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小說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205章 博弈

content->詩語咬牙看著眼前男人,她心中不想承認,可卻不得不去直麵心底讓她戰栗的情緒,她害怕了。。。。。。

恐懼如潮水,一浪高過一浪,她明明能應付大多數情況,能輕鬆應對很多人,糊弄也好,迂迴也罷,她有眾多手段,從小便學來的。

她自負天資聰穎,擅長學習,懂人情世故,知道什麼叫進退有度,便是田妃好多幾次召她唱詞她也能應對自如,更不用說那些自負才學的才子或讀書人。

這些人說到底都是一樣的,他們尊崇禮法,縛於禮,行於其上,牢牢抓住這點,不管他們身份地位如何,她總歸能找到相處之道,順其喜好而言行,不一會兒就能讓他們高呼知己。

可她偏偏一開始就拿李星洲冇半點辦法。

這混蛋不像彆人,第一次見詩語就發現他根本不尊禮數,不講章法,恣意妄為,她所有的本事在李星洲身上用不上半點!

時至今日,她纔有些明白,那時或許那並非憤怒或無奈,更多的不甘和挫敗感。。。。。。

她從小時候被賣到司教坊,後被田家看中,進入芙夢樓,也將她束之高閣,儘心培養,憑藉的的不隻是什麼天生麗質,或是才學洋溢。

更多是把握人心的本事,可這些她引以為傲一生所學的本事,在李新洲麵前不值一提,毫無作用。

從未有人給她這樣挫敗感和壓迫感,她不甘心,也不想認輸,加之李星洲步步緊逼,讓她毫無退路。

終於,她找到一個機會,在她引以為傲的領域,以她最擅長的方式擊敗他!不隻為報複,還為拿回屬於自己的驕傲,為證明自己。

她不信,即使不束於禮法之人,也定會有破綻,也會受到周圍人影響。

既然不能從他下手,那便從他周圍的人下手,可萬萬冇想到的是,李星洲不隻是不尊禮法,不受世俗言論團縛,更是陰險狡詐,心機深沉,一眼就看穿她的心思。

在此之前從冇人做到過!

她對那混蛋瞭解不夠,終於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像李星洲這種不被世俗言論束縛,又陰險狡詐之人。。。。。。是最危險的!

詩語這幾天才慢慢明白過來,她真的惹上大麻煩了。

“我們做個交易怎麼樣。”那禽獸自顧自喝著她的茶,然後將賣身契擺在桌上。

詩語從未感覺到如此被動和無力過:“你想如何。”她努力鎮定,不讓自己落於下風。

“皇叔已經告訴我,元宵一過我就可以帶走你,到時賣身契在我手中,你就是我的人了。”他笑眯眯的道。

詩語感覺自己快要崩潰,她能感覺自己的心在顫抖,那種命運被彆人拿捏掌控的恐懼讓她全身顫抖,最後她還是忍住了,語氣微顫的道:“所以呢,你想乾什麼。”

這種時候歇斯底裡反而容易了,想要理智的去爭取則需要更大的勇氣。

明知經曆了那麼多,發生了那麼多,怎麼可能還會有好結果,黑暗中看不到一線生機,破罐子破摔反而是最容易,清醒的去麵對那悲慘的結果,要忍受難以想象的苦難。

可詩語冇有。

她比任何人都要堅強,比任何人都要執著,或許毫無希望,可她從不是願意順從他人默默承受之人,她從小就學會抗爭,從小學會自立自強,所以哪怕是人人畏懼,高高在上的瀟王世子她也敢反抗,敢鬥爭。

隻是結局悲慘。。。。。。

哪怕害怕得全身顫抖,想要流淚,可再來一次,她依然會做一樣的選擇。

所以詩語艱難哽咽道:“如果你想將我收入府中,淪為你的玩物,那你最好殺了我,否則。。。。。。要麼你死,要麼我死。”她說得艱難,嘴唇在顫抖,可卻說得很字句清楚。

她寧願麵對最慘痛的結局,也不會成為行屍走肉。

說出這話,她全身已經失去力量,淚水模糊了視線。

她明白自己不會有什麼好結果了,王府要處理她一個弱女子有數不清的方法。。。。。。

她定定的看著對麵的男人,那個冷厲、跋扈、不受束縛、陰險狡詐的男人,他會如何,大發雷霆,或是凶狠雷厲的動手,再或用更加陰險的方法折磨她,就像那晚那冰冷的夜。

此時,坦然決絕之後,她倒有些看開了,說到底她和李星洲都是一類人罷了。

她和他都心機深沉,都不束於世俗,不同的是李星洲可以恣意表現他對禮法束縛的不屑,而她卻不可以,她隻能將那些埋在心中,身份地位使然。

這麼一看,她倒是有些羨慕那禽獸了。。。。。。

房間裡除去她低聲哽咽聲,瞬間安靜下來,時間在流逝,李星洲坐在對麵,自顧自喝著茶,冇有想象中的大發雷霆,也冇有聲色俱厲。

“我還冇說完交易呢,你先彆急著要死啊。”禽獸端著茶杯隻顧自己品茶,那是她的茶杯,之前從不讓外人用。

他接著說:“我在城中的開了鋪麵,缺個掌櫃。賣的都是些金貴東西,需要能說會道,會跟達官貴人打交道的人,可惜現在我王府裡冇這樣的人,除了你。”

詩語反駁:“我不是王府的人!”

那禽獸哈哈一笑:“過了元宵就是。”

“我寧願死!”

“先彆急著死啊,你聽我說完。”

“你還有什麼花言巧語。”

“隻要你答應,並幫我管好以後王府在城中片區的所有店鋪,我可以把賣身契給你。”

“彆白費力氣,我不會。。。。。。你說什麼?”話到一半,詩語一愣,她是不是聽錯了。

對方直接將賣身契推倒她麵前:“這算定金,正月十六,城南聽雨樓等你,若冇來,你知道王府有什麼能耐。”他說著站起身來,理了理袖子,轉身向門外走去。

詩語徹底驚呆了,心中都是驚濤駭浪,看著桌上的賣身契,連忙站起來道:“你。。。。。。你不知道我是怎樣的人嗎?你如此自信,我會老老實實去找你,我可不是什麼情竇初開的單純小姑娘。”

“你若忘了我也提醒你一下,區區在下李星洲,也不是什麼好人。”他回頭道,明明說自己不是好人,卻說得如此坦然直白,和她之前見過的所有人都不同。

“你喜歡掌控一切,恰好我也是。你之前見慣了好人,可彆忘記,壞人有壞人的做事方法,來不來在你,如何處理在我,如果事情到那一步,大家各施所長。”男人停在門口自信的回答。

詩語語氣一滯,咬牙道:“哼,你就自以為能掌控我嗎!自說自話,自大狂傲之徒!”

對方冇說法,報手過肩,拱了拱:“告辭,再會。”

說著頭也不回走出房間,伴隨噔噔的沉穩腳步聲,在走廊中漸行漸遠,那賣身契就這麼留在了桌上,看著薄薄紙片,詩語心中滿是震撼,五味陳雜,居然呆呆看著說不出話來。

過了一會兒,她回神,怒氣沖沖將想要將桌上的茶具摔碎,可遲遲下不了手,最後居然蜷坐在地毯上低聲哭泣起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