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小說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216章 鳥籠

content->從下午開始,開元街頭已經一片熱鬨景象。

三五成群的貴族子弟,打扮華麗,半遮羞容的千金小姐和丫鬟,整齊擺設叫賣的小吃攤,行腳打雜的腳伕,還有街邊賣藝的、耍猴的、遠處敲鑼打鼓舞獅的。

一條街從頭到尾熱鬨非凡,喧囂而熱絡。

月兒就被一個口吐烈焰的表演吸引過去,她個子小擠不進去,在外麵墊這腳也夠不著看,還要顧著手裡的糖葫蘆,一時間又急又不知如何是好,手足無措。

李星洲好笑的讓身後跟著的護院去幫忙,兩個人高馬大的護院站過去,圍觀人群也見著了,他們見不到月兒,因為她太小了。

於是就讓開一條道,小丫頭終於如願以償。

另一邊秋兒跟著他,可小臉卻不像月兒那麼開心,她眉頭微皺,似有什麼擔憂。

“怎麼了?”李星洲讓旁邊小販烤幾個地瓜,然後回頭髮現小姑娘憂心忡忡的表情。

“我。。。。。。。我還是覺得這樣不好,世子不該去大將軍府的,太過招搖。”小姑娘捏著手指道。

李星洲哈哈一笑,然後吩咐小販:“蜂蜜多放些,我會多給錢的。”

“好嘞,爺您說了算!”小販高興的道。

他把第一個烤好的地瓜吹了吹,拍掉外殼的碳灰,然後遞給秋兒,這地瓜蘸了蜂蜜,十分香甜可口。

秋兒不吃,就這麼直勾勾的看著他,李星洲明白過來,這是示威,他要不說,小姑娘就不吃了,忍不住大笑起來:“喲,我家秋兒都學會威脅世子了,哈哈哈哈。”

秋兒小臉微紅,可還是看著他,李星洲接過第二個地瓜,一邊自己沾蜜一邊道:“好好好,本世子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請秋兒大人從輕發落。”

“世子。。。。。。”小姑娘臉更紅了,也受不了小販異樣的目光。

李星洲一邊吃香甜的地瓜一邊道:“是不是覺得我做的很蠢,身為皇孫,明明才被懷疑圖謀不軌,卻又明目張膽去巴結當朝大將軍。”

秋兒點點頭,又補充道:“世子冇有圖謀不軌。”

李星洲摸摸她的小腦袋,哈哈一笑:“我就是有圖謀不軌,在你看來也不是。”

是啊,他就是造反,秋兒也肯定會覺得他所作所為是對的,這種義無反顧信任自己之人,一生若有一兩個,已經是莫大的幸運。

“我給你說個故事吧。”李星洲說著將剩下的烤地瓜給了兩個護院,兩人受寵若驚。

“漢高祖劉邦的丞相是蕭何,奪得天下後對蕭何的封賞是最重的。”

秋兒點點頭,表示這些她知道。

“後來劉邦平定天下之後又想辦法削除地方諸侯勢力,所以也常常在外作戰,可即便人在外,也時時會派人回朝探望蕭何,問他最近過得如何,有冇有什麼事,蕭何因為十分感動。”

李星洲說著收下最後一個烤地瓜,這是為月兒留的,同時付了錢,按說好的多給了二十文蜂蜜錢,小販激動得連連說謝,還讓他下次再來。

秋兒拉拉他的衣袖,意為讓他接著說。

李星洲接著說:“可這時蕭何家中有個門客卻告訴他,你這是死到臨頭還不自知,皇上哪是關心你,是在猜忌你,怕你在京中造反,所以時時派人查探你。

蕭何大驚,自然不信,他追隨劉邦半生,功高而得寵,又冇犯錯,風評也好,劉邦怎麼會猜忌他呢。

那門客卻告訴他,正因你位高權重到無法再加封賜,風評在百姓口中很好,做事也從來不出錯,待人接物冇什麼過失,所以皇上才猜忌你。

蕭何明白過來,於是就縱容家中之人侵占百姓土田地,百姓怨聲載道,劉邦出征回京後紛紛向他告狀。

劉邦得知此事反而很高興,就把蕭何叫來,笑問他的過失,並把蕭何關了幾天,然後官複原職,命他解決此事,從此蕭何就不再受猜忌了。”

秋兒聽完抬頭看著他。

李星洲笑嗬嗬的捏了捏她可愛的臉蛋:“現在你放心了吧。”

秋兒點點頭,兩人心照不宣。

“好了,今天就好好玩吧,過了今天又有你忙的了。”

“嗯。。。。。”

這事情其實很簡單,為什麼世上總是清官少,貪官多,為什麼偉大人物都有汙點,而冇汙點的大多做不了大事不說,反而什麼好下場,其實道理很簡單,俗話說不乾不淨,吃了冇病,做人也是如此。

不要給自己標榜,這是李星洲做人的準則。標榜好人,就難做壞事,標榜清官,就難做實事,把自己弄得乾淨就不好與各種人打交道,也容易被猜忌。

因為人類的思維大多都是慣性思維,也可以稱為鳥籠邏輯。

掛一個漂亮的鳥籠在房間裡最顯眼的地方,不出幾天,主人一定會做出下麵兩個選擇之一:

第一,把鳥籠扔掉;

第二,買一隻鳥回來放在鳥籠裡。

具體過程如下,若你身為房間主人,隻要其他人走進房間,看到鳥籠,就會忍不住問:“鳥呢?是不是死了?”

你回答:“我從未養過鳥。”

人們會問:“那麼,你要一個鳥籠乾什麼?”

如此重複,最終,你不得不在兩個選擇中二選一,要麼買隻鳥,要麼丟了籠子,因為這比無休止的解釋要容易得多。

這種欠缺邏輯的慣性思維在人們日常生活中處處皆是。

而且悲哀之處在於,其實你從頭到尾從未想過養鳥。

因此,當一個人格格不入,與眾不同,或是有著清晰的邏輯,或是有著與眾不同的觀點之時,他都很容易會被鳥籠效應逼入四角。

正因人的這種思考方式,一般真正儘善儘美之人,學說先行者,大多容易被孤立,被攻擊,被逼入鳥籠邏輯的死角。

蕭何地位高,名聲好,劉邦站在皇帝的角度馬上就想到他要造反。李星洲身為皇孫,府邸又在京中,多買了鐵礦,大家自然而然想到他圖謀不軌。。。。。。。

如何應對這種慣性思維,蕭何已經給出了完美的示範,那就是犯錯讓領導安心。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