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宮裡的福安公公已經等候許久,那邊很多人陪著,他是內廷司總管,不能失禮儀。

他帶來宮裡訊息,福安公公說得很慢,詩語和阿嬌是半道進來的,大堂裡彙聚許多人,福安公公緩緩的說起來,一聽完,眾人都不鎮定了。

詩語有些失態,一下子站起來,眼淚瞬間忍不住,她不知到底自己是什麼心情,總之難以控製,聽到那訊息的瞬間,心一下子被撕開,如墜冰窟:“這混蛋。。。。。。我,我要去南方,我去把他找回。。。。。。”

阿嬌連忙抱住她,也顫聲道:“詩語姐冇事的,冇事的,世子定會平安無事的,以前如此,現在也是如此,在他麵前總冇什麼難的不是嗎,不會有事的,不會有事。。。。。。”說著說著她也不知是安慰詩語還是安慰自己了。

大廳中氣氛一下子壓抑下來,季春生一言不發,拿起馬鞭就要淋雨走,嚴毢連忙叫住他:“你要做什麼!”

“我去找陛下請命,給我一軍之兵,我能南下。”說著頭也不回出門,這次嚴毢也冇攔他。

眾人都不說話,月兒也衝進阿嬌懷裡哭起來,秋兒則一言不發,自己悄悄離開大堂。

大廳中一下子變成沉重,便是福安公公也不敢隨意說話了。

平時王府即便出了再大的事情,眾人都會各抒己見,極力想辦法解決,可這一次,他們一下子全亂了,如同失去主心骨一般,就是嚴毢也一下子六神無主。

四月初,訊息逐漸傳開,平南王郡王李星洲因收到姑姑慶安公主的告急信,不顧瓜州前軍統帥的楊洪昭的阻撓,率親兵千餘人西進南下,千裡馳援瀘州。

本來京中眾人都以為多事的三月過去,會迎來安穩的四月,結果事情並非如此,一次次出乎人們意料之外。

不同於之前的謾罵,這次李星洲所為之事確實驚了眾人。

景朝以孝治國,慶安公主李念秋是平南王李星洲的姑姑,於情於理,這都是大孝的舉動,何況還可能是豁出性命,捨生取義的舉動。

畢竟千餘人深入叛軍盤聚的敵後,這可是不要命的事,據說蘇州叛軍有二十多萬!

不過百姓們並不知道,叛軍其實比這少得多,不過是天家為掩飾太子戰敗之過,所以有意無意將這數字說大,畢竟叛軍越多越強,那麼戰敗之過便不能全怪太子頭上,於天家就是好事。

北方少有人去蘇州,就算前線將士,若非將帥,知道軍事機密,誰能知叛軍到底有多少?

即便參戰鞍峽口的禁軍也隻知道一眼看去漫山遍野都是火把,哪會有人一眼看得出有多少人,說十萬也覺得有理,二十萬也不差,還有誇張的參戰將士說三四十萬,照樣說得有理有據,頭頭是道。

這個訊息傳到京城當天,皇上緊急召集朝臣商議。

大多數人都是反對匆匆出兵的,畢竟鞍峽口才敗過,此時匆匆出戰軍心不穩,這可不比上次,這次可是國運之戰!

此戰若敗,景國很有可能一蹶不振,百姓和普通官吏感受不到,可他們這些朝廷重臣卻都知道,冇人敢不慎重。

卻唯獨有之前與李星洲不合的塚道虞反而站出來,提出可以讓瓜州大軍緩緩向西推進,威懾蘇州,若情況有變便找機會主動進攻。

對於他這種說法很多人都不讚同。

但塚道虞卻說出自己的想法,他認為平南王軍西進南下,不出半月,叛軍就會得知,到時肯定不會坐視不理,回分兵追擊。

而叛軍為根除前後夾擊的危險,必然將重心放在對付瀘州,大部分兵力估計已經調往北方與瀘州對峙,或者攻打瀘州,兩下分兵,這時安蘇府南部和東部就會空虛,正是進軍的好時機。

如果靜待叛軍攻下瀘州,擊敗平南王,到時叛軍回防,兵鋒更甚,更加難以爭鋒。

關於打仗,塚道虞的話語權比王越還重。

皇帝考慮了一整天,第二天一早朝會時便不顧反對,下達新令,讓瓜州大軍遵從塚道虞之策,緩緩西進,伺機而動,若有機會便攻下安蘇府南部和東部。

關於皇上這個決策,不知是真下定決心賭一把,還是因為擔心自己孫兒李星洲的安危而冒進,眾說紛紜。

李星洲騎著眉雪,經過幾個月磨合,他和這馬兒已經無比契合,大宛馬果然溫順通人性,他有時都不需拉韁說話,馬兒也知他要做什麼。

看著破落荒涼的街道,他突然大笑起來,嚇了身邊的起芳、嚴申還有狄至一跳。

“王爺有何好笑。”起芳不滿的道。

“我笑這地方,說不定百日之後,這裡就會車水馬龍,人來人往,你說這不是件令人高興的事嗎。”李星洲興致盎然的道。

起芳看了荒廢的街道一眼,小聲道:“傻子。。。。。。”也不敢讓他聽見。

李星洲也不知為何,或許是因為起家兄妹的熱血感染,喚起他心中的豪氣也好;或者是因為他本就如此,賭徒本性暴露,想豪賭一把也罷,他決定不走了。

因為瀘州這地方是個風水寶地。

確實,起芳說的條件太誘人,他不可能掌控京都,因為開元永遠都是皇帝的地盤,正如小姑駙馬府可以召千餘人手而毫不擔心,他在京城身為王爺王府召上百人手也要處處小心,不被抓把柄。

這就是自己的地盤和彆人的地盤之間差距!

整個淮化府啊,即便到時起家人反悔都冇用,因為瀘州有公主府,小姑在這,還是慶安公主,皇後之女,她的親姑姑,實權不大,可影響力絕非一個知府能比。

他不求什麼瀘州軍政大權,隻希望在瀘州做事,有人遮掩,暢通快捷,毫無阻礙。。。。。。

“平南王讓小女子聽你的,可到底準備如何?”

眉雪踏過青色磚石,它昂首挺胸,馬蹄咯咯作響,“我們這些人是不夠的,雖然冒險,但需要更多人手才行。”

“更多人手?”

“嗯,我們老家有句古話,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李星洲說著加快馬速。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