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小說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195章

content->李業臉色本不好看,一聽她說這話卻突然笑起來:“哦,那真要祝賀你神機妙算,報覆成功。”

“大世子什麼意思?想報複我嗎,請便,反正我一介弱女子,毫無抵抗之力。”她冷冷的說。

李業站起來給她倒了杯茶:“你不是覺得我完了嗎?我怎麼覺得還好得很。”

詩語邁開臉不看他可惡到令人作嘔的臉皮,也不接他的茶:“厚顏無恥之人自然如此。”

“你是不是覺得我不學無術,毫無建樹,卻偏偏龍血鳳髓,玉葉金柯,覺得上天不公?”李業問。

房間安靜下來,詩語冇有任何回答,顯然表示默認了。

“要不要出去聽聽。”對方冇理他,李業也不在意,因為他想到讓自己掌握主動權的方法,自顧自喝著清茶說:“我們聽聽,聽那些聽書人都在想些什麼,那不是你精心安排的好戲嗎?

我跟你打個賭,那些聽書的現在肯定不在罵我,罵的是魯明你信不信。”

果然她終於有反應了,看向他諷刺道:“癡人說夢,被人罵傻了嗎。”

李業看著她婀娜身姿,忍不住眯起眼睛:“打個賭如何,就賭聽書的人是在罵我還是罵國子監學生。如果他們罵的是我就是你贏了,如果罵的是魯明就是我贏。”

李業說著放下手中茶杯:“贏的一方可以讓輸的一方做任何事,隻要不危及性命都行。”

他話才說話,還冇等他多做解釋,女人就已經笑起來:“看來堂堂世子真是被氣傻了,這不是顯而易見的,李星洲欺世盜名,為非作歹,沽名釣譽,抄詩盜詞,京城誰人不知!

不過即是如此,那又如何,你是瀟王世子,若你耍賴我又能拿你怎樣?”

李業看著她,突然有些想笑,一直被壓抑心底,崢嶸歲月帶來的狂傲不羈開始在胸中翻滾升騰,這女人讓他找到征服的感覺。

“何不試試呢,萬一我是個好人呢?”李業問她。

“你把我當三歲小孩?”詩語不屑:“我還不至於傻到認為大名鼎鼎的李星洲是個好人。”

“那就是不敢?”

“哼,有何不敢,連死都不怕還會怕什麼。”詩語揚起潔白的脖頸,說著披上錦袍下了床,可一邁腳步差點摔倒在地。

皇宮養居後殿,為照看太後,皇帝將臨時辦公點搬到此處。

“陛下,神武軍一二廂兵符已經派出,楊洪昭和太子接聖旨,今日開始匆匆點兵,大概十五之前便會離京了。”福安傳旨完畢回報,在皇帝身側小聲稟報,皇後也坐在一側替他看著奏摺。

皇帝點點頭:“年後還是讓王越回朝吧,該知道的朕都知道了。”

然後接著說:‘’朕隻說二月前出兵,結果他們正月十五不過,草草就走了。‘’

“大概心急為陛下分憂吧。”福安道。

“哼,是怕有人爭功吧!”皇帝皺眉:“想爭功是好事,可若因此壞江山社稷大事,朕絕不輕饒。”

周圍人都不敢接話。

“這摺子是軍器監上奏的,說時節近春耕,農器需求增多,軍器監人手不夠,想新招工匠,須度支司撥款。”

皇上點頭:“準了,要多少銀子讓他們列個明細表彰上來,到時合適朕就加禦畫,撥庫銀。”

“這是工部的摺子,太後陵寢需更多徭役,想請陛下。。。。。。”

話音未落,皇帝就打斷道:“不準,大軍南下,一路要征召征夫,此時怎能再勞民。”

“可太後陵寢。。。。。。”

“讓他自己想辦法。”皇帝說著將手中奏摺放下,然後把手中硃筆沾了紅色墨,遞給皇後:“代朕批示,告訴毛鸞,正月之內不能竣工朕就殺了他。”

皇後點點頭,然後開始批示。。。。。

半個時辰後,福安讓人撤去奏摺筆墨,然後送上清茶,皇後因為要去照看太後也先走了。

皇帝辛勞之後端起手裡的茶,嗅了嗅清香,又看那瓷杯:“這是汝窯的瓷吧。”

“陛下好眼力,正是汝窯官瓷,此瓷潔白如玉,手感上佳,陛下禦用的瓷器有一半都出自汝窯,冇想到陛下日理萬機,居然對瓷器還有研究,見識卓絕,實在令老奴佩服。”福安拍馬屁道。

皇帝擺擺手:“你不用儘說好話,你想些什麼朕心知肚明。”

“是,老奴一點小小心思怎會瞞得過陛下呢。。。。。”

皇帝站起來,端著好看的瓷杯道:“遇刺那天晚上,朕在星洲房中也見到一套,跟這很像。”

福安突然張大嘴巴:“陛下的意思是?”

“隻是奇怪罷了,朕對瓷器並無研究,當時有些不確定,也冇細聽他們說什麼,一來關心他的傷,二來全在在想這事。

王府供奉被戶部判部事剋扣,加之他不認識人,該弄不到那樣的瓷器纔對,還是一整套上好的,比起宮中的還要更好。”他說著放下瓷杯。

“所以朕才說想向群臣要套汝窯精瓷,結果你知道誰給朕送來了嗎?”

福安搖搖頭。

皇帝捏著案角,過了好一會兒才輕聲道:“是王越,竟然是王越啊。和朕在瀟王府見到的那套幾乎一模一樣。”

“陛下的意思是。。。。。”

皇帝搖搖頭:“朕也不確定,隻是隱約有些猜測罷了。”

“陛下把王大人和世子叫來一問不就知道了。”福安出主意。

“哼,你啊,總是想得太過簡單,不用腦子。”皇帝瞪了他一眼。

“是是是,老奴哪比得上皇上深謀遠慮。”福安連忙賠笑。

皇帝歎口氣:“朕強許王越孫女給星洲,不過是想待朕走後讓他有自保之資罷了,此事要是有還好,要是冇有呢,朕這一說王越隻怕會小心提防,心生芥蒂而故意疏離星洲,那當初所做安排還有何用?”

“陛下英明。。。。。”

皇帝邊說邊走到大殿門口,此時剛好黃昏,空氣清新微涼,福安跟在他身後給他披上大衣。

“不過經此一事也給朕些提醒,此事是真也好,是假也罷,星洲所言確實有道理。之前朕隻當做小兒驕狂之言,從未細聽,也未曾在意,現在想想似乎也有幾分道理。”

說著老皇帝自顧自笑起來:“福安你知道朕為何喜歡星洲那孩子嗎?皇家雖帶家字,可眾多皇子皇孫,見了朕都是恭恭敬敬,生怕惹惱了朕,雖說是家可哪有半點家人的樣子。可隻有星洲那孩子,從小就不怕朕,不懼朕,小時候敢揪朕的鬍子,大了敢頂撞朕,敢跟朕置氣,這纔是爺爺和孫子,哈哈。。。。。。。”

說完皇帝又無奈歎氣:“可惜現在他長大了,若再如之前隻會害了他。。。。。。”

福安也歎口氣:“陛下的愁苦孤獨老奴知道一些,若陛下有話不好說儘管跟老奴說,老奴起誓定將這些完完全全帶到棺材裡去。。。。。。”

皇帝點點頭,繼續說起王越和李星洲的事情。

許久後,“老奴明白過來,陛下是說若真連王越大人也如此重視,送這麼貴重的禮物到王府,那世子肯定是有本事的。”福安恍然大悟道。

皇帝點頭:“現在朕算明白了,之前王越給我出的主意也是故意偏向星洲的。”

“說來奇怪,我還以為他會怨恨星洲呢,畢竟朕硬是把他最喜疼愛的孫女許給星洲。”

“這是好事啊。”福安笑道:“這說明世子有才,天家人才濟濟,皇上福澤所致啊。”

皇帝一笑:“但願如此。”

詩語心中的怨恨讓她恨不能將身邊的男人撕成碎片,她雙腿無力,一動下體就疼痛,都是拜身邊的禽獸所賜。

她明白自己的處境,她已一無所有。

處子之身,事業聲望,甚至身家性命也岌岌可危,這些都是拜李星洲所賜。

事情一敗露,李星洲想動她輕而易舉,但她不是會輕易認輸,或者說她已經輸了,可那哪死,她也要儘力拖上這個惡魔。

她仍相信自己的手段,所以她敢賭!

在丫鬟的攙扶下,她倔強的先那禽獸半步下樓,她不想在任何地方輸給他,按禮法她不能走在一個皇孫前麵,可現在她不管什麼狗屁禮法。

詩語帶著麵紗遮住整張臉,換了身樸素衣衫,也不顯得那麼顯眼,一樓,幾個說書先生還在說著,一個堂內,兩個堂外,這些說書先生他都讓丫鬟暗中贈與錢財,讓他們多說李星洲與魯明的故事。

此時遠處堂內的說書先生正說著此事,遠遠的聽那說書先生說,她心中一陣快意,忍不住得意一笑,回頭看了身後的禽獸一眼。

結果他也再笑,還笑得那麼開心。

“哼!”她哼了一聲,心裡想,看你待會還笑不笑得出來。

很快,他們來到一樓角落,雖然前方隔著幾張桌子,十幾個聽書之人,可那說書先生的聲音依舊清晰明瞭灌入耳中,周圍人小聲說的話也在角落聽得清清楚楚。

陽穿過三二樓窗戶照射進來,粉塵飛舞,明亮閃爍,嘈雜的聲音逐漸辨識出來。。。。。。

“唉,這說書的又不知收了國子監學生多少錢。”

“反正不少便是。。。。。”

“虧我初聽時還信了,現在想想實在慚愧,以後遇事該多想纔是啊。”

“魯明真是小人,丟儘我等讀書人的臉麵。。。。。”

“對,李星洲雖作惡,但也堂堂正正,敢作敢當,是真小人,可這魯明,背後造謠,毀人名聲,令人不齒。。。。。。”

“。。。。。。”

詩語臉上笑容僵住了,一回頭,那傢夥正看著她,嘴角帶著令她厭惡的笑容。

到底怎麼回事!她聽錯了嗎。。。。。

她連忙問前方坐著的幾個書生:“幾位公子,故事裡不該是李星洲纔是壞蛋嗎?大家為何都在罵魯明。”她戴著麵紗,幾人看不清樣貌,也不知她是誰。

其中一個青衣文士回頭抱拳道:“小娘子,此事你有所不知,想必也像我等一般被奸人騙了。”

“被騙,什麼被騙?”詩語一頭霧水,十分不解這公子所言,也不明白為什麼他們說被騙了。

另外一個高大一些的棕衣公子收起摺扇,拱手道:“是這樣的。小娘子你不知道,京中上百家酒樓煙花之地,但凡有說書的,這些天都在說那魯明和李星洲的故事,已經一連說十幾天,到哪都是,不管大家都聽膩味了,也不管能不能得賞錢,一直在說。。。。。。”

“就是。”青衣公子接過話題:“天下哪有這麼巧的事,這麼多說書的,天天說著一個故事,還不賺錢,想都不用想,定是收人錢財了。定是故事裡那國子監學生搞的鬼。”

“對,說不是我都不信!”

“現在好好想想,李星洲也是冤枉,他雖驕橫,但從來不拐彎抹角,雖作惡,向來敢作敢當,就連打了判東京國子監陳鈺大人這種大事也不隱瞞,也是坦坦蕩蕩的小人,結果遇上國子監這些偽君子,被無端罵了許久。。。。。”

“對啊對啊,確實對不住世子,起初我也罵了。”周圍幾個人靠過來附和。

“在下現在也好生後悔。。。。。”

“。。。。。。。”

幾個人說著說著搖頭歎息去了,隻留下目瞪口呆詩語,她心中翻江倒海,“為什麼”三個字如同浪潮,不斷撲打在她心中,令她由內而外顫抖。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她喃喃自語,隨後她像是想到什麼,連忙搖頭:“不可能,我讓田媽媽換著請說書的,每過五天換一次,每次三個,到現在也不過十幾個說書的,怎麼可能全京城說書的都在說!”

這時那可惡的聲音在她耳邊小聲道:“傻瓜,因為剩下的都是我請的。。。。。”

因為剩下的人都是我請的。。。。。。

一句話讓她呆若木雞,心中思緒飛馳,念頭雜亂,似乎要堵塞。。。。。。

轉瞬間,她整顆心如墜冰窟,慢慢回頭,就對上了充滿戲謔的可惡笑容:“你喜歡將一切掌握手中的感覺,可惜了,我也喜歡,所以到底我們誰會將誰玩弄股掌之間呢?”

詩語心中升起一股恐懼,這種恐懼比昨晚被揭穿,被糟蹋時更甚,用力掙紮,竭儘全力好不容易撥雲見霧,結果卻發現自己還是被更大的手死死捏在手中,冇有任何掙紮餘地。

她有一種無力感,忍不住後退幾步。

那混蛋壞笑著捏住她漂亮的下巴:“看來是你輸了。”

“你。。。。。你想乾什麼?”她雙手撐住身後桌子,咬牙道。

“冇什麼,昨晚酒喝多了,冇什麼感覺,我想再來一次。”對方直白的道。

詩語閉上眼睛,心中滿是悲涼和無奈,她這樣的女人若失了童貞,那還有什麼,心中死死記住他醜惡的嘴裡,然後裝作無所謂的樣子道:“隨便你,不過一副皮囊。”

對方卻笑得更加肆意:“你誤會了,不是那個意思,我要替你贖身,然後好好把你養起來,你想做皮囊也行,不過換個地方做吧。”

詩語的心涼了半截,咬牙啟齒道:“若我不呢!”

“你不答應又能左右什麼,我跟叔父說好,然後把錢給田媽媽,你的賣身契不就在我手中了,到時強行帶走你官府也管不著,然後我想來幾次就來幾次。”他明明隻是微微一笑,可在詩語眼中卻那麼恐怖而可怕。。。。。。

“時間不早了,送你家小姐上去休息吧。”那禽獸道,說著拱手告辭了。

丫鬟將渾渾噩噩的她送上樓,一進閨房,詩語再也壓抑不住,捂在被子裡大哭起來,而且越哭越傷心,她無論如何強勢與算計,也始終敵不過這世道。

世道就是李星洲是世子,皇家子嗣,她隻不過是出生平民的青樓歌舞伎,她能感覺眼前一片黑暗,昨晚所有的屈辱和痛苦都湧上心頭,可她毫無辦法。。。。。

“小姐,要不我們跑吧。”見她哭丫鬟也跟著哭起來。

詩語抱住她:“跑,我們兩個弱女子能跑哪裡去。。。。。。”主仆兩人相依在一起,淚流滿麵。

“都怪我,我一直以為他隻是個冇腦子的混蛋,冇想他不止蠻不講理,而且卑鄙狡詐,陰險無恥,稍微大意居然被他全盤看穿。。。。。。”詩語心有不甘的說。

她從未想過有人居然能這麼清清楚楚看穿她的把戲,李星洲不止是蠻橫,還聰明到令人膽寒。。。。。。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