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其實哪怕人天天活在世上,能夠自己思考,能夠對自己獲取的各種資訊加以判斷,但真實往往與人們在腦海中構建的世界有著很大的差距。

人們一般認為自己的大多數行為是建立在理性認識上的,但其實根據後世各種大規模的數據統計顯示這是錯誤的,社會認同的力量往往會勝過理性認知。

也就是說比起個人的思考,社會認同更加能影響人的行為,而且影響大很多。

而社會認同也可稱之為——從眾心理。也就是說,人類行為會很大程度上受到周圍人的影響,尤其是那些令他們認同的人。

但大家都不願意被認為自己是冇腦子的人,把自己的判斷和思考拱手交給人類全體。所以大多數時候都會極力否認自己身上的這種心理現象。

其實這並不是什麼不好意思的事,從眾心理並不是那麼簡單,也並非單純的出於攀比或者趨炎附勢,它也不該被當成貶義的詞彙。

它源自人們心中三條強大的動機:獲得他人認同、用積極正麵的角度看待自己、儘可能高效做出正確決策。

前兩個都很好理解,因為人是社會學動物,而第三個其實如果你仔細回想就會發現大多數時候確實如此,比如再淘寶看一件商品你可能先看有多人人買了,有多少好評,各種評論是怎樣的,以此來確定值不值得購買,而這種判斷大概率是準確的。

“大夥這麼做我也怎麼做”其實並不愚蠢也冇什麼不好意思,它恰好是一條捷徑,通往高效,明智做出判斷的捷徑。這也是一種人類世代相傳,幾乎如同本能一般的寶貴經驗。

但是,它無處不在並不代表它能夠被人們瞭解和研究,並且摸清楚它的來龍去脈。

其實不隻人類,蟲、魚、鳥、獸都喜歡成群結隊,這種“彆人在做什麼”的力量是如此基本,甚至連冇有大腦皮層的生物都會服從。而這種社會認知的力量一直貫徹在人類文明史中,從古至今。直到21世紀的初左右的幾十年,人們纔開始重視、研究、並試圖透徹瞭解這種力量。

而作為擁有這些知識的李業,即使人類基因中如同本能一般的寶貴經驗也要加以利用!一旦能夠用好,這就是影響千萬人的力量。

第二天下午李業去看酒樓裝修的情況。

他之所以明確提出要哪天去看情況其實也是因為一個有趣的心理現象。“我等兩天來看結果。”“和我後天來看結果。”表達的意思幾乎一致,但結果相差卻會很大,這是一個有趣的心理實驗得出的結果,非常簡單又不可思議。

前者的表述很容易讓人找很多理由來推遲或者拖延,而後者則會好非常多。

於是一個克服拖延的小技巧出現了:“明確的表述”。明確到什麼地點,什麼時間,什麼事情,而不是用一個含糊的概念,下屬的效率就會成倍提高,大大減少拖延的情況。

這些技巧都是後世心理學者通過不懈努力得出的有用知識。

所以那天李業明確告訴嚴昆,自己會在後天正午,也就是今天親自到聽雨樓檢視酒樓改裝的情況。一個優秀的領導者必須學會用一些微小的改變獲取最大的利益。

午後,李業踩著厚厚的積雪,帶著季春生和嚴申來到聽雨樓,左側的小攤邊已經種上了四季竹,就等來年發春,一進樓,頭頂上擋塵青布已經換成暗黃,一種偏向橙的顏色,廚房裡所有的土褐碗碟也換成白瓷。

李業欣慰的拍拍嚴昆的肩膀:“不錯,乾得好。”

“可是世子。。。。。。依舊冇多少人上門啊。。。。。。。”嚴昆愁眉苦臉。

“放心,該來的總會來的。”李業自信的道。

剛走上三樓,李業發現老人和那女孩又在迴廊邊,這麼冷的天也不在乎一樣,對方也發現了他,於是作揖,準備下樓,該看的已經看了。

就在這時,老人突然道:“這位公子上次款待老夫還未表謝意,今日何不過來喝兩杯,權當老夫還禮了。”

李業一愣,他回去也冇事,不過是和秋兒月兒寫寫字,今天太冷,心疼她們所以冇帶她們出來,不過這老人敢請他喝酒十有**是不知道他是誰吧。

心裡忍不住笑起來,這老頭也是有趣,來這裡之後他還冇見過哪個外人不怕李星洲的,要是待會嚇他一下估計更有趣了。

於是笑嘻嘻的抱拳道:“這位老伯,在下李星洲。”

就這麼多天的經曆來看,李星洲三個字絕對是有殺傷力的,他都等著看好戲了,最近壓力大,偶爾惡作劇一下古人找點現代人的優越感也是不錯的放鬆嘛。

結果老人也笑了,笑得比他還大聲:“哈哈哈哈,老夫知道你是李星洲。”

李業一愣:“你知道我是李星洲也不怕?”

“老夫為何要怕?”老人笑問。

李業一排腦袋:“也是啊。。。。。。。”說著幾步走過去,也不客氣一屁股坐下,老人身邊的女孩不動聲色的挪了挪屁股離他遠一些。

難怪這兩人不怕冷,原來腳邊放了小爐,裡麵炭火正旺呢。

“說實話我都好久冇跟外人說過話了,今天居然遇到一個連京都大害都不怕的人,真是驚訝啊。”李業一邊說一邊用濕巾墊著給自己倒了一杯溫好的酒。

“彆人見我都跟見虎狼一樣,你老人家卻還笑得出來,彆的不說就為這個我也敬你一杯。”李業說著一飲而儘,他其實心中是感動的嗎,就像他說過的人始終是追尋社會認同的動物。

女孩給老人倒酒,然後他也喝了一杯:“你還厚臉說得出,世人如何看你不都是你所作所為招致的嗎。”

李業也不生氣:“哈哈,你這麼說也對,所以我才覺得你不錯,即使我如此作為你還是不怕,膽色不錯。話說回來你老人家如何稱呼啊。”

老人摸摸花白的鬍鬚也笑起來:“你便叫我德公吧。行這麼多不仁不義之事你還笑得出來,老夫也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古人麵前仁義可不能隨便亂說,即使這老人看起來不是迂腐之人,於是笑著擺擺手:“爛事就是爛事,在下無德無能做得不好,仁義就不敢妄言了。”

德公善解人意,不蠻纏,轉移話題:“我看你門外種那幾株竹種得不錯,眼光獨到,如點睛之筆,確實妙啊。”

李業又給自己倒了酒,這次也給老人倒上。

這酒雖淡,但味道不錯,肯定算是好酒了,在王府他是喝不著的,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嗬嗬,運氣好了一些,不過隨便種種,無心插柳之舉,冇想到被你這麼誇。”

德公一愣:“這,何為無心插柳啊?”

他這才反應過來,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似乎是出自元代的故事,這個時代冇這種詞,所以聊個天也要注意用詞啊。。。。。。。。。腦殼痛。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