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隨著炭火緩緩加溫,李星洲和祝融將一塊快切割好熟鐵片從竹籮筐中放入石墨坩堝。

“世子,這臟活累活小人來就行。”祝融憨厚笑道。

李星洲哈哈一笑,比這臟累的他都乾過:“冇事,不過你們小心些,我也第一次用這東西,說不定這坩堝就炸了。”

他本來不想這麼快的,因為他雖然知道原理,可原理這種東西,學過高中化學物理的都能給你說個明明白白。

但坩實踐和理論之間差距如隔天塹,必須小心。

堝鍊鋼他也是第一次嘗試,本來準備長時間的緩慢嘗試,然後逐漸使用成熟技術的,坩堝蓄熱之後可以將鋼融化不假,可問題在於這麼高的溫度露天操作是很危險的。

可惜他冇時間等了。

皇帝逼他三月份南下,如果按照這個速度生產,冇有工具鋼的話三月底王府攏共可能也隻有兩百多把槍,這遠遠不夠。

他甚至希望能生產幾門炮帶著去,其一保護自身安全,其二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對於武器來說也是。

之所以不生產,是因為炮不比槍,槍材料不過關炸膛了,頂多傷射手,炮要是炸膛就是災難性的,這個時代的材料強度很難支撐發射瞬間的高溫高壓。

如果有了真正的鋼鐵,那麼他也可以嘗試在南下之前製造幾門炮。

另外一邊,鐵牛和關二已經將一堆濕潤黏土裹著鐵粉攪拌好,然後也準備好柳木杆子的鐵勺。

李星洲看了一眼,放入坩堝中的鐵片大概有四五十斤左右,他手上也被鐵皮劃破兩處,好在他經常練槍,手起了繭,否則更傷。

“開始加大火吧。”李星洲道。

兩個工匠點點頭,然後開始用鼓風機吹起炭火,這種炭火是用土窯悶燒出來的無煙炭,燃燒劇烈,溫度非常高。

祝融有些擔憂的道:“世子,這幾個黑鍋真能耐得住火嗎?”

李星洲點頭:“應該能,總之要試試,大家站退開點,以防萬一。”

石墨耐火材料其實在生活中隨處可見,稍微細心就能發現它們的蹤影,學過化學的也知道石墨熔點高達五千多度,炭火頂了天也就一千三百度左右,應該冇事。

可事情誰又能說得準,稍有疏忽就會謬之千裡,要是祝家燒製時不精細,坩堝有裂痕呢。

眾人都聽他的話,退到十幾米開完,隻留一個小哥戰戰兢兢在那鼓風,他也是滿頭大漢,但也要硬著頭皮鼓風。

不一會兒溫度越來越高,可坩堝卻無半點異樣,加熱過程持續半個小時左右,祝融靠過去看了一眼,然後目瞪口呆的回頭向眾人喊到:“化了,世子化了!”

幾個鐵匠一愣,還是有些不信的問:“什麼化了?”

“還能什麼,熟鐵,鐵融成水了!”祝融大聲道,這下大家徹底驚了。

幾個鐵匠一個個都顧不得考慮安全,紛紛圍上去看,熟鐵燒成水,這可是他們這輩子活到現在都冇見過的景象!

李星洲也湊上去,眾人連忙讓開條路,坩堝中橘黃色的鐵水清晰可見,熱浪鋪麵而來,液態熟鐵!

他心中激動,石墨不隻是耐高溫,熟鐵燒化後,石墨中的碳會將鐵還原,實現脫氧,同時將矽、硫等雜誌分離,浮出液態鋼表麵。

李星洲擋住眾人:“小心點,周圍氣體有毒,不要多吸。”這時候會產生一氧化碳,氧化硫等有害氣體,所以坩堝鍊鋼工作條件十分惡劣。

坩堝中鐵水蒸騰,幾個鐵匠都瞪大眼睛,熟鐵煉成水!他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熟鐵頂多能燒到通體柔軟,下麵鼓風的小哥雖熱得滿頭大汗,可也越發有勁。

逐漸的,一層淡黑色物質緩緩上浮到液體表麵,李星洲雖然冇見過,但幾乎可以斷定,那些就是被還原出來的雜質,“快,鐵牛把表麵那些東西勺出來。”

鐵牛聽了趕忙跑到院子那頭,拿過準備好的柳枝鐵勺,墊著凳子上去勺。

“少喘氣,憋住!”李星洲吩咐,這時候會產生大量對人體有害的氣體,從正上方去清除雜質最容易受其侵害,得肺病,但這也是無可奈何做法。

鐵牛點點頭,憋著氣將鋼水錶麵的雜質清除,下來的時候已經脹得滿臉通紅。

這下,坩堝裡隻剩下純淨的橘黃色液體,周圍的氣體在熱浪蒸騰下扭曲,那橘黃鮮豔如同灼眼的烈日,那麼迷人,又那麼危險。

液態鋼!

當雜質被分離,石墨中的碳滲入乾淨的鐵水,真正的鋼鐵已經形成了,隻不過現在它還是危險又駭人的液態。

幾分鐘後,李星洲讓小哥逐漸減火。

熟鐵煉化,去除雜質,同時石墨中的碳會逐漸滲入鐵水中,讓比較純淨的鐵水碳含量增高,成真正的鋼。

道理是這個道理,可用眼睛看不出任何變化,所以李星洲心裡也忐忑不安,隻能靜靜等待結果。

火力減小,鐵水逐漸凝固下來。

差不多成櫻桃紅色的固體時,他讓人放下坩堝,然後敲碎它,裡麵還成紅色的固體塊落在碎片堆中。

鐵牛和關仲早就迫不及待,用火鉗合力將鋼塊夾到鐵氈上。

最後的考驗就要來了,李星洲目不轉睛盯著櫻桃紅色的固體塊。

在他點頭說示意下,鐵牛掄錘鍛打,可鐵牛第一錘纔下去,噹的一聲巨響,震得他耳朵嗡嗡作響,刹那間火花飛濺,璀璨奪目,一閃而逝。。。。。

火紅的固體上卻冇留下任何凹痕!

鐵牛呆了,圍觀的鐵匠們也笑起來:“鐵牛你小子怎麼,冇吃早飯啊。”

“我看是昨晚上被婆娘磨的,年輕人嗎。”

“哈哈哈。。。。。。。”眾人大笑。

“不是。。。。。。。”鐵牛麵色赤紅,都不知道怎麼爭辯,抬頭道:“關二,你來打打看。”

關仲詫異,收住笑也掄錘就砸下去,結果又是一聲巨響,依舊冇留下半點痕跡。

“臥槽!”這下關二也驚撥出來,他終於發現不是鐵牛放水,而是這料真的硬得出奇,這料現在還是櫻桃紅的狀態,這種溫度下生鐵也是軟的,可這鬼東西居然敲不動!

鐵匠們都不笑了,一個個呆愣當場,四週一下子安靜下來,氣氛如同突然轉了三百六十度的大彎。

幾個鐵匠互相對視,似乎逐漸開始明白過來怎麼回事,有人上前接過鐵牛手中的錘子,然後是試著砸了一錘,接著第二個,第三個。。。。。。。

直到所有人嘗試了個遍,鋼塊已經變成暗紅色了,冇有半點凹痕。

鐵匠們一個個目瞪口呆,目光都看著他,關二看了半天,驚呼:“世子,這。。。。。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難不成是神鐵。”

李星洲大笑起來,他明白這事情大概是成了。

十八世紀英國人用石墨坩堝煉出工具鋼後,檢驗是不是真鋼的方法就是加熱到**百度,用錘子砸,如果能砸出凹痕都是假鋼,要回爐,正因如此,日不落帝國也逐漸崛起了。

而現在,這鋼明顯已經達到工具鋼的標誌,他有些激動的道:“這不是鐵,是鋼,真鋼!”

“這種鋼櫻桃紅的時候根本打不動,要鍛打少說也需要加熱到火紅,否則根本動不了。”他看著眼前的寶貝,若不是還熱浪蒸騰,他真想一把抱上去。

“這世上還有這麼神奇的東西?”鐵牛繞著已逐漸降溫到暗紅的鋼塊,也不可思議的打量。

李星洲點頭,然後高興的道:“快去把那些摻和鐵粉的黏土拿過來,敷在表麵。”

“好!”鐵牛和幾個鐵匠立馬動起來,他們不知道這有什麼用,他們隻知道世子說的絕對冇錯,向來如此。世子懂的比算命半仙還多。

很快,暗紅的鋼塊就被厚厚的黑灰黏土覆蓋。

“這用來乾嘛?”最年輕的鐵牛不解的問。

“脫碳,降溫。”李星洲說著靜靜等待。

眾人開始聊起剛剛的經曆,畢竟那實在太過離奇,熟鐵煉成水,已經加熱到櫻桃紅卻依舊打不動的鐵等等。。。。。。簡直難以想象它的強度上限到底多高。

脫碳十分鐘左右,他命人將鋼塊取出,然後用水做最後冷卻。

最後成品完成,這一塊鋼大概四十斤左右,表麵黝黑光亮,呈現金屬色澤,這是高碳鋼的特征!

李星洲按捺住心中的激動,拔出他腰間的佩刀,這是軍指揮使配的百鍛刀,兵部是這麼跟他說的。

鐵匠們都圍觀過來,他舉刀到頭頂,重重砍了下去。

當!

一聲金屬交接的脆響,火花四濺,刀刃一邊已經形成一個大大的缺口,而鋼塊上幾乎找不到任何痕跡。

工具鋼之所以稱為工具鋼,因為其強度可以輕易用於切割打磨其它金屬!

他又重重連砍幾刀,最後刀刃從靠近尖端的位置直接崩斷,而鋼塊上隻有不痛不癢的白色劃痕。

李星洲知道事情真的成了,人類史上第一種工具鋼!

當初英國人在十八世紀就是用這種繁雜的方式煉出真鋼的,一切都歸功於石墨這種之前從未被人注意到的新材料,耐腐蝕,耐高溫,而且能提高碳含量,還原矽、硫等雜質,對他而言簡直比黃金還珍貴。

有了工具鋼,以後王府中的車床工作部,切割熟鐵的工具,槍管等都可以使用工具鋼,會大大提高生產效率。

“世子,若用這種真鋼鍛成鋼刀,豈不是削鐵如泥!”那邊研究了半天的關仲興奮的道。

鐵牛也激動的插話:“對啊世子,要是製成鋼甲就刀槍不入,天下無敵!”

李星洲忍不住笑起來,他們這些做法還真有人實踐過,也符合普通人的想法,可好鋼要用在刀刃上。

“這種鋼還可以煉,以後就由關仲來負責鍊鋼這邊的事,人手我會讓嚴毢抽派給你,能煉多少就煉多少。祝融負責石墨坩堝燒製,還有熟鐵切片,前幾批鋼就由剩下的人負責,都鍛打成車床上的工作部,後麵產出的全用來製槍管。”

“槍管?”鐵牛有些不解,李星洲卻點點頭,然後不容置疑的道:“今天的話你們都記住,以後就這麼做,具體細節有不懂的隨時來問我。”

交代完他轉身要走,又突然回頭把關仲喊過來。

把他叫到牆邊,單獨小聲對他說:“以後上去清鋼水的事讓下人乾,乾的時候必須戴上口罩,一定要記住了,若有差錯我拿你是問。”

見他如此嚴肅,關仲連忙點頭。

李星洲這才一笑,轉身走了。

身後工匠們還在歡呼雀躍,如獲至寶的圍著那塊鋼材,大聲誇耀,說笑,氣氛火熱。

李星洲心裡當然高興,可高興後更多的卻是沉重。

他有許多東西冇說,或者是不能說,有時做壞人也需要勇氣。

即便現代的高強度複合材料槍管,發射百發左右的子彈,槍管就會因為熱能的積蓄而升溫到無法繼續正常發射的程度,需要冷卻,最好的冷卻方式就是水,或者士兵的尿液。

而這個年代的鐵造出的槍管在裝填不方便導致射速很慢的情況下,但連續發射**發以後,槍管也會燙手,再連續裝填射擊,需要冷卻。

如果繼續就會因材質無法承受高溫,而產生炸膛的危險,而貿然降溫又會損毀槍管。

火藥燃燒能產生上千度高溫,一部分能量推動子彈,大部分則被槍管吸收。

因此限製槍械效能的原因一直有槍管材料的強度不夠。

鋼鐵的出現能解決這個問題,**百度的高溫對於鐵來說幾乎是致命的,能讓其腐蝕,質變,可對於鋼而言卻絲毫冇有影響。

正因如此,他必須迫切的獲得工具鋼級彆的真鋼鐵。

問題在於坩堝鍊鋼是一種不完善、不安全的煉製方法。

它是人類第一種液化煉製的鋼鐵的方法,第一種煉製真鋼鐵的方法,第一種批量煉製工具鋼的方法。

可它依舊在安全性上十分落後,煉製時坩堝上方會有大量雜質被汽化排出的有毒氣體,並不是小小的口罩之類就能阻隔的,清理雜質的工人工作環境十分惡劣。

當初英國最先用這種鍊鋼法的時候,清理雜質的工人大多得肺病早早死去,而且十分痛苦,平均壽命隻有四十多歲。。。。。。。

這是變相的草菅人命。

所以他一再讓關仲不要自己去清鋼水錶麵的雜質。

他彆無選擇,隻能用“冇有犧牲,就冇有進步”來安慰自己。

**過後,詩語臉頰酥紅,軟綿綿躺在他懷中。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