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李業來到異界的第一個年居然然多事之秋,南方造反,關北戰敗,關北節度使被構陷,天子遇刺,安蘇府疑似造反,一切都發生在這年中。

年初三後李業就開始忙碌起來,雖王府各項工程要到初七之後才能正常開工,而他被任差遣開元府聽任,也是初七以後的事。

可魏朝仁向他請教的東西他不能視而不見,加之聖旨已經下來,他很快就要離京,李業隻好連夜趕寫,將一些適合軍隊的信任訓練方法和要點編撰成冊。

李業冇當過兵,所以很多東西他不敢亂杜撰,更多是以心理學家的角度思考,然後給魏朝仁寫下“信任背摔”“集體搬運圓木”“班組克服阻絕牆”等實用的信任訓練和體能訓練結合科目。

除去體能訓練,還有日常喊口號等,這些東西是潛移默化的,信任不是一朝一夕能夠構建。

初五,魏朝仁還有魏家姐弟,加之他們的家仆就要離京。

幾人雖戀戀不捨但也冇辦法,正如之前李業用來說通何昭的理由一樣,京都到關北路太遠,節度使如不早日出發,待到開春如北方有異動要出大事。

魏朝仁對李業更多的是感恩,畢竟是救命之恩。而魏家姐弟是真的捨不得離開,臨走前李業給他們裝了一罈十斤高度酒,並非勾兌過的,而是那最初一罈,接近酒精的純度。

並且囑咐他們不要用來喝,也要遠離火源,若受了傷就用來清洗,可以避免發燒,若發燒了可以把酒精塗在額頭和太陽穴等部位,這東西關鍵時候能夠救命。

畢竟關北那種地方,即使冇大仗,隔三差五也有衝突,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受傷。

兩人點頭,然後依依不捨告彆,一再跟他說,若有機會去關北找他們,他們隻怕再難有機會南下了。

臨走時,魏朝仁將腰間的玉送給李業,並說“以此為信”,看來他那天不是酒後之言,而是真有這樣的打算,這讓李業很感動,如果真到他說的那種程度,收留李業可就是對抗朝廷,結果魏朝仁還是義無反顧,血性之人重信義,果然一點不假。

李業卻哈哈大笑,忍不住拍拍魏朝仁的肩膀:“魏叔你放心,我李某就是再差也混不到那種地步,不過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李業自有李業的驕傲,這種驕傲不是他們能懂的,那是一種強大而堅韌的自信,並非因為他是現代人,這並冇什麼好驕傲的,而是因為他的知識。

知識改變命運,知識塑造未來,雖然是混黑社會的,但李業一直相信。

李業和嚴申將他們送到城外,魏家一家人終究依依不捨走了,車馬消失在官道儘頭,給李業留下的是魏雨白的一把短劍、魏朝仁的掛玉。

而另外一邊宮裡也來了聖旨,著調季春生出任武德使。

當時季春生久跪在王府前院半天不接旨,那傳旨太監已經喊了好幾聲“季春生接旨”,李業見傳旨太監臉色都變了,上前替他接下。

之後季春生就一直喝悶酒,不說話,大家也都不敢跟他說話。。。。。。

李業知道他不想走,季春生就像一個靠得住的叔叔,是救過他命的人,也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可不接就是抗旨,抗旨是死罪。

下午,李業讓月兒替他寫了謝恩表,然後交給季春生,讓他上任時遞交中書。

季春生坐在王府門檻上不說話,僵持許久還是接了。

他一接李業卻感覺心中一疼,季春生是為了他才接的。這時李業才發現自己到底多麼無力,心中有火氣,但作為常年身居高位的人,那條界限他明白,平時可以不服,可跨過去就是跟皇帝作對,他目前冇這樣的資本。

他之前一直以前世的思維來考慮著事情,直到遇到強勢的皇帝之後他纔看清楚自己一直以來到底錯在哪。

錯在他還是冇透徹的適應和融入這個時代,說到底這是個人治的時代。

他總有著後世的思維,想著建立一個龐大的商業帝國,依靠自己的資本和財力就可以高枕無憂,可皇帝的強勢讓他徹底醒悟。

這不是後世,後世是法製社會,司法體製有強硬保障手段,大局麵上,國家能保護個人財產不以人為意誌為轉移,所以無論如何作大,在法製社會中隻要不被髮現觸犯法律,都可以享有個人財產。

就如很多商業帝國,它們的體量和財富讓不知多少人嫉妒覬覦,自身又冇有強硬的武裝力量,可卻依舊安全。

在這個時代不行,上位者隻需要一句話就能摧毀這種冇有武力和地位保護的商業帝國,不需要任何理由,也不會講什麼法律,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李業徹底明白過來,這個時代太過殘酷,比後世不知殘酷多少。

他不準備坐以待斃,說到底,皇室權力由什麼維持?軍隊!冇錯,權力交錯縱橫,錯綜複雜,可在這樣的時代,軍隊就是權力的根本。

必須手握軍隊!

李業站在二樓迴廊,倚著欄杆,看著京城一片熱鬨景象,心中默默想著。

人是健忘的動物,大家早就忘記幾天前的陰霾,重新活躍起來。這是好事,不然人生短短數十年,要有多少愁緒堪憂。

月兒歡快像隻蝴蝶,在屋裡蹦蹦跳跳,唱李業教她的新歌曲《兩隻老虎》,聲音清脆動聽,月兒則拿著鵝毛筆在研究三角函數。

不得不說她真的是個天才,纔開始學三角函數就說這或許可以用來算出那個恒定不變的加速度。李業真被她驚到了,這或許就是傳說中的悟性吧,所以她學習三角函數時格外認真。

看著兩個可愛的小丫頭,李業不由一笑,也不愁了。

皇帝強勢那是他的事,對於心理學者而言,任何性格都有弱點,他總有辦法對付。

可萬事開頭難,他需要一個突破口,一個讓他能插手軍隊的突破口,突破口在哪呢。。。。。

嚴毢為在初六這天,勸李業出城祭拜土地,以此來求王府安寧,獲得天地保佑。

李業不信這些,不過他還是去了,因為需要讓腦子冷靜冷靜,帶著兩個丫頭還有下人,提了祭祀用的物品,走到半山的時候突然聽聞有人叫他的名字。

一回頭卻是個不認識的人。。。。。。。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