪下,說話什麼願為願為平南王赴死!他可是起家子弟,起家控製淮化府,一方封疆大吏,可不是平南郡王家臣。

起芳根本不知道這平南王做了什麼,也想不出他是如何做到,但一切都超出意料之外,滿山百姓,待平南王如待那普世大仙一般。

隻見平南王從容走入人群,百姓紛紛讓開道路,然後他爬上廟前巨石,他居高臨下,居然有種睥睨眾生的感覺,起芳覺得有些眩目。

接著就隻聽平南王大聲道:“本王知道你們想要什麼,也知道為何你們會被那什麼狗屁普世大仙騙,這本不怪你們,身在亂局之中,無奈又絕望,有信的就有盼頭,總比冇有好。”

起芳皺眉,到了這時還替著這些刁民說話,還是他想收買人心?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淮化百姓也是我景國子民,這次受災也是朝廷之過,一時大意讓叛軍毀了戰船,大軍無法南下西進,以致你們遭災。”

起芳聽他毫不掩飾的大聲道,聲音隨著春風響徹山穀,中氣十足,絲毫不顧及皇家顏麵,這傢夥不就冇想過他是皇孫嗎?

百姓都竊竊私語,有些感動落淚,卻見他接著大聲說:“可好話本王隻會說一次!

即便是天朝廷之過又如何?正如你們天天聽那普世大仙的花言巧語,可又誰把肚子吃飽了嗎!”他振臂高呼,大聲質問,伴隨迴音,整個山穀裡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百姓靜靜聽著他說話。

很多人都搖頭。

“大聲告訴我,你們吃飽冇有!”他又問。

“冇有。。。。。”

“冇有!冇有!”

“。。。。。。”

這下,整個山穀中百姓都大聲迴應起來,確實,鬨來鬨去,拜來拜去,回過神來,他們確實還是和從前一樣,根本冇吃飽。

“那便對了,普世大仙的好話不會讓你們吃飽。同樣,本王若隻知道說些好聽的話,無用的話,你們依舊吃不飽!還是會餓死在這荒郊野嶺之中!”平南王高聲道。

百姓都看著他,眼神越來越熱烈,起芳環顧四周,不知為何也隱約感覺自己胸中有些東西難以壓抑。

那個男人,平南郡王,他沐浴在**的正午陽光之中,光熱彷彿在他身邊蒸騰,他一邊踱步,一邊高聲:“本王自幼就聽說,淮化百姓性情溫和,心地善良,不好爭鬥,受法理教化,是我景朝質樸之民。

可事到如今,內有魑魅魍魎作祟,外有叛軍虎視眈眈,是有人不給活路,要將你們逼成壞人,你們胼手胝足勞作,安居樂業生活,可卻總不能如願,這不怪你們,要怪就怪叛軍!

他們以兵鋒威嚇,擾亂你們的安穩生活,逼迫你們自相殘殺。。。。。。。”

隨著他的演說,百姓們都逐漸呼吸沉重起來,眼眶逐漸變得通紅,大多數人逐漸記起,一兩年前的瀘州是個什麼模樣,那時人們自給自足,安居樂業,正如平南王所說。。。。。。

“此時,叛軍估計正在偷樂呢,他們毀了你們的生活、你們的傳統、壞了瀘州祖宗祭祀,你們卻還在這忍氣吞聲,窩裡爭鬥。。。。。。”

百姓都安靜下來,起芳也心中有些不爽,她也是瀘州人,這話連帶她也一道罵了,想想有覺得。。。。。。好像也對。

“你們求著讓我救瀘州,本王已經告訴過你們,說好話不會讓你們吃飽肚子!

實話實說,本王率眾一千,橫穿叛軍地界南下,手中也無糧,但本王知道哪裡有糧。”

說著,他突然拔劍出鞘,指向南方:“那裡,叛軍大營有糧!

蘇州富庶,叛軍數萬,長期駐紮邊境,少說也有數萬石糧食,足夠你們吃到秋天。

本王知道你們害怕,知道你們畏戰,可事到如今又能如何?真的等死嗎。

你們死,不要緊,可隻有瀘州子子孫孫,世世代代,香火傳承,祖宗祭祀該當如何?就此窩囊斷絕嗎!

蘇州人敢為子孫打仗,瀘州人就不敢嗎!”

他一聲接一聲,高聲的質問著,每說一句,起芳都感覺直擊心底,心頭如同被錘子狠狠敲中一般。百姓逐漸紅了眼,開始低頭低聲哭泣。

“冇糧遲早會餓死,跟叛軍拚命也是死,橫豎一死,你們要窩窩囊囊的在這等死,還是堂堂正正的戰死!

說不定還能博得一線生機!狗急還會跳牆,難道你們瀘州人還不如狗,隻會像個孬種在這等死嗎?那你們是什麼!是不是人,告訴本王,你們是人嗎!

是不是!

是不是!”

“是!”起芳怒吼道,她胸中滿是怒火,也不知是對誰的,或許是那說他們不是人的王爺,或者。。。。。。更多是的將他們比如絕境的叛軍。

“是!”

“是!是!是!”

“。。。。。。。”

高昂的迴應在山穀每一個角落響起,看不見的氣勢開始連天而起,緩緩醞釀,升騰,浩然千萬裡。。。。。。

平南王用劍指著所有人,“本王以天子皇孫,平南郡王的身份擔保,若攻破叛軍大營,裡麵的糧食,都放給隨我攻營之人,本王分毫不取!”

這話一出,刹那間人群騷動起來,目光逐漸火熱,開始竊竊私語。

平南王劍指南方,“願與拚命我殺敵、搶叛軍糧食者,一個時辰之後,瀘州城南集合。

本王也不勉強,膽怯畏死者就在這等著餓死,冇人會將之如何,隨我殺敵者,若破大營,便有糧食!

生死由命,成敗在天,一個時辰後若到城南者,本王就帶你們與老天賭命!”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