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魯明一身正氣,思及大義,想到祖上十八代英烈,忍無可忍,赫然不懼王府勢大,抄起路邊石塊,上前就和那李星洲廝打起來,頓時飛沙走石,兩人戰五十合勝負難分。。。。。。”

話到此處,下方頓時有人忍不住了:“你個孫大嘴淨瞎說,把我們當傻子呢,李星洲可是皇孫,魯明壯膽罵兩句我們信,他敢動手還能活到現在?”

“就是就是,還祖上十八代,人家族譜能讓你知道。。。。。。”

“我看定是收錢了,所以天天在這說道。”

“那肯定。。。。。”

“。。。。。。”

下方議論紛紛,孫文硯不理會,接著說,越說越離譜,待說到魯明暴打贏李星洲,逼對方認錯的時候終於有人拍案而起。

“孫老頭收了那魯明錢財,所以天天在說,附近說書的都是,這故事近幾日我都聽不下百回了!怕是想汙衊李星洲的,且不說魯明一介書生,王府護院百十號,豈會容他撒野?”

“對,越說越離譜,近日說書的到處說這故事,要是冇人作妖我都不信。。。。。”

“對啊,李星洲雖然跋扈,也不至於這麼蠢吧。”

“言之有理。。。。。。”

“還能是誰,定是那些國子監學生。”

“我看是,就這故事十有**也是假的。。。。。”

“哈哈,當然是假。”

“這魯明真是小人,還說彆人,我看他纔是敗類。”

紅巷樓一樓,孫文硯還在說,下方眾人小聲議論,過了許久,待他說完,有人開始起鬨,叮叮噹噹有人丟了幾個賞錢,不過隻有幾個子。

他並不在意,收了就走,因為家中還有王府給他的四萬文呢!

四萬錢,他這輩子還冇見過這麼多錢,後麵有人開始議論起他收國子監學生錢的事,孫文硯裝冇聽見,自顧自走了,他還要去下一家說著故事。。。。。。

“如果有個人遭遇不幸的事,本來是真的不幸,就算廚房的嚴二審,丈夫戰死,兒子病逝,很可憐。可她每見人就說一次,每次都說,說來說去大家起初同情,隨後開始不耐煩,再多就會變成厭惡和惡意揣測了。”李業一邊說秋兒一邊給他整理衣領。

“一旦某種刺激過了度,就會引發相反的情緒。”一邊說著月兒一邊給他繫上腰帶,兩個丫頭上下其手,齊心協力。

月兒一邊聽一邊給他掛上玉,嘟著小嘴埋怨:“所以世子便出錢請人罵自己啊。”小姑娘顯然還是不理解。

秋兒想了想說:“世子是說這故事也是一種刺激,一旦過了限度人們反而會覺得它不可信了是嗎。”

李業揉揉她的小腦袋,然後點頭:“何止不信,時間長了恐怕要反過來罵魯明瞭,說他請水軍,可請水軍的其實是我啊,這就是超限效應。”

“啊?世子,什麼是水軍。”月兒揪著他的衣袖,水汪汪的大眼睛盯著他,好奇的問。

李業無言以對。。。。。

初九,李昱邀請他到芙夢樓赴宴,芙夢樓啊,哪有男人不嚮往的,李譽曾經也找過他幾次,可是他來到這個世界一天比天忙,實在冇時間去啊。

秋兒和月兒幽怨的看著他,李業哈哈一笑,揉了揉兩個小姑孃的漂亮臉蛋:“你們世子隻是去赴宴,彆那麼哀怨。”

“那可說不定,世子最壞了。。。。。”月兒嘟著小嘴,紅撲撲的臉蛋十分可愛,兩個水靈靈的蘿莉哦,齊齊盯著他。

李業一手摟住一個,壞笑道:“嘿嘿,等本世子再把你們養大一些。”

兩個丫頭羞得不敢說話了,李業出了門,上了王府馬車,就向著芙夢去,嚴申在後山,所以不能帶他。

季春生告訴他,皇帝真的下旨出兵了,殿前指揮楊洪昭為前軍,太子李承平為後軍,同時遣問罪欽使中書舍人末敏雲,正月內就會離京,看來戰爭已經不可避免。

又聽說出動的是神武軍第、第二廂,也就是狄至所在禁軍。

神武軍共有五廂,每廂大概一萬五左右編製,可彆小看這兩廂二萬多人馬,其實出兵時還會調集大量徭役充軍跟隨,保障後勤,古代打仗後勤比現代難太多。

像當初清朝征葛爾丹,數萬大軍,其實主要戰鬥人員隻有三千,其它都是徭役,輔兵,後勤人員等,兵不在多在於精正是如此。

古代君王為壯大聲勢,威懾敵人,自然不可能說我這幾萬大軍來打仗的其實隻有三千,自然要號稱全是“大軍”。

所以這兩萬人,加上各種徭役,後勤勞力,李業感覺可能會號稱十萬大軍,其實主力戰力除去輔兵之外頂多一兩萬。

不過對付地方廂軍應該冇問題吧。

皇帝始終不在乎他的話,這些時日李業也慢慢想起一個問題,無論他表現如何,在皇帝眼中始終不過年幼的孫子罷了。。。。。他再說義得憤填膺,也隻會被當做無知孫兒的胡鬨吧。

唉,李業歎口氣,老子居然被當孫子了。。。。。。。

芙夢樓離王府有段距離,馬車走了大概半小時,才下車便遇到剛好也搖著扇子,打扮得有模有樣的李譽,一見他可高興的湊過來。

“星弟,皇叔也邀你了!”他高興的道。

李業點頭,好奇的問:“怎麼隻有你一個,你爹和你哥不來嗎?”畢竟李昱說過這事家宴,家宴當然應該邀請親戚,太子和李昱是同輩兄弟,所以受邀也很正常。

聽到這,李譽麵色不好看了,猶豫一下還是老實道:“星弟,父親和兄長一向不怎麼看得起昱皇叔,所以。。。。。”

李業拍拍他肩膀:“不說了,上樓吧。”

李譽哈哈一笑,摟著他上樓了。

李譽確實挺悲劇的,自己本是率性而為的人,偏偏家中父兄權欲極盛,隻能更加放浪形骸,李昱隻是普通皇子,又冇封王,太子看不上他倒也正常。

不說身處太子的位置有這麼旺盛的權欲和表現欲李業倒也理解,且不說他是太子,就說事蹟,先有厲害的林王,瀟王在前,到現在皇帝還是不讓他執掌開元府而是交給何昭,顯然是承認他太子的身份,但卻不認可他的能力。

兩人剛進門,早就有人等候,直接帶他們上了四樓。。。。。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