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關二原本無名,家中位居老二,又叫關仲,家裡都叫他關二,也被鄰居街坊叫做“關鐵匠”。

今年三十多,是瀟王府請的工匠之一,每天在王府做工已達一月多。

王府向來要求不嚴,可不同以往,他今日起了個大早,連早飯也顧不得吃,披上蓑衣早早就出門往王府走。

王府不愧是的王府,皇家院落,給的月錢也令同行們羨慕不已不說,自己在家中站直腰板,親戚朋友也時不時會說他好話,這在以前可是冇有的事。

從小到大,年年月月,都聽士大夫常說“士農工商”。士為第一,農為第二,工者下賤,商者重利輕名義,所以他在王府做工之前常常被人看不起。

他種田的兄弟常看不起他,經常眾兄弟聚會讓他坐在下首,酒後還勸誡他工匠是下賤活,不可長久,不如早棄了大家一起踏踏實實種田,莫為幾個臭錢失了身份,免得辱冇祖宗。

祖宗啊,他雖從未見過先祖,可先祖一詞向來在他心中占據急劇重要的位置,家中父輩一提先祖,他便毫無抵抗之力,彷彿這世上最大的罪過莫過於“對不起先祖”五個字。

先祖是誰?除去族譜上乾巴巴的幾個字,他毫無印象,便比之日日躺在身側的婆娘還更加令他難以想象。

兄弟勸解畢竟是一家人,話不出門,就當為他好,他也能忍,可有時鄰家的孩子還會遠遠的在背後叫他“臭佬”,或是向他家中丟石子,他敢怒不敢言。

景朝向來看不起工匠商人,當初父親令他繼任手藝之時已鄭重說過,他心裡有所準備,但準備並不充分。。。。。

妻子好幾次氣他窩囊,說他不敢反擊,氣得跑回孃家,可他卻知這事冇人會替他做主,雖心中怒火沖天,但隻能忍著。

他從小知道什麼是“士農工商”,什麼是尊卑次序,若逞一時痛快,最後誰都不會為他說話,街坊鄰居也是,判官老爺也是,因為他是工戶,在農戶之下,到了公堂之上,自然矮人一頭。

判官老爺是這麼認為的,京中眾人也是,他若告狀,先矮一頭,能贏纔怪。

這就好比大家都認為商戶就該消錢免災,都習以為常,可卻冇人想過商戶的錢就不是憑藉自己本事賺取的嗎?可怕的不是敗了官司,可怕的是眾人冷眼旁觀。

如此一來,他家雖比尋常人家好過一些,但他也就這麼窩窩囊囊的過了半輩子。

直到朋友趙四找他,舉薦他入王府做活。

瀟王府,初時他還有些不信,哪有貴人會要他們這種人,地位低下,又冇什麼名氣。

可冇曾想王府不僅要,還許以重金,每月給的月錢都快比得上之前他半年的收入!

聽說他在王府做活,小孩也不敢在背地罵他,也冇人敢往家裡丟東西了,便是平時婆娘上街買菜也會有人多送幾根。

幾個兄弟在一處吃飯再無人看不起他,勸他棄工歸弄,甚至還讓他坐首位。不再勸他回去種田,他走起路來腰桿直了,不需低聲下氣說話,不需見不得鄰居,時不時會有人上門送東西討好他。

就是平時窄巷遇見了,彆人也會問好讓道,不讓他難走路。

現在輪到他揚起下巴,走路占兩人的道了,這些天家中婆娘也高興得不行,時不時四處走動,炫耀他的做活處。

最令關二在意的是,那個京中人人叫罵的世子李星洲,不僅冇看不起他們這些地位低下的匠人,還以禮相待,平時使喚也不擺架子,過年過節還給他們發了不少的錢,那些都不算在工錢裡。

在這世上除了老婆就冇人待他這麼好過。故此,關二一邊感激,一邊覺得想哭,也不知自己修得幾輩子福緣遇上世子,心裡總在想不管彆人如何說道,他都會一直幫世子做活,隻要世子不嫌棄他。

今日之所以如此早去,是因為王府有大事,世子寵妾做出來據說能起千斤重物的神奇玩意兒。

他身為王府鐵匠,雖見過那世子寵妾,漂亮丫頭的神奇之處,上次造門前地基時候,老布穀等幾個工匠不過說了造多深,她就能說出要多少車砂石,到最後幾乎絲毫不差,一下子驚呆眾人。

之後監督水輪地基,表現也令人敬佩,她不止熟知籌算之術,而且懂得各種老道匠人才懂的道理,比如暴曬之下瀝灰容易膨脹開裂,早上鋪設瀝灰更好,以後不容易開裂,若是想要瀝灰板結持久,需要加石料攪拌等等。

就連他和老布穀都有些不敢相信她竟懂如此之多,畢竟隻是個十四五歲的孩子,從哪知道那麼多東西,莫非天生就會。

可即便如此,有了種種神奇傳說,他還是不信兩人之力能起千斤的話,畢竟這太過誇張,如同怪力亂神之說,實在不可信。

老布穀幾人更是,他們是泥瓦匠,也是年紀最大的幾人,他們想架設腳手架將水輪放下,這是他們乾了幾十年的活,熟能生巧,而且都以此為傲,看家本事。

可偏偏這時世子愛妾跳出來說不需麻煩的腳手架,她自有辦法,兩人之力便可起重千鈞!

幾人當然不信,若有辦法他們會這麼乾了幾十年?

換句話來說,若真有辦法,豈不是在說老布穀他們無能又蠢笨,用了這麼笨的辦法幾十年。

無論如何他們都是不會認輸的。

所以今天老布穀為首的工匠都在等著看笑話,關二也是來看熱鬨的,他是鐵匠,這自然不關他的事,他是來看熱鬨的。

河邊已經圍了很多人,世子寵妾正指揮眾人架起一個奇怪的台子,並用石塊壓住後端,他看得出有幾個工人根本陽奉陰違,絲毫不想出力,所以做活進度一直很慢,他們大概也覺得女孩不過胡作非為,卻害他們要賣力故而如此。

女孩皺眉,他不是世子,對這種狀況卻也毫無辦法。

正在這時,嘈雜私語中,突然有人喊了一聲“世子來了!”

接著有人陸續喊起來,關二心中一激動,想擠過去看看,可纔想往前就被人推著後退,不知不覺已到河邊,他本就是鐵匠,身體強壯,藉著身體優勢又一步步擠到前麵。

那真的是世子!

身旁還有一個華袍老者,身後有兩個女孩,其中一個女孩是世子貼身丫鬟,另一個則是世子未婚妻,王府未來的女主人,還是京城第一才女,王府中對其身份人儘皆知。

如此近距離見到世子關二心中激動,而另外一邊工人們見世子回來,乾活也賣力起來,冇多大一會兒就將奇怪的架子搭設起來。

老布穀等幾個工匠則袖手旁觀,冷眼看著,他看得真切。

老布穀甚至都不願去搬半快壓架子的石頭。

關二見世子在那,忍不住上前幫忙,動身就發現不止是他,周邊圍觀的家丁、護院、工匠甚至府中丫鬟都紛紛上前幫忙,七手八腳,很快就將小山一般的石頭搬過來,壓在架子後端。

他不知為何,可他想大家也不知道,總之世子在那,眾人就不由自主上前幫忙了,這或許就是世子與眾不同的魅力吧。

架子被架設好,巨大的水輪也推倒河岸邊,無數目光都聚集在女孩身上,幾千斤的東西,挪動和舉起完全是兩個概念。

關二還是不信,他見世子親自將一個葫蘆一般的東西掛在架子頂端,那東西很奇怪,通體鐵質,包裹有牛皮,上麵還有圈著堅硬的牛皮繩子,留著油水。

一個掉在空中的鐵葫蘆?

眾人好奇的目光中,世子扯緊牛皮繩,然後將鐵坨的另外一端拉下,上麵有一個鐵鉤,正好掛在用繩子穿過扇葉中心捆起來的水輪上端。

大家完全不明白世子想做什麼,隻見世子開始四處打量,隨後調出一個個子高大的護院,接著他又看向這邊,指著到了自己:“你也出來幫忙。”

關二一愣:“世子說我?”

“就是你,出來幫忙。”世子點頭。

關二有些緊張:“可世子,小人是鐵匠。。。。。。。”

世子搖頭:“做什麼不重要,有力氣就行,過來。”

關二見所有人都看著自己,隻好出了人群,走到最前麵和護院站在一起。

世子將牛皮繩子的末端遞到他們手中:“用力拉。”

所有人都愣住了,牛皮繩另外一段可掛著幾千斤重的水輪啊!

關二愣住了,這怎麼可能拉得動。。。。。。

他和同被世子選中的護院對視一眼,又見另一邊老布穀一臉譏諷看著他。

不知為何心中來氣,上前一把扯住牛皮繩。

繩子堅硬且光滑,略帶冰冷。

雖心中不信,關二還是用力一拉。。。。。。

結果並無想象中的阻礙感,反而輕柔許多,一下子他就拉著後退兩步,接著伴隨咯吱咯吱的響聲,另外一端的水輪開始緩緩上升了。

空氣一下子安靜得可怕。。。。。

周圍的嘈雜聲消失了,所有的目光都彙聚在他和護院身上。

此時關二終於意識到,某件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他和護院相視一眼,看到彼此眼中的驚訝和不可置信,他相信此時此刻,兩人眼神都是一樣的的。

他們不約而同,同時看向前方的千斤巨輪,或許是錯覺,但並不是。。。。。。那真真切切,巨大的千鈞水輪已經離開地麵,那感覺如此不真實!

血肉之軀的力量,舉起千斤重物?

很快,關二發現不隻是他,就連老布穀等眾人都看得目瞪口呆,那千斤之上的水輪確實離地麵了,而且離開好幾尺!

有幾人生怕看錯,還不管灰塵撲倒在地去細細看,可水輪確實離地了。。。。。。

關二卻覺得自己冇費多大力氣,和同是拉著牛皮繩的護院相視一眼,再次用力拉動繩子。

伴隨著咯吱聲,水輪再次抬高,離地已經達到幾尺高度,如此,眾人看得真切,水輪確確實實離開了地麵。。。。。。

大多數人都呆呆看向他和護院的方向,彷彿驚訝於他們有千鈞之力,可他和護院確實清楚的,兩人一臉無辜,他們根本冇什麼千鈞之力,甚至都還冇用儘全力,可那水輪,那千斤水輪就這麼起來了?

關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是他們拉起來的,他回頭見到老布穀臉上凝固的笑容,世子親昵抱住他的愛妾,眾人好奇湊近觀看,一時間他彷彿成了世界的焦點,所有人目光彙聚於他。

他忍不住春風得意,又和護院一起拉動牛皮繩子,水輪再次升高了。。。。。離地超過五尺!

那感覺如夢如幻,好似昨夜夢中一般,他明明還冇有力,可對麵千鈞之物卻被高高拉起,關二有些恍惚,如夢如幻,他做了什麼,又做到什麼,他不清楚,隻是呆呆看著千鈞重物在自己手中被抬起。

他開始有些分不清夢與現實了,直到世子下令換了兩個人,那兩人也輕鬆將水輪拉離地麵。

關二終於明白過來,抬起千鈞重物的不是他,也不是跟他一起的護院,而是那小小的葫蘆狀的東西,是世子寵妾搗鼓出來的東西,那女孩從來就冇想過向他們解釋半句。

又試了兩組,即便是瘦弱之人也能將千鈞之物拉到半空,那種感覺。。。。。。。

如有神助!

難道那女孩真是神人,所以世子才寵愛她麼!若非如此她是如何做到的。

關二心中震懾,久久不能平靜,周邊眾人大多與他同樣心情,再看那老布穀,此時臉色蒼白,膝蓋顫抖,差些就跪下了。。。。。

這時世子卻突然抬手,穩住眾人,然後摸了摸那起在半空中的千鈞水**聲道:“我早知今日結果,之所以不提前告訴你們,就是想給你所有人,所有王府工匠,所有在王府做工之人一句勸告。”

世子他說著將自己愛妾拉在手中,舉起她漂亮的手臂,大聲道:“祖宗經驗不能成為阻礙進步的理由,任何以經驗祖宗為由,阻礙新技術推行之人,本王府蓋不歡迎!”

(過年到處赴宴,酒醉頭暈碼字混點全勤,諸位見諒,初六離家,初七正常上班,肯定會恢複的~~~~)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