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李業第一次如此近距離觀察一套鎧甲,這是一套“黑漆順水山文甲”,做工十分精良,第一眼在瀟王武庫見到李業就喜歡上它,與其說鎧甲,更像藝術品。

每塊甲片做工精良,兜鍪上有鳳翅裝飾,護腹之處還有獸首,光看就知道這套甲冑足有五十斤以上,嚴毢告訴他這就是當初瀟王的戰甲。

李業激動的想穿上試試,卻不可能自己穿戴。

秋兒月兒搬不動,於是找來季春生和嚴申來幫忙,兩人幫助是穿戴鎧甲必要的,如果隻有一人幫忙是無法穿戴的,自己穿戴更不可能。

首先脫掉外衣,穿上柔軟內襯,然後穿最內層的軟胸甲,綁好護臂和短馬褂樣式護肩。

護肩主體是皮革,但肩膀位置排列固定有鐵製甲片,用於保護肩部和脖子,下方薄薄的皮革裡鑲嵌著鐵板,前後都有,放下後剛好能夠保護胸口和後背,在背胸前和背後分彆後收束,用皮帶繫緊,冇人幫忙自己是係不上也打不開的。

光這個護肩李業就能感覺出有十斤左右的樣子,這還隻是內甲。

然後就是背甲,背甲用厚重鐵製甲片編成,內層有棉布墊著,從背後包裹,收束於腹部,用皮帶繫緊,李業感覺這種保護下背後偷襲除非用錘子之類的鈍器,否則普通刀劍和弓弩都傷不了他。

接下來就是鎧甲的主體部分,外胸甲與裙甲,這部分也是最重的,全部都是密密麻麻數不清的鐵製甲片編造,承力點在掛在肩膀上的皮帶還有綁在腰間的腰帶。

這一穿上瞬間沉重起來,李業能感覺此時身上的重量已經超過五十斤!

五十斤是個什麼概念,飲水機大桶加滿水一桶大概三十來斤,現在好比身上掛了兩桶水,可此時甲冑還冇穿全。

還有外肩甲和腹甲,李業覺得這腹甲可以叫做護襠,因為它的主要作用其實是保護老二的,畢竟是比較薄弱的部位。

最後還有鳳翅裝飾的兜鍪,全部穿戴整齊後威風凜凜,而且李星洲根骨好,小小年紀穿上瀟王遺留的鎧甲居然不顯大多少。

秋兒月兒看得滿眼都是小星星,這樣下來帥是帥,威風凜凜,可卻十分沉重。

李業第一次感覺到古代士兵的不容易,這套甲從裡到外如果算上內襯一共穿了四層!足足有五六十斤的樣子,走路行動是不影響,可如果穿著走個半小時覺對可以累的氣喘籲籲,如果跑起來隻怕跑個五百米不到就累的脫力。

可效果也卓絕,這樣一套鎧甲保護下普通人根本冇可能是對手,除非自己累脫力了。

如果真到生死瞬間拚的都是毅力了,誰能堅持下來誰就是最後的勝利者。

不過一想到明天要穿著這麼一個鐵罐頭轉一天李業差點委屈得哇一聲哭出來,這不是要命嗎!

季春生似乎明白他想什麼,笑嗬嗬的道:“世子,明日不過擺擺樣子,不是戰場搏命,威風就行,裡麵幾層甲根本不用穿,隻要最外麵的就行。”

李業一拍腦袋,對啊,自己是不是傻了!

於是去掉裡麵幾層,隻穿外麵的,重量一下子去了一半左右,而且外觀上看也冇太大差距,這樣就放心了,不然全副武裝一天估計能把他憋死在這鎧甲裡。

試過鎧甲後一切準備妥當,初一晚上王府依舊熱鬨,好多人放爆竹,月兒也興奮的跟著王府的丫鬟去放爆竹了,畢竟是個孩子。

李業和大家吃過飯後坐在院中小亭裡一直再想明天的事,他對禁軍還是挺好奇的,畢竟任何時代軍隊都是權力的實際體現。

這時秋兒安靜的從書房向他走來,手裡拿著紙張和李業特地給她弄的鵝毛筆,毛筆不利於作圖。

“世子,我想明白了。”她高興的將手中的展示在李業麵前。

李業好奇的看著她,把小姑娘拉過來放在大腿上:“想明白什麼了?”

小姑娘臉色微紅,卻冇掙脫,而是接著說:“世子不是跟我說所有物體都受到一個向著地麵的力量所以纔會落下,就像石頭丟出去都會落下,速度還在不斷加快。。。。。。我覺得不管石頭大小輕重,速度加快的情況是一樣的。”

李業一愣,隨即震驚不已,隨後便是狂喜,表麵努力不漏聲色的問:“為什麼呢?”

“世子你看。”她把手中紙張展示給李業,上麵有著很多她畫下的圖形,因為最近李業再教她數學的分科幾何學。

“我在想世子說過可以用線段和箭頭來表示遠動方向,那是不是也可以用來表示速度變快的趨勢,於是我試了一下,並且用它來畫兩塊大小不一樣的石頭落地的過程。”

說著她在紙上給李業畫起來:“平的線表示水平加速,豎直的表示向下的加速,可石頭丟出去後是這樣落地的。”

說著她畫了兩條長短不一的拋物線:“從同一個高度丟石頭,大的石頭飛的近一些,小的石頭飛得遠一些,如果在每個點上加上帶箭頭的線段。。。。。”

她邊說邊畫,然後認真的說著自己的猜想:“就可以看到水平的速度是一直在變小,否則它的軌跡應該是這樣。”說著她畫出一條斜的直線,李業心中感歎,冇錯,正是如此!如果你太空中丟出一塊石頭它就是這麼運動的。

“可石頭不是這樣落下的,雖然平時容易混淆,可若隻看軌跡圖形的話,就算石頭大小不一樣,飛的遠近不一樣,變的距離隻是水平的,可豎直距離並冇有變化啊。”她說著認真在圖紙側麵畫出標註。

“所以石塊在高度的變化上是一樣的,我也想到為什麼那天在渡口世子丟了大小不一樣的石頭,可它們卻同時落地,因為去掉水平方向的變化它們不管輕重變化都是一樣的啊。”

李業驚呆了,才教了點基礎的幾何知識啊就能想到這麼多,這就是所謂的天才嗎?真是令他汗顏啊!

秋兒隨即又皺起眉頭:“可我不知道它們到底是如何變化的,我隻是猜想如果物體重到可以忽略空氣阻擋的力量時它們下落的變化是一樣的。”

李業驚歎,忍不住抱緊懷裡的小姑娘,在她白淨的額頭上親了一口:“你已經做得很好,許多人為了走到你這一步可是窮極一生一無所獲,可你隻用了幾個月。”

秋兒臉蛋微紅,輕輕往他懷裡縮了縮:“因為是世子教我的。”

李業哈哈一笑:“可冇那麼簡單,無數人受著比你更好的教育,可能做到的隻有那麼頂尖的幾個。”

“可冇人比世子教的好。”小姑娘認真的說。

“哈哈哈,好啊,都學會拍本世子馬匹了,你這小丫頭不學好,今晚罰你侍寢。”李業笑道,懷裡的秋兒一下子紅了臉,羞答答的不敢說話了。

李業扳過她害羞的小臉:“以後這個猜想就叫‘秋兒猜想’吧,快去拿紙筆將它記下來,這可是改變世界的起點。”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