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小說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208章 禍起

content->福安不說話,靜靜等著皇上看那詞句,這些日子來他明顯感覺到皇上氣色精神都比之前好多了。

他雖隻是賤奴,卻與皇上相處最多,心底感同身受,多少有些不忍,在外人看來陛下或許高高在上,手握天下,無人敢違逆。

可在福安眼裡,陛下除去至尊之軀,還是個花甲之年,天天操勞憂心,子女孫兒都怕他的孤單老人。近來好不容易有不怕他的瀟王世子,他表麵為維護尊卑次序而生氣,心中其實是高興的。

正在這時候,有個小太監輕手輕腳走進來,在福安耳邊耳語。

福安上前道:“陛下,鹽鐵使魯節求見,已在門外候著。”

皇上皺眉:“他這時來能有何事?”

“那老奴這就讓他回去?”福安問。

“罷了,最近諸事不順,煩擾頗多,在此關頭萬事不可大意,讓他門外候著,朕這就去。”小太監領命出去通報,皇上在宮女伺候下披上保暖風衣,才緩緩出門,福安連忙跟上。

門外是一片小花園,園中綠竹茂密,小亭裡魯節已身著紫色官服,手執奏摺等候多時,魯節五十多歲的模樣,國字臉,手指指節很大,長滿老繭,畢竟他乃鹽鐵司首官,會匠人活計。

見到皇上出來,他先恭恭敬敬的行了禮,然後才道:“陛下,臣今日來有事稟報,但又不知當講不當講,可職責所在,臣不說心中難安,若說了反而觸怒陛下,還請陛下恕罪。”他說著再作揖。

皇帝皺眉,吐出幾個字:“有話就說。”

“遵命!”魯節這才直起腰來:“陛下,按景朝律,全國上下鐵石、生鐵、熟鐵買賣都需我鹽鐵司詳錄出入,以便查證,以防異動,最近。。。。。。最近。。。。。。。。”

說到這福安見他臉色為難,似乎有所顧慮。

皇上本就受叨擾,此時見他婆婆媽媽,臉色更加不好,說話語氣重起來:“有話快說,你堂堂鹽鐵使,朝廷二品大員,有何事不敢開口,何至於此!”

“是!”魯節咬咬牙道:“最近鹽鐵司在錄大批鐵石從北方江州一帶順流而下,從水路進入京城,這本也是常事,每年春耕百姓需新農具,鐵用量大些正常,今年不過比往年多了一些。

可今早。。。。。。今早我司通知參勝提醒下,臣仔細查閱最近鐵石出入記錄,居然發現其中有三千五百斤鐵石全部入了。。。。。。入了瀟王府。。。。。”

話音一落,小小的花園安靜下來。

福安心中咯噔一聲,感覺事情不妙,一下子忍不住想到當年被抄滿門的親王。。。。。。

果然偷偷瞟了一眼,發現皇上的臉色難看起來,皇上平靜的問:“三千多斤鐵石,依你看能出多少斤鐵。”

魯節低頭道:“大概。。。。。。大概一千五百到兩千斤左右,臣覺得世子或許。。。。。或許是有其它用處,不過。。。。。。不過身為臣子稟報皇上乃是為人臣本分,畢竟這麼多鐵在京中還聚集一處,實在。。。。。實在是。。。。。。。”

魯節滿頭大汗,不敢再接著說下去,福安卻心跳加速,他知道魯節想說什麼,這麼多用處不明的鐵在京中,還彙聚一處,實在太過危險!

兩千斤鐵啊,那可以打造多少刀兵了,在加上之前陛下遇刺之事。。。。。。

皇上麵無表情揮揮手:“你做得不錯,下去吧,切記不可對外透露,朕自會問清。”

“是,臣告退。”魯節如蒙大赦。

他也不敢多待,告退之後趕緊匆匆退出,一刻也不想耽擱,直接出宮。在其位謀其政,這麼大的事他若不告訴皇上就是失職,到時萬一真有異動,他就是萬死不足以謝罪。

可上報皇上這卻又是皇家內部之事,若冤枉了瀟王府呢,稍有不慎他恐遭牽連,所以魯節也覺得此事十分難做,也不想插手其中。

福安靜候一旁,皇上不說話,隻看著不遠處的假山。

皇上不說,他也不敢說,心中七上八下,剛剛陛下才誇的世子,結果現在。。。。。。所謂愛之深責之切,這次隻怕要出事了。

又安安靜靜的過去許久,福安覺得腳開始發麻,卻始終也不敢一動,隻是靜候。

“福安,你說他要這麼多鐵乾什麼。”皇上背對著他問。

“老奴。。。。。。”福安慌張的道:“老奴也不知,陛下聖查慧明,自有斷絕。。。。。。”

“哼,聖查?朕若召他進來問話,定然什麼都問不到,若派人去王府。。。。。。便是給他定罪,逼他去死!”皇帝自言自語:“好個年少輕狂,真會給朕找事!”

“小婿看得千真萬確,此事絕錯不了!”年輕文士激動的道,他案桌對麵坐的正是當朝參知政事羽承安,矮案上放著眾多熟食。

此人正是鹽鐵司同知參勝,也是羽承安的乘龍快婿,年紀輕輕,才三十多歲便身居高位,年輕有為。

“魯大人早上在小婿提醒下看來在錄典冊,下午便匆匆進宮了,絕錯不了。”參勝自通道。

“好!做得好。”羽承安高興得重重點頭:“來來來,你我翁婿共飲一杯。”他說著就要倒酒,卻被參勝搶先:“小婿來。”說著他拿起漂亮的玉淨瓶,小心為兩人斟酒,隨後對飲。

“嗬,這聽雨樓的將軍釀果然了得,等下你回去的時候也帶上兩瓶。”羽承安高興的說。

參勝也不推脫,拱手道:“多謝嶽父。”

“唉,你我二人之間,不必說這些客氣話。”羽承安笑著說,隨即站起來,扶著鬍鬚道:“這世上除去你,也少有人知老夫誌向了。”

他說著幽幽搖頭歎氣:“想我景朝,泱泱大國,大好河山,可陛下太過強勢,文治無為,武功征伐卻長久未停,軍閥氣味濃重。古人雲,國雖大,好戰必亡!我景朝若為外患,必有內憂,可群臣和皇上卻都不知。”

“當初的瀟王也好,之後的魏朝仁也罷,還有現在塚道虞想要施行的軍隊改製也是如此!”羽承安搖頭:“一位追求武力,剛而無柔,國家如何長久?

隻有讀書尊禮,教化世人,纔是安邦固國長久之道。自古臣強則君弱,當初我要藉機殺魏朝仁,太子還以為老夫站在他那邊,彆人以為老夫想藉機牟利,哼,短視!

燕雀安知鴻鵠之誌,老夫哪邊都不站,隻站我景朝社稷!”

參勝也站起來,端著酒杯跟在羽承安身後,也不說話,靜靜聆聽教誨。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