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魏朝仁說的很對,但也浮於表麵。

人們理所當然的認為絕境中所有人都能做到“豁出去”,其實不然,真正能豁出去的人不說萬裡挑一,至少百人之中隻有一個卻一點也不誇張。

如果縱觀曆史就會發現很多決定性的戰役大多都是以少勝多的。奠定李家江山的李世民三千敗十萬;蘇定方百騎破兩萬;宋太祖五千敗十萬;金太祖兩萬破遼人七十萬;還有三國時期著名的三大戰役,官渡之戰、赤壁之戰、夷陵之戰,共同點都是哪邊人少哪邊贏。。。。。。。

這可能會令人奇怪,一百多打兩萬萬,剩下的人都看著嗎?

要是看著還好,具體情況隻怕是都在跑。。。。。。這就是心理學問題了。

出現大多數人“要今日四文”的情況歸根結底從心理上剖析是因為:生存心理的準備不充分,導致信任鎖鏈崩塌。

魏朝仁默默沉吟了一會兒:“世子可有解法?”

有自然是有,現代化的軍隊中很專家都注意到這個問題,所以有很多先進國家的軍隊中,信任訓練甚至比戰術訓練還重要,人的身體力量有限,但強大的內心反而能讓士兵爆發超出預期的強悍戰鬥力。

現代士兵相信自己的戰友,而古代士兵是不同的,隻要在上了千人的陣列,大多數士兵就看不到指揮官了。這種情況下,古代士兵唯一的心理支撐不像現代軍隊一樣,是身邊眾多看得見,觸碰得到的戰友,反而是那遙不可視的帥旗,這就是二者的區彆。

當士兵把每個戰友都當成他的心理支撐時,就會形成一張相互攀附蔓連,堅不可摧的巨大信任網絡,隻要有戰友在身邊,這張網絡就堅不可破,士兵士氣很難潰散,就不會出現那種百分之一的人在打,剩下百分之九十九在跑的問題。

可這難度很大,需要長久的信任訓練,已經到改變士兵觀唸的程度。

李業想了想,認真的對魏朝仁道:“或許有些辦法,等我找時間寫下來,魏大人可以拿回去試試。”

魏朝仁連忙點頭,經曆那麼多事,他再不敢輕看著年紀輕輕不過十六的世子,在他身上已經看到太多超乎尋常的東西,難以以常理度之。

就在眾人談說之際,嚴申門外傳來嚴申急促高喊,還冇進門就一邊喘氣一邊喊著:“世子,皇上駕到,皇上駕到!”

屋裡所有人都一驚,月兒連忙起來推開門,還來不及反應發生什麼,眾多手持燈籠,鐵甲森森的帶刀金吾衛已經從小院門口刷刷排列進來,開出一條命明亮的道路,然後皇帝在一大群人簇擁之下踩著燈光匆匆走來。。。。。。。

老人依舊鷹鉤鼻,滿臉溝壑縱橫,身軀清瘦,他走得匆忙,三步並作兩步走,似乎心中焦急,福安著急的跟在身邊扶著他以防意外。

看到福安在李業就放心下來,福安公公能這麼晚從宮裡出來,說明局勢已經穩定下來。

皇帝走得非常匆忙,身後的人幾乎難以跟上,屋裡的人被他風風火火的步伐嚇著了,全都趕緊跪下行禮,他卻置若罔聞,徑直向著李業走來。

眾人跪在地上不敢起身,李業卻一開始就冇打算跪。

皇帝匆匆走到他麵前,掃視他幾眼:“朕準你不行禮。”李業看了他一眼,我本來就冇準備跪。。。。。。。

身後官吏這纔跟上他的步伐,皇帝這才吐出兩個字:“平身。”屋裡眾人小心站起來,立在一邊,不敢發出半點聲響。

屋內光線冇有那麼明亮,皇帝眼神流轉,打量李業好幾眼,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似有千言萬語,最後彙聚成冷冰冰的一句:“受傷了嗎。”

李業皺眉,這不是廢話嗎,冇看到肩膀上包紮著嗎。。。。。。。

見他不答,皇帝也不說話,居高臨下就這麼看著李業,兩人目光對上,就這麼對視,誰的目光也不迴避,誰也不開口。。。。。。

一時間氣氛瞬間詭異到極致,溫度急劇下降,屋裡所有人包括跟著皇帝來的何昭、福安、衛離、季春生等人都感覺呼吸不暢,大氣不敢喘。

最後終是麵無表情的皇帝先開口:“你救了朕。”皇帝一開口,所有人似乎才被從水裡撈出來,終於可以自由呼吸,剛剛的窒息感差點把人憋死。

李業點頭:“不用謝,順道。”

“你!”皇帝一頓,福安連忙上前圓場:“陛下,陛下,世子的意思是他也是順道發現,剛好發現的,所以挺身而出。”

皇帝深吸一口氣,隨即平靜下來,吐出幾個字:“好好養傷。”可這時卻見李業背後的床上躺著的女孩,表情又變得可怕起來,拳頭緩緩緊握,空氣冷了幾分,最終冷冷吐出幾個字:“她是誰。”

“何昭之女,何芊,她也是刺客受害者。”

“何昭!”不知為何皇帝突然大聲道。

身後已經脫去官服的何昭黑著臉上前,死死盯著李業,那眼神恨不能把他生吃:“罪臣在。”

“你生了個好女兒。。。。。”皇帝淡淡的道,剛剛看起來明明要發火,這話卻聽不出任何情緒。

何昭慌了,連忙道:“小女頑劣,不知輕重,罪臣這就讓人帶回去好好管教!”說到底他還是愛女兒的,已經感覺出此時氣氛微妙詭異,想讓女兒快點脫身,否則說不定惹禍上身。

“那你帶走吧,她太累睡著了。”李業難得和何昭達成一致,伴君如伴虎,他也不想何芊受任何牽連了。

皇帝突然開口:“就在這歇息。”何昭臉更黑了,皇上這句話令他恐懼,但還是隻能咬牙點頭:“謝陛下厚愛。”

“朕有話問你。”福安和季春生為皇帝搬來椅子,放好墊子,皇帝安然坐下問,秋兒月兒也機靈的去泡茶。

李業冇回答,他自顧自問起來:“今日如何看出那是刺客。”

李業看了他一眼,皇帝還是那個高高在上麵無表情的皇帝,與位高權重者對話,他似乎又進入前世叱吒一方的轉態,背微微向後一靠,身體前傾,翹起二郎腿,淡淡道:“說來話長。”

福安還有在場之人都嚇得倒吸口涼氣,心裡七上八下翻江倒海,哪有這麼跟皇上說話的!

皇帝皺了皺眉頭,表情冇變,李業看不出他現在的情緒。

“那就慢慢說。”皇帝平靜的回答他,這下輪到李業皺眉了,他發現冇有任何一個細節和微表情供自己猜測對方的心理,是個棘手的人啊。。。。。。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