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風聲呼嘯不斷,四月初的春風更加肆無忌憚。

神機營上千將士,加之起芳帶來的衙役廂軍合併一處,足足有三千人左右,這是一支龐大的隊伍,瀘州城本就不寬敞的街道幾乎被塞擠得滿滿噹噹。

普通人見了都躲得遠遠的。

隊伍浩浩蕩蕩,一直向城西走去,一路上,很多廂軍都戰戰兢兢,反而神機營士氣高漲,隊列整齊。

“王爺想過自己要做的是什麼嗎。”走著走著,身邊的起芳突然問他。

李星洲看她一眼,見她眉間隱憂,忍不住笑起來:“當然知道,事到如今箭在弦上,本王豈會不知。”

“那。。。。。。那為何平南王看起來絲毫不憂心。”起芳不解的問,這可是搏命的做法。她眉宇之間露出不滿,毫不掩飾,大概覺得如此行事太過草率。。。。。

李星洲好笑的說:“難不成非要哭出來起都統才覺得我心中擔憂,便能放心下來嗎?”

“那倒不必,不過至少也不用這麼笑吧。。。。。。”起芳無語:“王爺可知所為之事如何艱難。”

李星洲看她一眼:“你倒是質問起本王來了,不過虎落平陽被犬欺,誰叫本王手中無兵,還流落他鄉呢。”

他開玩笑隨意的說,不過事實卻是如此,普通人想必一聽他朝廷平南郡王的身份早被嚇住,可起芳不是,她極有權欲,自己隻有一千多人,起芳衙役加廂軍能湊兩三千,這種情況下她自然不可能老老實實聽令。

“平南王言重,若想罵人便直接些,不用拐彎抹角。”起芳不忿。

李星洲隻是笑笑,並未在意話中的火藥味,他喜歡幽默的人,幽默是交流的最大智慧,太過嚴肅和死板有時會成為累贅,幽默的底蘊是胸中豪氣和樂觀向上的積極。

正如《三國演義》中曹操敗走華容道之時,他那三笑,笑周瑜少謀,諸葛短智,成為多少後世譏諷的話柄。

可卻正因這三笑,李星洲反而深深喜歡上了這個曹操。

當麵對絕境和生死考驗之時,尋常人在那種生死關頭彆說開懷大笑,就是冷靜思考也做不到,曹操能幽默的將其化為對自己智慧的挑戰,幽默而豪邁。

亦如當年**長征亦是如此,追兵在後,條件艱苦,時不時還有要命的空襲,說不定何時就會運氣不好而喪命。如此境地,肩負數萬人性命,可老毛邊走還邊觀山色,寫詩詞,瀟灑自如,活得儼然如同浪漫豪邁的大詩人一般。

這就是領導者的胸襟和氣魄。

那種凝刻在骨子中的樂觀和積極,比任何東西更加有用,使得曹操和**這類人註定會成為優秀的領導者,他們除去智慧,本事身也無時無刻不散發著人格魅力。

如果你的上司終日愁眉苦臉,垂頭喪氣,說話做事毫無底氣,即便再有才能又如何,誰會願為他拚命努力?

樂觀是會傳染的,同時消極也是,而身為領導者,一言一行都會感染無數跟隨者。

李星洲其實前世就明白這些道理,不過和起芳自然說不明白,他自信的笑道:“今日本王一去,當然是去拚命的,瀘州生死存亡在此一舉,我當然知道。”

他說著拍了拍胯下昂首挺胸,走路平穩的眉雪:“不過即便如此那又如何,你看我的眉雪,若事出意外,隻怕它也活不成,可它從容自若,冇半點緊張受驚。”

“你!王爺是罵我不如你胯下的馬兒嗎。”起芳生氣道。

李星洲一邊走一邊說話,扯開話題:“在京都,百姓都稱本王為京都大害,可我卻依舊是平南郡王,依舊監督朝廷大軍,起都統可知為何?”

“為何?”

“因為善行並非常智行,惡行亦非常愚行,有些事情,隻有我這樣的惡人才能來做,人們眼中的壞人有一個好處,那就是不受牽扯,不會因名聲而拖累,不會因道義而禁錮,所以本王什麼都敢做,無所畏懼,心無掣肘!”李星洲高聲說完,然後自信的看了起芳一眼:“本王無不能成之事,哈哈哈!”

嚴申和狄至都挺起胸膛,緊緊跟在他身後。

起芳呆了一下,不說話了,神機營軍士每人牽著一匹馱馬前進,馱著火藥彈丸和食物,各個士氣高昂,正午不到,他們的隊伍已經彙聚到城西觀音廟山腳。

李星洲騎在馬上,放眼望去,山穀兩邊的山坡上,冇有樹木,隻有被啃食得差不多的灌木樹樁,整座山光禿禿的,都是被人啃食感覺的。

還有許多臨時用麻布,甚至木架搭建的棚子,滿山都是人,密密麻麻看不到邊,還散發著老遠就能聞到的惡臭。

三千多人,甲冑齊全集結在山腳,一下子便引來山上人群的注意,眾多目光都看向他們,大多都不友善,驚恐、排斥、畏懼、憤怒。。。。。。充斥其中。

山頂的觀音廟前,守著數百手拿長棍,剃光頭,露出半個肩膀的和尚,不過好些人連頭髮都冇剃乾淨,甚至幾乎冇人穿的是和尚的袈裟,都是麻布衣服露半肩。

這山上至少有上萬百姓在跪拜。。。。。。。

好些廂軍已經嚇得開始後退了。

神機營士兵快速上彈,然後排好陣型,有條不紊,即便麵對漫山遍野十幾倍於己的不善目光,依舊冇有亂了陣腳。

李星洲不知道是火器的強大給了他們信心,還是信任訓練的效果,可無論如何,他都高興的笑起來。

起芳覺得有些丟臉,但也冇辦法,隻是好奇的問:“王爺想好了,真的不怕死嗎。”

“怕,是人就會怕死,不過怕不等於退卻,你說起家人審時度勢卻不卑躬屈膝,我天家子弟也是,死孰能不懼,但直麵生死豈不也是一生難有幾次的每妙經曆。”他說著大聲下令。

“嚴毢,舉王旗開路,傳話朝廷平南郡王召見普世大仙!”

嚴申得令,接過黃底金字大旗,深吸口氣,打馬上前,口中大喝:“天子皇孫,朝廷平南郡王,召見普世大仙!”說著便騎馬走上通往山頂觀音廟的大道。

如果想要擊敗丁毅,幾千軍隊是不夠的,李星洲隻能放手一搏。

身前不過三四百米,左右縱橫寬闊的山穀中,漫山遍野都是人,嚴申騎馬自顧自走上去,居然冇人敢阻攔,都挪開道路來,一時間,氣氛凝重到極致,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生怕突然生變。。。。。。。

“天子皇孫,朝廷平南郡王,召見普世大仙!”嚴申一邊走一邊在人海之中高聲大喝,儼然有雖千萬人吾往矣的磅礴氣勢,身後的神機營軍士見此軍心大振,李星洲卻能看出嚴申身體在微微顫抖。

這是無形的交鋒,嚴申的喊話其實就是挑釁,到底是他普世大仙大,還是皇帝大,就看誰能撐住。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