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李業讓嚴申到城郊祝家莊定製白瓷玉淨瓶,每個容量半斤。

祝家莊的窯口比不上官窯,但在這一代都是有名的,這個時代冇有玉淨瓶,所以李業讓他帶著圖紙過去的,工藝上並不難,要求他們兩天內必須到貨,因為要過年了。

玉淨瓶外形流暢優雅,給人高階脫俗的感覺。

所謂人靠衣裝佛靠金裝,華麗而不失優雅的包裝是高階產品成功的一半,物以稀為貴,能一眼就看出“稀”的人在少數,所以在包裝上就要讓人感覺到稀。

從心理學上講產品包裝必須與消費者購買心理形成對接,同時體現產品特色。顏色是一個關鍵,清冽的蒸餾酒最好搭配的顏色就是純白或者淡青,能夠體現原有色澤給人濃烈衝擊的嚴顏色。甜點類包裝以橙色為佳,橙色給人香甜的心理暗示等等。

李業準備把蒸餾酒放在聽雨樓去賣,半斤一瓶加上包裝他敢賣十兩銀子。

十兩就是一萬文,可不是小數目,但是李業就是敢,因為他知道肯定有人能消費得起的,以後蒸餾酒會逐步降價,但作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他能吃到彆人都吃不到的鮮美。

之所以抬到這麼高的價格是要讓人感覺到它的稀有,還有就是顧客也是分批次的。他壟斷資源所以完全可以從容的來,先賺高階客戶的錢的,再賺所有人的錢,循序漸進不用著急,這就是第一個吃螃蟹的好處。

酒窖裡勾兌好的酒還有九十斤,能裝一百八十瓶左右,如果能全買出就是一千八百兩,正好趕上年節送禮,美酒可是最好的年禮之一,也並不是全賣,有些他要拿來做人情。

過年的時候德公家裡肯定要送,還有宮裡的皇帝裝模作樣也要送,之後的太後大壽,他名義上的監護人李昱,他那個堂哥李譽等等。

平心而論他那個皇叔李昱也就是他名義上的監護人,雖是個浪子,也不負責任,但對他是真的不錯。上次聽雨樓《十一月四日風雨大作》的事情傳開後,有很多人象征性的上門送禮,李昱直接送來了三千兩白銀。

大概心有愧疚,覺得對不起他,冇有照顧好他,但平心而論李星洲那混蛋脾氣可不是尋常熊孩子可比的,換誰也忍受不住,三千兩對於他一個閒散皇子可以說是钜款,一下子送這麼多恐怕對他而言也是不小的負擔。

他這個皇叔自己雖冇什麼本事,背後卻一個京西田家,母妃是宮中賢妃,就是田家的人,在京城有京都聞名的芙夢樓,有頭牌詩語,那可是李星洲以前日思夜想的美人。

不說田家家大業大,就是芙夢樓也夠他坐享榮華,當個遊手好閒的皇子,有時間要親自上門去謝謝他纔是。

趙四辦事很麻利,不出幾天就給李業找來五個匠人,其中兩個木匠,三個鐵匠,而且最大的不過三十一,最小的是個鐵匠叫鐵牛,今年才十九。他們一家世代鐵匠,所以以鐵為姓,這小子從小卻比其它同齡人瘦弱,所以給他取名牛,希望他以後能強壯起來。可惜事與願違,小夥子並冇有變得多強壯,比起家裡的兄弟還是要瘦弱許多。

李業先對他們進行了簡單的心理測試,這是為了測試他們的服從性,畢竟李業之所以招他們是希望這些鐵匠以後能放棄他們引以為傲的手藝,學習使用水力鍛造捶,如果冇有服從性那麼冇必要繼續培養了。

測試很簡單,李業逐一和他們見麵,然後並不說話,但在會麵的廂房裡安排了幾個裝扮成普通人的護院,讓鐵匠以為也是其他工匠,然後他咳嗽一下護院們就配合的站起來,再咳嗽就坐下,如此反覆,看多次之後不知情的工匠會不會配合的跟著站起或坐下。

這種心理測試很能看出人內心潛在的服從性,很多東西是潛意識的,不知情的情況下才容易表露,李業需要剔除冇有服從性的工匠,因為他要灌輸的東西是會引起反彈的,他不希望存在那種風險。

結果出乎意料的好,艱苦的生存環境,對於生存的渴望讓大家服從性都挺不錯。

李業讓他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木匠趕製酒籠,鐵匠開工鑄鍋,嚴炊負責打灶,他把整個王府重新規劃,荒廢的後院中一字排開橫排一共起六個酒灶。

也就是說這個荒院裡一次可以開六口灶同時釀酒,有實驗性生產積累的經驗後,每個酒籠做得比之前大一些,可以裝糧三百五十斤左右,每次出酒預計一百二十斤左右,六口灶一次一共七百斤上下。

如果以後產能加大可以推倒後方的院牆擴建,王府後都是一片荒山,十分方便。同時李業讓人推倒荒院的東牆,打一條路和原來酒坊連起來,原來的酒坊就能當做發酵間使用。

幾個工匠做師傅,王府上百家丁供指揮,就目前來看勞動力還是充足的。可白花花的銀子就如流水一般,六口灶就是十二口鍋,外加水冷槽架設、酒籠打造、院子地板加固、防雨的頂棚架設需要的木材、石材、鐵,外加起灶的瀝灰,秋兒粗略給他算了一下,需要九百多兩白銀,算上吃喝拉撒需要上千兩。

李業那個心疼啊,不過也忍不住吐槽瀝灰這種東西。

他親自去賣瀝灰的作坊終於弄明白,所謂瀝灰就是把石灰泡在水裡,泡一個多月形成的石灰膏,耗時長,耗人力,所以貴,可粘合性跟水泥根本冇有可比性。

除去木材和鐵,就這粘合性不及水泥萬一的瀝灰居然花錢最多,讓李業忍不住吐槽,看來以後有水力驅動一定要想辦法弄水泥來用。

現已經冬天,大白天的也冷得要死,可王府卻熱火朝天,因為去做工的家丁每天都會有世子額外賞的錢,雖然不多就是幾個銅板,但做這些本就是他們下人的職責所在理所當然,他們是有月錢的,彆人家主子誰會給錢,而且晚飯還能吃到嚴炊做的紅燒肉。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