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初八,春風起,萬物復甦,本是年後新喜,可宮中氣氛卻不喜慶,宮女太監走路匆匆忙忙,低頭不敢高聲說話,宮中諸多妃子也遠離樂舞,整日往返養居後殿。

坤寧宮內時時燈火通明,皇上已經好幾夜冇安穩入眠,究其原因還是太後之事。

太後九十大壽如同迴光返照,精神兩日之後逐漸大不如前,這兩天到晚上便大口喘氣,有幾次若非有人幫忙順氣,已經喘不上來。

太醫看了好幾次,都戰戰兢兢,小聲對皇上說了什麼,但肯定不是什麼好訊息。

皇上召來後宮諸妃,輪流陪太後,可她依舊一天不如一天,到現在每天說不出話,隻能喂一些清水稀粥,已到油儘燈枯的邊緣。

“陛下,右司工部判部事毛鸞,左司禮部判部事孟知葉已候門外。”坤寧宮側殿內福安向皇帝報告。此時年節已過,天氣回暖,可殿內四角依舊放著炙熱炭火,整個殿內暖烘烘的。

“讓他們進來。”皇上揉揉太陽穴道。

不一會兩人一前一後匆匆進來。

孟知葉抬頭挺胸走在前麵,毛鸞落後半步,低著頭匆匆走著。

兩人依次行禮,然後孟知葉走到案邊坐下,拱手道:“不知陛下召見我等所為何事?”

毛鸞不敢坐,皇帝點頭示意他坐下,兩邊宮女送上清茶。

“太醫說太後壽歲無多,此番召見你們為母後陵寢之事,此事朕在五年前已下旨,禮部工部勠力同心而為,時至今日進度如何?”皇帝端著清茶問。

話一出口工部判部事毛鸞有些慌亂:“陛。。。。。陛下,此事,太後陵寢竣工還需。。。。。還需些時日。”

話一出,皇帝頓時眯起眼睛,空氣冷了下來:“還需時日?朕五年前下的旨,府庫前後撥銀百萬,時至今日太後大限將至,你跟朕說還需時日。。。。。。”

皇帝盯著他,淡淡道:“毛鸞,你莫以為朕不敢殺你。”

“陛下饒命,陛下饒命啊!”毛鸞連忙起身磕頭,然後急急解釋:“太後陵寢本在前年六月竣工,可孟判部事看後說墓道上頂石塊散碎,墓室四壁白石太小,不合禮法,臣隻好拆除重建。

可恰好去年秋天關北有戰事,眾多輜重物資需從江州走水路馳援關北,大半徭役調往江州寧江府一帶,人手緊缺,故而,故而。。。。。。”

皇帝看了孟知葉一眼,老頭也不狡辯,理直氣壯道:“根據古籍記載,帝王家墓室立壁,用石長不少一丈,寬不下五尺,墓道頂石長不少七尺,寬不下三尺。太後母儀天下,有德有福,又無缺疏,自然當按此製。”

皇帝皺眉,看了一眼哭喪著臉跪在地上的的毛鸞:“去年先有賊子作亂,又遭戰禍,事出有因。。。。。。”

“陛下!”孟知葉一臉正色,連忙搶著說:“禮法乃立國之本,怎可因一時一事之權宜而廢,廢禮是動搖國本,若以小而不見,長此以往必定王綱解紐,危及社稷,這是聖人教訓。”

皇帝皺眉,問道:“此事乃工部禮部共同接管,既如此,禮部該問何罪?”

“陛下,禮部隻管禮法糾錯指正,涉及陵寢禮法規製之事都是我禮部之職,剩下的勞力活計自由工部安排,陛下若想問責,請問禮部失禮之責,若有,老臣甘願領罪,絕不推辭。”孟知葉義正言辭拱手道。

皇帝麵無表情,臉上的肌肉動了動,看向工部判部事:“毛鸞,陵寢如今什麼情況,朕要聽實話。”

毛鸞跪在地上彙報:“墓道已經完工,隻剩墓室,石料已拖曳入皇陵,可每塊重達幾千斤,每日隻能挪動一小段路,尚需時日。。。。。。”

皇帝麵無表情道:“要朕給你想辦法嗎。。。。。。”

“不敢,臣不敢!”毛鸞被嚇得快哭出來。

皇帝閉上眼睛,緩緩說:“太後壽儘之前陵寢必須竣工,想不想要腦袋全看你自己。”

“是,臣遵聖命。。。。。。。”毛鸞聲音顫抖的道。

“你們都下去吧,朕累了。”皇帝說完揮揮手。

兩人作揖,然後緩緩退出宮殿。

等兩人出去,麵無表情的皇帝屏退宮女太監,突然將手中精美的茶杯摔到地上,大罵:“老匹夫!”

福安連忙拍後背為他順氣,皇帝大口喘息,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孟知葉老賊,若非念及他當初是朕先師,朕早殺了他。。。。。。”

李業提著茶壺,帶著鬥笠,月兒也戴個一模一樣的,手裡提著瓷杯跟在身邊,這是王府後山,灌木成群,再往前走因為山石密佈,灌木叢反而稀疏許多。

而在山石之間,搭建起一個主體木製結構,茅草屋頂,足夠十幾個人住的小院,這個小院其實很早之前就開工,不過過年被耽擱,年後李業從王府周圍請來大批工人以求快速竣工。

果然錢就是萬能的,眾多勞動力合作下,這種冇太大技術難度的工程,冇幾天就搭建好了。

自然界土壤中含硝,但硝酸鉀中的鉀也是植物重要的養分,後世就有硝酸鉀作為主要成分的鉀肥。

要製硝的土壤需要滿足兩個條件:一是冇有或者少有經過雨水沖刷,水土流失不嚴重的土壤。硝溶於水,這也是從土壤中提取它的重要原理,如果在水土流失,雨水沖刷嚴重的土壤中含硝量會很低。

二是植被少或者不茂盛的地方,植被茂盛的地方鉀會被植物吸收。

綜合下來,後山這個地方是最好的。

一來到處都是山石,雨水被山石遮擋,大量泥土冇用經過沖刷。再者這地方植物都是稀疏灌木,冇有高大林木,土壤中富含的硝酸鉀不會被吸收。

最後,這地方離王府直線距離不過五六百米的距離,也就一裡地,十分方便。

帶著小丫頭走了一段,兩人很快到了這個小小的製硝工廠,硝石遇火則燃,遇水則融,為此李業特地吩咐這些小屋都使用木材搭建,整個搭建過程的器具也都是木質或陶瓷,並再三叮囑嚴申他們各種注意事項。

此時小院裡大家忙得熱火朝天,見李業來紛紛打招呼,嚴申也匆匆趕過來,放下手中活計迎接他,頭上還裹著紗布。

這是李業設計的一整套製硝流水線,昨天才教會眾人如何使用。

三個過濾棚裡不斷有人曬動掛在上方的紗布過濾網,用從山上架過來的水沖刷泥土,充分溶解泥土中的硝,然後濾液順著水槽流入彙合池彙流。

接著濾液從彙合池流向三個不同的澄淨池,三個澄淨池設計成麵積很大,卻很淺的形狀,使得水中混雜的泥土和雜質能更快沉入水底。

在水池水位高的地方設有出水口,從這可以將上表麵的水流快速放出,上表麵水流澄清得快,這樣就不會拖慢進度,能實現規模生產。

另外一邊,幾口用來蒸乾水分的鍋也是王府鐵匠特彆打造的,鍋的共同特點就是淺,但底部很大,儘可能增大受熱麵積,增加效率。

同時李業放棄使用木柴,而直接買更貴的焦炭,也就是煤炭用於加熱。

這將有利於控溫,這無疑大大增加成本,可李業在所不惜,因為比起木柴,煤炭更加可控。

可控、高效,一直是規模生產的關鍵。

如果不能成規模生產,那麼黑火藥也會毫無意義。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