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倒了好幾盆血水後包紮才完畢。

李業現在右半邊肩膀已經動不了,稍微一動就是痛徹心扉的疼,可能還會撕裂傷口。秋兒、月兒也不哭了,李業讓兩個丫頭先把睡著的何芊帶到旁邊床上睡下。

小姑娘眼角還有淚痕,緊緊抓著他的手掌睡得很沉,李業也隻好忍痛挪了一下身體,移坐到床邊去。

顯然她身心俱疲,精神上的疲憊往往比**疲憊跟加難以支撐。就如著名的電影黑客帝國係列中那一句台詞:人類最強大的力量與最大的缺陷,都來自一種叫做希望的東西。

人類的精神世界是最致命的弱點,卻也是最強大的力量。

一切穩定下來之後,秋兒和月兒終於露出笑容。

可魏雨白、魏興平還有魏朝仁卻臉色不好,似乎憂心忡忡,李業知道他們擔心什麼,他們常年身在關北,接觸戰事,這種事情經常遇到,所以明白事情的嚴重性。

李業的背上雖隻是皮外傷,但傷口很深,失血很多,在這樣的的年代是足以致命的。

致命的並不是傷口本身,而是感染和附帶傷害。

這個年代的士兵更多的不是死在敵人刀兵下,而是死於傷病,傷口一旦感染導致發燒幾乎就是死路一條,會不會感染隻能聽天由命。

另外一種是傷了骨頭,骨髓主要由脂肪組成,如果流入血液就很危險,這時也要看運氣了,如果人體能結膿包將混入血液中的骨髓排出人就能活,負責就會發燒而死。

生死未卜的等待比直接死亡更加煎熬和折磨人的精神。

不過李業不擔心,他好笑的道:“你們放心吧,我不會發燒的。”

三人都是一愣“原來世子知道。”魏雨白輕聲道。

“當然知道。”怎麼說他也是學過高中生物的人,李業笑著道:“記得我的烈酒嗎,那些酒還不是最烈的,剛剛清洗傷口的是更烈一倍的,用這樣的烈酒清洗傷口就不會發炎發燒。”

三個人聽了瞪大眼睛,魏雨白有些不信的問:“世子冇騙人?”

李業搖頭:“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魏雨白看他一眼,然後點點頭,眉頭的愁緒終於散去一些,可終究還是擔心,看來他們還是不能完全相信酒精消毒殺菌的功效,不過這也不怪他們,畢竟任何一種新興的東西都不可能立即被信任。

之後李業為沖淡氣氛說起今天發生的事情,他現在還不能休息,事情落下帷幕之前他必須主事,畢竟整個王府隻有他坐鎮。

閒著冇事跟眾人說今天發生的事情,畢竟大家都很好奇,魏雨白已經欲言又止,好幾次想問。說著說著周圍人都聽得入迷了,燭火昏黃,人影搖曳,直到屋外天色完全暗下來,李業慢慢說完眾人才緩緩回神。

魏雨白有些難過,又心疼,強顏歡笑道:“世子還說什麼自己是君子,現在看來不過是悍勇武夫罷了。”

魏興平也倒吸口涼氣:“一人殺四個,世子你可以去關北當勇將了。”

李業忍痛齜牙咧嘴笑道:“普通人被逼到絕路狗急跳牆罷了。”

魏朝仁緩緩搖頭:“世子過謙了,老夫戍守關北數十年,見過的人數不勝數,若這有萬一是世子這樣悍勇的普通人,早就打到遼國西京去了。”

說著老人歎了口氣:“實不相瞞,世子少有接觸不知兵事也正常,可實際是。。。。。。話雖說狗急跳牆,但很多人,遼人也好,景人也罷,真到生死關頭寧願潰逃或被俘,被毫無反抗之力當牲口殺也不會去跳牆,老夫也想不明白這是何道理。。。。。。。”

李沉默下來,他知道魏朝仁說的是真的,也知道這是什麼道理,但這冇法跟老人說清楚的,因為這是一個心理學問題。

後世的研究已經證實,人都有“犧牲未來,享受現在”的傾向。

“魏大人知道嗎,曾有人跟我說過這麼一個故事。”李業想了想,握著何芊的手對他說道:“有個智者路過一個村子,見村口蹲著乞丐,就對那乞丐說,我想給你施捨。

不過現在你有兩個選擇,第一、我今天給你四文錢;第二、我今天不給你錢,不過你明天還來此處,到時我給你六文錢,你要今天的四文還是明天的六文?”

眾人一下子被他的話吸引了,月兒見他久久不說,忍不住撒嬌:“世子,那後來呢?”

“後來。。。。。。”李業微微一笑:“後來那乞丐毫不猶豫的選擇要四文。”

魏興平插嘴道:“這乞丐真傻,等一天不就多兩文了嗎。”

李業道:“冇錯,所以當時很多路過圍觀的村民都嘲笑那乞丐傻,於是智者也給他們同樣的選擇,今天四文、還是明日六文?結果九成以上的人都要了四文。”

魏朝仁聽到這皺起眉頭,他似乎若有所獲,可又不明白。

李業接著說:“道理就是這個道理,那些戰場上到死也做不到狗急跳牆的士兵就是選擇四文的人,他們的心理狀態是一樣的。

因為他們總會想著將現在的困難推遲到將來解決,以此自我麻痹。

好比做活累了,一想明天再去做吧;聽說遼人要殺過來,害怕之後又想那也該是幾日後的事情吧,明天再想對策吧;一到戰場害怕了,打起來就想先跑吧,以後怎麼辦再慢慢想辦法,保命要緊。。。。。。。”

“這。。。。。。怎會這樣,生死關頭怎麼也不該,不該。。。。。該拚死一搏纔是。。。。。。”魏興平想要開口反駁,可卻又找不到由頭,言語無力。

李業卻明白這種“犧牲未來”的心理傾向對人類影響有多大。

大部分人人都會像魏興平一樣,想當然的認為人類被逼到到絕境之中自然而然會奮起反抗,拚命一搏,若事情真那麼容易,那麼人類發展進步的曆史就不會如此曲折艱難了。

相反的是,大量的心理研究證實,在絕境中人類這種“犧牲未來”的心理傾向會讓人一再妥協,引發一係列不良反應:麻木、沮喪、粗心大意、自暴自棄、失去信任、優柔寡斷、漫不經心、在身體崩潰之前心理早就崩塌。

“兵敗如山倒!”魏朝仁吐出幾個字,魏雨白也歎口氣點點頭,看得出比起魏興平這個弟弟,他的父親和姐姐經曆得更多,懂的也多。。

李業點點頭:“大體也可以這麼說。”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