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後來呢?”何芊不滿的問,用手中的竹簽戳他。

“後來,後來就冇了啊。”李星洲攤手。

“啊,你騙人,你明明說有九九八十一難的,你才說多少,怎麼就冇了。”何芊撅著嘴,雙手叉腰,老大不滿意,一副你騙不了的表情。

李星洲也很無奈,西遊記他又冇背原著,記的都是小時候看電視劇看到的,然後用白話講個兩個丫頭聽,哪會記得全。

“喲謔,你一個聽故事的,比我講故事的還橫。”他笑著戳了小姑娘額頭一下,小姑娘回他個鬼臉,月兒也湊過來,眼睛亮晶晶的看著他:“世子再說一個唄,很好聽的。”

另一邊的石桌上,秋兒正在覈實她的稿紙,魏家船廠的舊船已經拆除完畢,明天將正式開始建造新船,在新契約的帶動下,工人們開始逐漸熱情高漲,都迫不及待等著開工。

詩語也在一邊幫忙,她最近老是跟著秋兒,幾乎形影不離。李星洲也搞不明白怎麼回事,阿嬌則幫助秋兒記錄和計算,畢竟她是第一才女,才思敏捷不說,大腦絕對不笨,也從下學習,精通籌算,能識字寫字,正好能幫秋兒。

在這樣的年代,懂數學又識字的人可不多。

“彆聽故事了,哪天有空再說,我們三個鬥地主吧。”李星洲提議。

何芊眼睛一下子亮起來,月兒在一邊也連連點頭:“我去拿撲克牌。”說著就衝進了小屋子,那可是她們的寶貝,保管十分細心。

何芊環視四周,盯著他看了半晌,然後道:“哼,你可真厲害,纔多久,一院子裡都是漂亮女人。”

李星洲好笑看著她:“你這是誇王婆賣瓜,自賣自誇嗎。”

“哼,本小姐本來就是天生麗質。”何芊說著像是想起什麼,氣哼哼的道:“上次送香水的時候也是先讓彆人選的吧,結果到了我都是彆人挑剩的,我纔不喜歡水仙呢。”

王府裡的香水目前有兩大銷路,一是珍寶閣售賣的,二就是眾多皇親國戚,京城權貴直接找他訂購的,兩者銷量都差不多,不過即便再如何供不應求,他也會留下一些送人,這其中肯定少不了何芊。

見她氣哼哼的,嘴巴都快翹上天了,李星洲連忙笑道:“是是是,明天我讓你詩語姐帶你去店裡,到時候你自己挑,不過最多隻能挑兩瓶。”

小姑娘這才高興起來:“我隻要一瓶,多了也用不完。”

屋裡傳來月兒的聲音:“世子,我數了一下,少張牌,我找找看。”

“嗯,慢慢找,彆急,越急越找不著。”李星洲大聲回答。

“好呀。。。。。”

他乾脆一退,一下子躺在身後舒適的草坪上,泥土和青蔥春草的芬芳,深深一吸,心曠神怡。

耳邊時不時傳來遠處阿嬌和詩語的笑聲,秋兒也會時不時跟著笑,整個人一下子放鬆,長久的壓力也消失不見。

“你乾嘛,不正經。”何芊踩著她黑色的小馬靴繞過來,居高臨下看著他。

李星洲伸了懶腰:“不乾嘛,休息一會兒。”

“哪有你這麼休息。”何芊踢了踢他的腿,然後蹲下來,揪著他身邊的草:“這兩天為什麼不去開元府,你不去,我好無聊,其他人都怕我爹,不敢陪我玩。”

“這幾天我要領禁軍,來不及去。”他閉著眼睛回答。

“禁軍?”何芊聽完有些不敢相信:“哼,冇想到你還有些本事,那。。。。。。。那你以後都不去開元府了。”

他懶洋洋的嗯了一聲。

“哦。。。。。。。。”小姑娘失落的回答。

“你要是無聊,可以來王府玩,阿嬌、秋兒、月兒還有詩語都在,你可以找她們玩。”李星洲躺在草地上安慰她。

何芊用小木棍戳了戳他:“那你呢?”

“額,你以為我接管禁軍乾嘛,皇帝要我去南方,可能要很久才能回來。”李星洲一笑,有些無奈,老皇帝的決定,他也無力左右。

小姑娘一下子呆住了:“南方?你要去打仗嗎!”

“哈哈哈哈,人家要讓我打啊。”李星洲好笑的道:“我不過無名小卒,就是去擂鼓助威的,不過要是真打起來,那蘇州叛黨都是烏合之眾,不過我一合之敵。”他懶洋洋的說著,反正吹牛也不要錢。

過了一會兒,發現小姑娘冇回嘴,微微有些納悶:“怎麼不說了。”

“說什麼,還一合之敵,臭不要臉,上次的傷好了冇有,就會吹牛。。。。。。你還笑,還笑得出來。”小姑娘抬杠,可說著說著,李星洲發覺她語氣不對,微微起身,就發現小姑娘眼中蓄滿淚花,都快掉出來了。

“哈哈,難不成我像你一樣哭鼻子,怎麼了,堂堂何大小姐怎麼成小鼻涕蟲了。”

“你才鼻涕蟲!”何芊重重踢了他一腳:“上次遇到刺客差點就冇命了,就你這種破本事還敢去南方。”

李星洲眼疾手快抓住小姑娘腳踝:“上次可是為救你才那樣的,小丫頭現在倒說起風涼話了。”

“要你管!”

他哈哈一笑坐起來道:“又不是生死彆離,我也不是去打仗,隻是去喝茶的,待個一年半載就回來了。”

“真的?”

“當然是真的。”李星洲乾脆站起來,拍拍屁股上的草屑:“從京城到瓜州也不遠,坐船來回不過兩三天的路,不過你能關心我我心裡也很高興。”

“哼,誰關心你。”何芊一用力,抽回自己的腳。

不一會兒,月兒蹦蹦跳跳拿著撲克牌出來。

三人開始鬥地主。

最近局勢越來越混亂了。

權力越大,責任越大,混亂雖是上升的階梯,可一旦涉身其中,難免身不由己,畢竟一旦捲入這個旋渦,就註定不會他一個人說了算,需要互相妥協,權衡,抗爭。

第二天下午,李星洲帶上他親自訓練出來的三十多個護院還有嚴申,去往城市外禁軍大營。

神武軍大營離京城大概三四裡路,從王府到大營用時大約一小時不到。

禁軍大營十分龐大且零碎,蔓延在山腳下,遍佈在方圓幾十裡的廣大區域內。

在門口,高大的木質營門攔住他們的去路,望崗的軍士見有人來,連忙迎上來,李星洲將皇帝給他的樞密院文書遞上,那穿著棕黑硬皮甲的軍士看完後連忙跪下道:“小人拜見軍指揮使。”

李星洲隻是點點頭,示意他免禮。

那軍士回到崗位,然後對著營寨牆頭的人說了什麼,接著,厚重的木製大門從來裡麵緩緩打開了。

他帶著眾人縱馬而入,進了營地才發現裡麵比他想象中開闊得多,一眼看不到頭的營帳和屋舍,四處巡邏的著甲軍士,還有些來回奔跑的戰馬,遠處的灰塵飛揚,遮天蔽日。

李星洲找了旁邊的一個小哥問明中軍大帳所在位置,正向著那邊趕去。

冇想到轉過一棟牆體老舊,堆滿半乾柴火,用來煮飯的石頭房,剛好遇到迎麵而來的塚道虞,還有他身邊的衛川,趙光華,童冠。

他們都騎著馬,身後跟著八名身著硬皮甲,舉著將軍旗的親兵,前麵兩麵旗分彆是大將軍旗和紫底寫著黑色“塚”字的旗幟。

“大將軍彆來無恙。”李星洲停下馬,拱拱手道。

塚道虞深深看他一眼,隨即也麵無表情的拱拱手:“世子好威風。”

“再威風也比不上大將軍,獨掌新軍,一手籌劃禁軍改製,勞苦功高,威名遠揚。”李星洲笑笑。

塚道虞身邊的衛川和趙光華都低下頭,他們知道,這事最大的功臣本該是李星洲的,隻因。。。。。。隻因他們做事不光彩,所以如今全落在大將軍頭上。

“世子說得是,大將軍英明神武,為國為君憂思深遠,實在是我輩楷模啊。”童冠連趁機拍馬屁,他並不知事情原委。

李星洲也被這跳梁小醜逗笑起來,打馬上前,拍拍他肩膀:“哈哈哈,童大人真是個明白人,跟著大將軍好好乾,將來一定飛黃騰達。”

“哈哈哈,世子說笑了,不過也多謝世子吉言,你我以後便是同僚,若有不便之處,世子儘管吩咐。”童冠也高興的拱手。

李星洲看了塚道虞一眼:“大將軍,屬下告辭。”說完打馬而過,身後煞氣慢慢的三十騎也隨他而去。

新軍第一廂的廂指揮使叫趙闊,是個瘦小精明的人,大帳在大營偏北的位置,李星洲來的時候十分客氣,恭恭敬敬,先向他介紹一些軍中注意之事,然後收了他的樞密院和兵部的文書,便讓人帶去第十軍駐紮的地方。

第十軍營地位於東南,從中軍過去還有走半個小時左右。

順著黃土漫天的大道走了許久,遠遠的李星洲就看到在山坡上的營地,周圍人煙稀少,有大片空地,而且營地大多都是石頭和木頭搭建的永久性建築,遠遠的就見塵土飛揚,喊殺聲震天。

“將軍,此時下午,正是作訓的時候。”帶路的軍士解釋道。

他點點頭:“那就直接去作訓場吧。”

軍士答應一聲,帶著他們向作訓場的方向走去,作訓場在一處窪地,在駐紮的營地下方,十分寬廣,滿地都是黃沙,大概有三個足球場那麼大,遠遠看去眾多軍士正在黃沙中作訓,都是馬步紮槍。

就在這時候,看守在作訓場外圍的軍士發現他們的到來,帶路的士兵上前跟他說了幾句,那小哥連忙跑向作訓場那邊。

李星洲不急著過去,很快,那邊的禁軍大概明白怎麼回事,教頭讓禁軍停止訓練,集結起來,他遠遠的看著大概估計出水平,兩千多人的集結用了十分鐘左右的樣子。

確實比起散兵遊勇更加訓練有素,但比起注重紀律和團隊合作的現代軍隊依舊有差距,差距不在於體能或者技能,而是軍隊理念不同。

見那邊差不多,李星洲纔打馬過去。

作訓場南方有一個木頭搭建的高台,那是平時教頭髮號施令的地方,他下了馬,緩緩走上前,幾個教頭帶路,將他迎上高台,數千雙眼睛彙聚在他身上,若是普通人肯定腿先軟了,這種場麵他前世見多。

才上台,一個著甲齊全的將領就單膝跪下:“新軍一廂第十軍副指揮使狄至見過指揮使大人。”

狄至?李星洲心中疑惑,隨後想起來,不就是當初和他一起巡城的都頭嗎,他把跪在地上的年輕人扶起來,果然是狄至,“你不是都頭嗎?”

他心中好奇,都頭到副軍指揮使,中間可是天差地彆啊!

狄至滿臉笑意:“世子,上次刺客作亂的時候,屬下因護駕有功,作戰勇猛,回來之後便承蒙上官提拔,到了第十二軍副軍指揮使,後來並做如今的十軍。”

說完他指著下麵密密麻麻的人道:“世子,下麵就是我第十軍大部,請指揮使檢閱。”

李星洲點點頭,他今日來就為交接軍權的。

他還冇說話,幾個漢子就匆匆上台,將兩麵大旗幟立在左右,分彆是寫著“李”字,淡黃底邊代表皇家的旗子,還有一麵則是黑底白字,寫著軍指揮使的禁軍旗子。

看著下方眾多好奇的眼神,李星洲微微提氣,大聲道:“我就是你們的新指揮使,瀟王世子,遊騎將軍李星洲!”這話一出口,彷彿許下某種莊嚴誓諾。

下方的漢子們統統單膝跪地,高呼:“見過指揮使大人!”響聲震天,迴盪在空曠訓練場上。

李星洲點點頭,然後道:“你們現在是新軍一廂都第十軍,知道為什麼叫新軍嗎?”

將士們互相看了一眼,大多瀰漫搖頭。

“新其實很簡單,明天給你們換幾套甲冑,黑旗換紅旗,神武軍改叫新軍,用弓的換做弩,用弩的換用弓,使刀的換槍,都可以說新,那便是新軍了。”他說著走到最前方搖搖頭,“可那不是我想要的新軍!”

“大家身為軍中兄弟,可以各有意見看法,但我是你們的指揮使,所以,在我第十軍中,所謂新就是前無古人,所謂新就是性質上的改變以達更好!所謂新是從心理上的改變,而非換湯不換藥。”

眾多軍士聽得有些迷糊。

李星洲並不在意:“我不管你們有冇有聽懂,但我會在短時間內教會你們,你們需要做的就是服從命令。我李星洲的名號你們大多該聽過,死在我手上的人我自己都記不清,所以為你們的小命也好,前程也罷,最好給我好好聽令。”

他這話一出,頓時下方眾人都肅然,竊竊私語的聲音全冇了。

李星洲招招手,將王府的三十多個護院叫上來,然後指著他們道:“他們是當初跟隨瀟王出生入死,浴血奮戰,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的狠人,每人手上都有幾十條人命。”

台下都是吸氣聲,他們當然聽說過瀟王的故事,這一下子就將冇上過戰場的禁軍鎮住了。

“從明天起,他們會代替教頭負責訓練你們,每人負責一都,你們必須服從,否則死幾個人對我李星洲來說不算什麼。”他說得聲色俱厲,隨後回頭對狄至道:“你比較熟,這事你來安排。”

狄至也連忙點頭,大概他也被嚇住了。

在軍隊中,下馬威是必須的,因為陌生的心理威懾是最有效的,一旦大家相熟之後,就再難有這效果了。

李星洲也不知道二十多天能把這些人訓練成什麼樣子,至少教會他們打槍吧。。。。。。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