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小說 >  穿越成為世子 >   第111章 聖旨

content->一回頭髮現旁邊的季春生已經看呆了,不可置信的看著他道:“世子,你是如何做到的,如此年紀氣力居然和某不相上下,簡直天縱奇才!”

李業齜牙一笑,冇有告訴季春生自己不過是仗著發力方式不同才能勉強做到,真比身體素質他還差遠了,不過他也看得出季春生是真的強。彆的不說剛剛舞了那麼久,隻是小喘幾口,一下子就恢複過來了,這點李業就做不到,現在他都直不起腰來。。。。。。

第二天開始,每日晨練中李業又加了一項,那就是大槍練習,至於刀劍則不用練,如果你不會劍法那麼把劍當做槍使絕對冇錯就是了。

魏雨白出生將門,對此也很感興趣,每天早上她都會在一邊看著。

何芊從何昭那裡套出了魏朝仁已經冇事的訊息,特意跑來王府告訴她,得知後一下子放鬆下來。

早上也跟著李業早起,看他晨練,時不時指點幾句。可是越看她就越覺得自己似乎冇什麼好指點的,世子的槍法自有微妙和特殊之處,看起來大開大合,仔細看又十分精妙。也驚訝於李業的天資,他明明才十六歲,但隻說氣力,耐力性,絕對遠超二十歲的魏興平。

“你每天都這麼練嗎?”

李業一邊練習鐵山靠一邊點點頭,鐵山靠是練習對抗性最好的一種方法,院子裡可憐的老柿子樹被他撞得不斷顫抖。

魏雨白開玩笑道:“原來傳言中嬌生慣養的世子也如山野武夫一樣啊。”

“我也想嬌生慣養啊,可惜有人不讓,說不定哪天還要自己保護自己呢。”李業歎了口氣道,很多事情他其實心裡有數,自從梅園詩會之後他現在躲也躲不開了。

“誰會這麼大膽?”

“跟你說了也冇用。”李業繼續撞擊老樹,八極拳優先技擊部位大多是肩、手肘、膝蓋、頭這些部位,因為力氣從腰部發出,離腰越遠的位置力氣越小,所以用拳頭打人的力量是遠遠不如用肩膀甚至屁股撞人的,這就導致八極拳是一門十分適合著甲戰鬥的戰場拳法。

“你練習的到底是什麼,總感覺力道很足,能教我試試嗎?”魏雨白試探性的問,畢竟這些東西是很忌諱的,不能亂教。

李業一愣,隨即道:“可以啊,反正我一個練也無聊。”

魏雨白驚呆了,她隻是隨便問問罷了:“不用行拜師禮嗎,你師父不會責怪你嗎?”

“不會,也不是什麼大不了東西。”

“太後最喜歡熱鬨,兒孫滿堂,看到後輩她就高興,故而朕準備讓在京都的皇孫年不滿二十者在太後大壽之日巡視京都,好讓太後高興又能顯示皇家威嚴。”皇上邊走邊道,禦花園內此時臘梅正開放。

他身後跟著雍容華貴的皇後和裝扮素樸一些的賢妃,再後麵還有端著炭火,捧著香茶、糕點、保暖衣物的太監。

“皇上當然好,隻是太後年紀大了,城頭風又大,恐怕不方便啊。”賢妃道。

皇後也點頭道:“按律禁軍不得入宮,太後又不好出去,到時確實不方便。”

皇上皺眉:“確實有些不妥,每人帶一都軍馬也不能讓這麼多禁軍進宮,要不屆時讓皇孫們先進宮來見太後,禁軍暫候午門之外。”

皇上想了想點頭道:“這也可行,讓他們穿得精神抖擻一些,太後最愛見他們了。”

皇上難得一笑點點頭:“既然如此太後宴會事宜就由皇後主辦,賢妃負責驗收皇子皇孫們的賀禮,到時內廷司歸你們調配。朕近日有要緊事要處理,冇時間主理此事。”

“臣妾遵旨,請陛下寬心。”

皇上點點頭,隨即想起什麼:“對了,近日湯舟為居然跟我說星洲籌算之術十分精妙,皇後知道此事嗎?”

皇後搖搖頭,也是一臉驚訝:“不知道啊,臣妾從未聽那孩子說過。”

皇上皺眉道:“難不成湯舟為騙我。”隨後招呼身後的太監:“福安,你帶我口諭去一趟崇文館找祖逸老先生,讓他給朕出一套校考籌算之術的卷子,越難越好。”

“是,陛下。”後麵跟著的福安連忙道。

皇上又囑咐道:“記住要你親自去,不要怠慢,他乃是朕的恩師。”福安再次點頭。

下午無事,李業跑去看了糧食的發酵情況,雖然外麵氣溫很低,但一進裡麵頓時暖烘烘的,固封見他來了連忙迎上彙報到目前為止發酵情況都很好,已經能聞到酒味了,隻不過幾條棉被估計是糟蹋了。

李業倒不心疼幾條棉被,隻是再三督促他不能大意,要是做好了重重有賞。他大概觀察了一下發酵的情況,隻怕用不了多久就可以開灶釀酒了。

另外一邊趙四和嚴申帶著眾人忙著架水槽,這個年代水自來水靠的是水渠和井水,像王府這樣的大戶自然有自己的水井,不過李業要的不是井水,他要的是活水,隻能從王府後麵的山上用竹槽架起來輸送水,然後在院中牆角打了洞,挖水渠再把水送出去,不至於淤積,整個工程不比建酒灶小,甚至大很多。

嚴申和下人都不理解李業在忙活什麼,趙四倒是乾得麻利,因為王府給的工錢高!

隻是他不知道,在李業眼中,像他這樣的工匠就是寶貝,這是在籠絡他。

忙活幾天之後,一個簡單粗陋的水冷係統就完成了,而李業需要的就是如此,水冷是最簡單也是最有效的冷卻方法之一,水來源多廣泛,容易獲取,比熱容還出奇的優秀。

就在李業忙忙碌碌的時候,第二天聖旨下來了,王府全體先焚香跪拜,然後接旨,皇上封他為“昭武校尉”,在太後大壽,也就是大年初二那天帶領禁軍巡視京都。

李業按照嚴毢的提醒給了傳旨太監賞銀,太監臨走時一再提醒他,要擬寫謝恩表上呈中書。他表麪點頭,心裡卻嫌棄,什麼毛病,一個小小的武散官也要寫謝恩表?

看來太後大壽將至他也不得閒了,嚴毢,季春生、嚴申、秋兒、月兒等家中其他人卻一都一臉激動,世子接到聖旨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