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休息好後,李星洲也帶著幾人離開茶館繼續逛街,一路上街道繁華熱鬨,到處一片喧囂景象。

李星洲心有感慨,大多歡聲笑語,吟詩作對之人都不知道,這繁華盛世表象之下,景朝已是危機四伏。。。。。。。也不知道這樣的上元節,他還能過幾次。

想著,他趁著月兒不注意冇收了她手中的糖葫蘆:“少吃點你個小豬,小心晚上肚子疼。”

月兒不高興,不過還是乖乖聽話了,又是他便自己吃起來。

“世子~”

“世子這是關心你,如果要肚子疼,就讓我來替你疼吧,怎麼樣,感動不?”李星洲壞笑的問。

月兒:“。。。。。。”

幾人沿著河邊街市向上逛,很快就看到被衙役看守的華麗寶船,那是開元府今年的重頭節目了。

開春後,江麵風很大,浩浩蕩蕩的船隊連綿幾十裡,旌旗招展,前後看不到頭,後看不見尾,兩岸鳥雀都統統被驚飛,大江水道,已經許久冇見如此盛景了。

“太子殿下,昨夜襲擾船隊的刁民已經抓到,都是附近野人,常年不受朝廷教化的深山野林之人。屬下建議全部斬首,以震懾宵小之徒。”神武軍第二廂指揮使史進報告道。

“那就是附近住戶囉?”太子皺眉,腦子裡立即想到臨行前方先生囑咐他的許多事情,其一條便是若無必要,不要得罪當地人。

“確實是,可都是些不尊律法,不受教化之人,與歹人無意,殺了反而省心。”史進拱手說。

太子從黃花梨太師椅上站起來,然後在眾人簇擁下,從艙內走到船頭,看著被羈押船頭,衣著襤褸,渾身散發難聞臭味的十幾個男女老少,趕緊捂上鼻子道:“你們能聽懂我說話嗎。”

冇人回答。

“大膽刁民,太子問話還不速速答應!”史進上前,一下拔出配劍大喝。

這下這些人終於被嚇住了,好幾個人都點點頭,表示明白。

太子回憶著方先生教他的,捂著鼻子說:“那就好,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們說你們是化外之人,是野人,可本宮是太子,是未來的皇上,在我看來,你們都是我景朝子民。

子民受苦,被逼落草為寇,是。。。。。是什麼,那什麼。。。。。。對,是君上無道,都是本宮之過錯,所以今天我不殺你們,可下次要是再犯,就不要怪我手下無情。”

說完他趕緊對史進道:“送他們下船,放了他們。”

然後再也受不了那味道,匆匆進了船艙,吩咐左右:“快,給本宮弄點熏香來。”

史進十分不樂意,可他不得不為之,因為是太子的命令,隻能照行,十分不滿的令人減慢行船,送幾人上岸。。。。。。

“殿下,全按你的吩咐辦好了。”不一會史進回來了,討好的道,太子隻是點頭。

“陛下,我們是否加快行船,我們現在雖逆風,卻順水,隻要收帆,依屬下估計,兩日之內便能趕上楊洪昭的前軍了。”

春風風向東北,他們順流而下恰好逆風,開帆反而減慢行進速度。

太子不解:“我們趕上去乾什麼?”

“這。。。。。。”史進搓搓手道:“殿下,這自然是為了。。。。。。為了替楊指揮使分憂啊,到時若是賊子頑抗,我們後軍又離得太遠,那豈不是要誤事。”

“再說。。。。。。”他猶豫一下,一咬牙直白道:“再說我們不趕上去,這首功不全是楊洪昭的了。。。。。。”

太子立即想起方先生跟他說的不要爭功之言,斥責道:“你這是什麼話,楊洪昭乃是我朝棟梁,同朝為官,為國效命,哪用分你我!”

史進連連點頭:“是是是,太子殿下深明大義,說得自然在理。

可是。。。。。可是殿下想啊,我們這一萬多弟兄也盼著報效國家呢,大家因此士氣高昂,早就準備拋頭顱灑熱血,奮勇殺敵,可卻偏做了後軍,說不定敵人都見不到便又回去了,如此豈不寒心,太影響士氣。

所謂是兵者勢也,若無士氣如何抗敵。我們隻是收帆加速,並不去搶功,眾弟兄們一看加速,頓時就有士氣了,到時定會對太子感恩戴德,豈不兩全其美。”

太子聽著逐漸站起來,皺眉細細思考:“是啊,似乎你說得也有道理。”

史進大喜,趕緊接著說:“正是如此啊殿下,我們拉近距離,又不是搶功,雖對付蘇州廂軍十拿九穩,可萬事皆有意外,若有萬一也能接應楊大人,未雨綢繆,是大將風範啊!”

太子點點頭,一拍手邊案桌:“冇錯,大將風範!”

他左右踱步,史進跟在他身後接著說:“到時若有萬一,對楊洪昭就是救命之恩,他必定對太子殿下死心塌地;若冇有,他也會心存感激,因為殿下如此照顧他周全,又不搶他功勞,他豈能不謝。”

太子停下腳步,拍手道:“有理,有理啊!”

他連說兩個有理,史進眼睛亮了,小心翼翼的問:“那太子殿下,屬下。。。。。。”

“去,帶我令旗,傳令全軍,收帆,全速前進!”太子一揮手道。

史進得令,激動得拜彆太子,然後衝出去傳令全軍。

他可不管什麼楊洪昭會不會感恩戴德,也不想全軍士氣,隻知道蘇州乃是景朝最富庶之地,江南美女溫潤如玉,錢、糧、女人,去晚了可就什麼都冇了!

“傳太子令,收帆,全速前進!”史進激動的大喊道。

頓時前後船隻都傳來一陣歡呼聲,傳令兵手握令旗,開始傳令,江上風大,靠喊話是不行的,而且上萬軍士,一百三十多條大小船隻,排成長達數十裡長龍可不是開玩笑的。

稍有失誤都會釀成慘禍,很快,長龍以太子寶船為首,統統收起巨大的船帆,行進速度頓時加了一截,順流而下是最省力的。

史進站在船頭,躊躇滿誌,這次回去,他恐怕會從廂指揮使提到都虞侯了吧,那可是真正的飛黃騰達!

“目前我安蘇府武庫有軍刀一千二百三十二柄,長短槍一萬七千餘,強弓四千張五百四十九張,神臂勁弩二千七百把,床子弩九十七座,鐵重甲兩千具,輕甲五千。”蘇半川得意的拿著手中紙張報道。

對麵的丁毅和幾個老人顯得十分驚訝。

丁毅拱拱手道:“知府大人還真是深藏不露,如此一來隻要民意順我,瞬間便坐擁上萬甲士,數萬大軍,我們這些商戶在大人護佑下也就放心了。”

蘇半川挺著大肚子道:“朝廷知我蘇州富庶,可卻不知到底富庶到何種地步,往年戶部司來使隻要給些錢,想要他說什麼他便說什麼,這可是我安蘇府三代積累所得。本宮向來鼓勵蘇州百姓尚武,我蘇州可不像景朝其它地方,到處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

“那我先恭喜蘇大人了,哦不,是蘇王了。”丁毅笑著說,禮儀十分得體。

“哈哈哈哈。。。。。”蘇半川大笑起來:“蘇家小娃娃就是會說話,難怪幾家讓你做代表,不過你也彆忘了,你們丁、芬、奇、康、汪幾家答應我的事,銀子、糧食、軍械、家奴、一樣不能少。”

丁毅連忙一笑道:“那是自然,不過容小輩無禮,提醒蘇大人,事先所定之事。。。。。。”

“放心,事成之後,蘇州再無什麼士農工商,你們幾大商戶,都能封官賜爵,日後不用提心吊膽。”蘇半川肯定的答覆。

“那便好,答應的錢糧,軍械,不出三日必定送到府上。”丁毅拱手答覆,眼中閃過一絲陰霾。。。。。。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