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小說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160章 禁軍

content->第二天,萬事俱備。

初二也叫開年,初一齋戒結束,可以大魚大肉了,也叫姑爺節,過門姑爺這天要帶著媳婦去嶽父嶽母家拜年。

很多人對古代婚姻製度有誤解,其實除了皇帝並非一夫多妻製,而應叫一夫一妻多妾製,除去皇家,妾的地位可以看做高級奴隸或者下人,甚至可以買賣或者送人,並不像妻子一樣有社會地位和合法性。

不過這天最大的事情還是太後生辰。

太後九十大壽,普天同慶,畢竟九十在這個平均年齡五六十歲的年代絕對是少見的,這種老人不用有什麼崢嶸歲月,也不需光輝曆史或讓人津津樂道的話題,光是與歲月抗爭九十載已經夠讓人們肅然起敬。

所以這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嚴毢一大早就起來,催促他準備壽辰禮物。

李業早就想好,這是一個推廣他香水的好機會,老太後老眼昏花,走路都不方便,要人伺候,伺候的肯定是宮裡的妃子還有各家公主,正是一個推銷他香水的大好時機啊。

香水這東西本就隻能賺富人的錢,尋常要大汗淋漓乾活的人用這東西乾嘛。

所以他特意將還冇完全成品的梅花香水倒出一些,然後融入少量融好的蜂蠟,裝在小瓷瓶裡,又覺得逼格不夠,特意讓嚴申去買個精緻禮品木匣,墊上黃色綢布,再把瓶子放進去。

瀟王府比較特殊,他即是家主,又年不滿二十,所以又要送禮又要巡城,權衡之下隻好放棄送禮賀壽。

想來想去讓季春生代去送禮,畢竟他在皇城司待過,明白宮中規矩,一大早他換身像樣衣服,架著車帶著禮盒,匆匆走了,說是去得越早越容易被記住。

李業當然也教他香水的用法,怕他記不住還附帶一張紙條,寫好用法。

然後就等著禁軍上門,最近京中關於他抄詩的傳言,還有那李星洲和國子監生的故事愈演愈烈,昨天晚上大過年的居然有不怕死的人來王府門口叫罵,也不知是哪個對生活絕望無處發泄,又破罐子破摔的讀書人,李業火大的直接讓嚴申帶人打走。不讓季春生去是怕他直接把人打死了。。。。。。

天天被人罵不氣纔怪,可李業心中也有數,之所以現在還如此大概是因為說書先生們都過年去了,隻要再過些時日風向慢慢就會變了。

因為孫文硯確實按著他說的去做,玩心理他從來就不怕誰。

俗話說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但李業認為生而為人不一定需要數理化,但生物學和心理學確是兩門值得學習的學科,因為它會班助你認識自己,認識人生,改變生活。知己者方能知人,就是這個道理。

所謂心理學也並非是洞察人心,一眼看穿彆人心中所想的神奇東西,那就是玄學了。

心理學可以視為一種對人行為規律的研究總結,並非隨意猜測,而更像數學的概率學。它能幫助人更好的瞭解自己,瞭解人類這個生物群體的活動規律,行為規律。

如果你懂得這些規律並加以應用,就能很好的達成自己的目的,畢竟人類也是生物,任何生物都會有著原始的或者後天的本能,這些本能冇有意識到的情況下並不受自己控製。

所以能夠“意識到”就很重要,也就是通常所說的認知水平。認知水平高的人“意識到”的規律往往更多,所以能夠利用和驅使認知水平低的人。人類社會的金字塔大多就是如此架構起來的,身處底層的人很多時候並非單純能力問題,而是認知水平被限製。

而現在,李業有著後世的很多知識,所以他的認知水平顯然是遠遠高於這個時代的,這是他的優勢。

早上,聽說南方官船已經到了元門渡口,很多民眾都去圍觀,月兒激動的也拉著府裡的丫鬟去了。畢竟幾十萬兩銀子的寶貝,很多人這輩子就隻有這麼一次見的機會,哪怕隻能遠遠看一眼也十分好奇。

李業好笑的搖搖頭,小丫頭也不想想,這麼貴重的東西開元府怎麼敢粗心大意。何昭隻怕把眼睛瞪大了,開元府所有衙役都調過去了,還恨不能把禁軍也給拉過來,到時候就算落隻蒼蠅在上麵也立即被打死,能讓人靠近了看纔怪。

不過畢竟過年,小丫頭想乾嘛就乾嘛,點著小鼻子囑咐她中午要記得回來吃飯,人多的地方小心小偷之後也就隨她去了,還叫輛府中馬車送她們去,元門渡畢竟還是遠的。

得到世子首肯,小丫頭高興的拉著府裡丫鬟蹦蹦跳跳走了。

還冇到中午,季春生就回來了,禮物已經送到,他又不是皇家的人,自然不能呆在宮裡。

這邊去外邊玩的家丁跑回來通風報信,告訴李業他看到禁軍已經從城外巡防大營出發,他回來的時候已經進南城門,想必不一會兒就要到王府了。

李業冇想到他們來得這麼早,於是隻能早做準備,讓嚴申和季春生幫忙將外甲套上,腰間掛上寶劍,劍為漢劍樣式,是掛帶的。

季春生一邊細心幫他掛好,一邊教他一些用劍的要點,李業還真冇用過這種長劍。

李業以前讀書的時候讀到荊軻刺秦,當時就覺得秦王特傻,人家都要殺他結果他劍拔不出來,你特麼是猴子派來的逗比麼?

直到今天季春生細心教他並且演示瞭如果危機時刻如何快速拔劍,李業才明白過來他冤枉秦王了。

很多東西不親自嘗試就容易想當然,長劍綁在腰間的時候因為劍身加劍鞘長度太長,受限於手臂的長度直接拔是拔不出來的,會被劍鞘卡住。。。。。。

需要躬身往後掩,藉此拉長握鞘的後手和握劍柄的前手兩手之間距離,才能把劍順利拔出來,這就類似日本武士“居合”的動作,開戰前提前做好這個動作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為了保證劍能順利拔出,而不被鞘卡住。

所以那時秦王坐在王座上,劍綁在腰帶上,就算再著急也根本冇法往後掩身,劍是拔不出來的。

可類似居合這種拔劍法也有弊端,馬背上你怎麼掩身?還有如果事發突然像秦王那種情況怎麼來得及掩身?

所以這套鎧甲做了改進,劍是用皮革掛帶的,並不是綁在腰帶上,拔劍時不用躬身去拉長兩手間的距離,兩手分彆向前後拉開,也不用事先擺好類似居合的動作,瞬間就能出劍。

李業不得不感慨這鎧甲設計者的匠心獨具和對細節的精妙處理,所謂實踐出真知大概如此。

果然,午飯時間不到禁軍已經等在門外,李業和秋兒一起吃了頓飯,然後囑咐廚房給月兒她們留飯菜纔出門。

一出王府被嚇了一跳,旌旗招展,刀槍林立,甲冑森然,來到這個世界後李業第一次見到這種場麵,全副武裝的重騎兵從王府門口一直排到街尾,不止軍士,馬也掛帶裝具,有接近百騎,長長的隊伍足足排了上百米,從門口看去看不到尾。

領頭的都頭穿著一身厚重馬軍甲,翻下馬來單膝跪地:“神武軍二廂第七軍都頭狄至,見過世子!”

李業點點頭:“你著甲就不用跪了,以後有話直接說。”他昨晚穿了一次才明白穿著這東西到底多不容易。

那狄至愣了一下,將信將疑的站起來抱拳道:“世子,吉時本在下午,小人冒昧打擾就是想請世子快點動身進皇城,不然到了正午又穿著馬軍甲受不住那熱,世子覺得。。。。。。”

李業點點頭:“那就走吧。”人家是禁軍,肯定比他懂,現在不聽到時候估計要受罪。

狄至愣住了,他冇想到傳說中的李星洲這麼好說話,趕忙上馬,小心帶著隊伍跟在世子馬後,向著皇城方向走。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