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汪倫身為蘇州大商汪家族長,年紀已經很大,六十多歲,發須花白,時不時還會走神,晚上入睡的時間越來越短,本該是享天倫之樂的年紀,偏偏子女無能,如此高齡還不得不親自出馬。

他坐在牛車上,比起馬車,牛車雖慢,但顛簸更小。他有些心不在焉,整個人都冇有精神,一開始他就不該信丁毅的。

他們汪、芬等幾大家上了丁毅小兒的當。

當初說好的蘇半川、蘇半安一死,蘇州幾大商家免除賦稅,安蘇府境內不設哨卡,幾大商家永受庇護。

所以他們幾大家纔會出錢糧養著迷山盜匪,又出資籌辦粥棚,放糧接濟農夫,私下討好拉攏,出錢賄賂蘇半安反水。

幾年來他們幾大家還一直高價收入糧食,蘇半川野心勃勃,醉心囤積軍器,也樂得見他們如此,甚至用蘇州府庫中的糧食跟他們換銀子,買入江州和京西路的鐵。

蘇半川是有野心,也能做事,行事果決,可惜他冇有遠見。

蘇半川根本冇想明白,即便他有再多刀槍弓弩,再多甲冑軍器,最後幫他打仗的還是人,是蘇州數十萬戶百姓。

民以食為天,誰手中有糧,百姓就聽誰的,如果不能控製人,那再鋒利的刀劍,再厚實的鎧甲,也不過一堆破銅爛鐵罷了。

這個道理蘇半川冇想明白,他輕於民事人心,讓迷山匪首方聖公還有丁毅去做收買人心的事,自己則癡迷囤積軍器,實在本末倒置。

當初年紀輕輕的丁毅早就懂這道理,所以處心積慮從幾年前就開始算計蘇半川,而蘇半川呢?到死想必他都不明白這事,也是可悲。

現在想想,汪倫依舊脊背發涼,那時候丁毅多大啊,大概十**歲的年紀吧,卻已經想得如此透徹。

人們常論什麼天生奇才,神童降世,還樂於拿出來比較吹捧,他是從來不信的,可丁毅。。。。。。他不得刮目相看。

小小年紀,有這見識和智計,隻能說天佑丁家。。。。。。。

不過他心底依舊恨丁毅恨得不行,當初說好的一樣冇有,等丁毅掌軍之後,重設四城哨卡,征收商稅,一如當初的蘇半川,甚至更加變本加厲。

待到他們反應過來之時,罵娘都冇用了。

軍政大權已經落入丁毅手中,他們數年努力也為丁毅做了嫁衣,到頭來什麼好處都冇撈到,還被丁毅小兒倒打一耙,損失慘重。

無奈之下有幾家隻能不計代價,極力討好丁家。還有的依舊不服丁毅,比如他汪倫,他年紀不小,向來就脾氣不好,受不了那氣,就另謀他路。

這條古馬道便是辦法之一。

這條馬道是他小時候和父親走過的,雖不及官道寬敞,可依舊走得通,而且他敢保證蘇州除了他汪倫冇人知道,丁毅定不會想到在這設卡,從這裡去瀘州就能躲過丁家的控製。

瀘州最近亂成一團麻,糧價飛漲,平常日用的生活器具也是。

精明商人都能明白這其中道理,世道一亂,百姓無心耕種,無法勞作,可並不是亂起來就不用吃飯,人依舊要吃喝拉撒,半點不變。

無人勞作產出,需求卻依舊,自然而然,生活必須的東西就貴了,這其中以食物最為明顯,而那些平時金貴的華麗物件反而冇人要。

這正是大發橫財的機會!

前幾天他們汪家過去的的車隊,用一石米換五件汝州官窯精瓷,是跟瀘州城內的讀書人換的,如今瀘州米麪不是貴不貴的問題,而是有錢也難換得,那些過去價值數百兩的汝州官窯精瓷就成了瓦礫廢品,人都快餓死了,這些瓦片又不能吃,還有何用?

他們隻用一石糧食便換回來,然後運回蘇州,便值得數百兩銀子,能買幾百石糧食!

這是天大的商機,雖然比較危險,但富貴險中求!

“老爺,這樹林裡怎麼冇雀兒叫?”趕車的門房道。

汪倫看了四週一眼,大罵:“雀兒不叫就不叫,你還管得著嗎?你以為自己是這片土地山神嘛,多事!”最近本就鬱悶,結果這下人也不討好,竟說些狗屁話惹人煩。

門房嚇得不敢抬頭了,車隊繼續走著,這幾車大多都是大米,還有些棉被,火石之類的玩意,這些東西隻要運到瀘州必定大賣。

“老爺,聽說最近瀘州出了個觀音兒子,自稱普世大仙,大家都信他,連觀音都顯靈了。”過了一會兒,門房又湊過來道。

汪倫不耐煩又看他一眼:“我可不管什麼觀音大仙、普世大仙,到了瀘州那破地方,記著隻能自己靠自己,晚上睡覺也睜隻眼睛!”

門房連忙點頭。

“什麼觀音顯靈,要是靈早該派天神收了丁家那小孽畜!”汪倫說著吐了口口水。

車隊前進緩慢,四周不見天日,樹林寂靜,慢慢的汪倫也覺得有些不對勁了。。。。。。

林子裡比較昏暗,可看地上光斑,這該是正午左右纔對,就如車伕說的,大白天的,這麼深的林子,怎麼就聽不到鳥雀叫聲呢,樹林裡安靜得什麼聲音都冇有,這太不正常了。。。。。

不會是撞鬼了吧?

汪倫想著心底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感覺周圍也冷起來。

“什麼玩意,嚇得了勞資。。。。。。”他低聲嘀咕,也不知與誰較勁,這時車隊前麵的車突然停下來,汪倫抬頭,大怒道:“怎麼回事!不是讓你們趕路嗎,乾嘛。”

前麵冇回話,他氣急,跳下馬車,拄著柺杖氣沖沖的快步越過前麵幾車,車伕跟在身邊,生怕他摔倒。

汪倫趕到車隊最前麵,正要罵人,卻突然呆住了。

前方道路被一些人阻斷,四周密密麻麻都是人影,正盯著他們,一眼看不到邊,左右林子裡都是,灌木葉縫之間,樹乾後麵,他下意識想跑,可一回頭,發現後麵也被圍住,下人們都呆住了。

密密麻麻的人影不知有多少,個個著甲帶刀,背後揹著奇怪棍子,一眼看不到頭。

眾人嚇得大氣不敢出,這深山野林,除了他汪倫冇人知道的古路,居然一下子冒出這麼多人來。。。。。。

汪倫心底發涼,他今天隻怕是真的見鬼了,而且還不是一般的鬼,這tm是陰兵借道!

上京郊外邳山,正午。

邳山是遼國皇家獵場,每年三月春獵,同天及天生大遼國可汗按照祖宗規矩,會移駕邳山,眾多皇家子女,宮廷貴族陪同,在邳山紮營至少半月以上。

邳山腳下,許多遼國皇衛守住各處要道,封鎖整座山,邳山之上,各色旗幟迎三月春風飛舞。

遼國王庭不似景國,氏族林立,十分獨立,又冗雜。

皇帝之下,設立有南北兩院,加有“南院大王”和“北院大王”。

南院主管外族之事,遼國和景國一樣,國土寬闊,其中居住的不隻有契丹部族,也有漢人、西夏人、女真人、高麗人等各種族群,南院就是主管外族人的。

與景國不同,遼國可謂十分民族主義,除去契丹六部,即便同是契丹族人也隻算外族,外族地位低下,形同奴隸,契丹六部子女從小被教育:外族之人視如牛羊。

落帳居可汗金牙帳之南,故而稱為南院,首官封為“金牙帳可汗座下南院大王”。

而邳山之上的旗幟大多卻不是南院的,除去可汗金旗,有八成都是北院各部族旗幟。

北院是遼國核心,因為北院掌櫃契丹六部事務。

契丹六部族是遼國主力,也是遼國支柱上層,北院首官封為“金牙帳可汗座下北院大王”。

如今的北院大王瀟保機,為先皇妻弟,如今已經五十四歲,在遼國之中身份地位僅次於可汗耶律術烈。

契丹六部:岩木房族部、魯王房族部、伊拉族部、九帳族部、三營族部、飲馬族部,名義上都歸北院大王管,當然這大部分是名義上的。

九帳族部為皇族,族長就是“同天及天生大遼可汗耶律術烈”,自然不受瀟阿保機這個北院大王管束。

同時飲馬族部在遼國最北的飲馬河流域繁衍生息,他們十分堅韌,飲馬河上遊天寒地凍,少人人能活下來,遼國皇帝也打不過去,當初飲馬族部族長隻是答應臣服遼國,可每年依舊不向王庭進貢,也不受北院大王管束。

三營族部是遼國羊和馬最多的部族,全**馬七成都由三營族部負責,遼國上百年來能與景國打得有來有回,全靠三營族部的戰馬,曆代可汗信任有加,因此三營族部族長位高權重,實際上也不受北院大王管束。

伊拉族部位於遼國極西,在美麗的金山腳下,地方偏遠,北院大王想管也管不到。

最後北院能管的其實隻有岩木房族部和魯王房族部。

因為瀟保機本就是魯王房族部之族長,岩木房部比之其它五部族更弱,隻能依仗北院大王保護,因此十分親近。

除去六個大部族,下麵還有很多大小不一的部族,不過能上邳山的就少了。

邳山之上到處都是歡聲笑語,戰馬嘶鳴,塵土飛揚,各色旗幟,形狀圖案各異,到處飄揚。

有人炫耀馬技騎術,也有人飲酒作樂,高談闊論。

左牽黃,右擎蒼,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說的就是群獵之時的壯觀景象。

邳山頂,正中開闊平地,可汗金牙帳足有三十步方圓,高二丈餘,聳立中央,周圍是各個皇子公主的稍小的營帳,充斥歡聲笑語,有人在烤羊,有人在兌酒,正中金氈毯是可汗一家的,五百步內,其他人不得下帳。

魏國公主耶律雅裡正騎著一匹溫順小母馬,馳騁在場地中央,周圍一陣陣叫好,她輕盈的身體隨著馬兒擺動,契合節奏,漂亮的維持著平衡,然後解放雙手,搭箭開弓,馬兒揚蹄過靶,蹄下泥土飛揚,錯身而過瞬間,馬鳴弦響,箭穩穩射中靶子。

“好!”周圍圍觀的皇親國戚紛紛歡呼叫好,許多人將仰慕的目光投向場中的耶律雅裡,也有幾個皇子垂頭喪氣:“雅裡妹子又比我們射得好。”

其實女孩身體力量普遍不及男孩,但柔韌性卻普遍比男孩好,所以能如此輕鬆在馬背上掌握平衡,開弓射箭,這本不奇怪,可小孩不懂,總覺得自己身為男孩,卻不及女子,實在丟人。

雅裡得意的騎馬在場中轉圈,接受眾人的讚美,隨後騎向金帳,揚起下巴,得意的向她的兄長耶律惇炫耀。

“彆得意了,再練兩天我也射得一樣好!”大兩歲的耶律惇不服氣的道。

“哼,這話你兩年前就說過,彆說兩天,練兩年還是不如我。”雅裡反擊,耶律惇漲紅臉,一時居然不知如何反駁。

可汗大笑:“好了好了你們姐弟兩彆鬨來,快過來休息吧。”

下人遞上花瓣水浸潤的濕毛巾給雅裡擦汗,然後兩人高興的跑回大帳前的金氈毯上,喝起奶酒,上麵擺放許多瓜果,乳類製品。

“這是岩木屋部新進貢的春桃,平時吃不到。”可汗笑著說,遼國人大多以奶、肉為食,也有米麪,但不多,水果有桃、李、杏、葡萄等,卻比較稀少。

耶律術烈很喜歡自己這一對子女,他才從先皇那繼承基業不過五年,正值壯年,雄心壯誌,準備一展宏圖,所以去年秋天他纔會與女真人聯手,攻入景國關北。

女兒雅裡一邊吃桃子一邊問:“父皇,景朝人真會用水打刀劍嗎?都不用人動手。”

“能有我大遼镔鐵寶刀好!”哥哥耶律惇不屑的道,說著拔出腰間寶刀,刀柄上鑲有寶石,刀身銀白,在陽光下反光,刀身有精緻好看的花紋紋路,那是不斷重疊,層層鍛打留下的痕跡。

可汗很高興,拍拍兒子的肩膀道:“不錯,再好能好過我大遼镔鐵寶刀?用水打鐵,不過是投機取巧,不足為慮。”

耶律雅裡想了一下:“我覺得這個景國平南王傻歸傻,還挺有趣,居然想得到用水打鐵。”

耶律術烈笑起來,捏了捏女兒了臉蛋:“景國男人都是窩囊廢物,不值一提,等朕今年攻破開元,把那什麼平南王抓了送你,到時給他戴個狗圈,雅裡想讓他做什麼都行。”

“好呀好呀!到時候我就讓他用水打鐵給我看。”耶律雅裡激動的道。

兒子耶律惇卻瞪大眼睛,高的跳起來:“父皇,你要去打景國了嗎!”

“嗯。”術烈可汗摸摸鬍子點頭道:“朕收到訊息,景國安蘇府叛亂,軍隊都調到南邊去了,是上天給我們的機會,這時候如果集結大遼軍隊南下,景國皇帝就兩麵受敵,到時能一路殺到開元。”

“那我們什麼時候出發!”耶律惇激動的問。

“不急,這次春獵就是趁機讓各部集合,好跟他們說話,等到春獵結束,再等一個月,給各部集結軍隊,五月我們就能南下,踏平開元府。”術烈可汗自信滿滿摸著自己的絡腮鬍。

耶律惇和耶律雅裡聽了都很興奮,就在這時候,有皇衛過來回報,去家裡拿什麼“將軍釀”的遼國人已經回來了。

雅裡公主立即來了性趣,高興道:“快帶他過來,要是假的我就拿他喂狼。”對她來說美酒是件趣事,拿人喂狼也是,二者任選其一,她當然高興。。。。。。。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