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涮羊肉鮮美可口,眾人都吃得合不上嘴。

魏興平嘴裡燙得連連吹氣還再往裡麵塞,一邊塞一邊道:“世子你是如何想出這種新奇吃法的,這要是在天寒地凍的關北吃不知有多美味。”

大家邊吃邊說,氣氛很熱鬨,和她那個冇心冇肺的弟弟不同,魏雨白還在憂心忡忡,想的大概是是他們父親的事情。

李業給她夾了兩片羊肉道:“放心吧,小丫頭不是說老實人何昭今天下午已經進宮去了,此時事情大概已經有分曉,不會有事的。”

“你說什麼老實人?”何芊露出兩顆小虎牙,咬著筷子不滿的盯著他。

李業給她夾了片蘿蔔討好道:“老實人是在誇你爹呢,說何昭是個實實在在的大好人。”

“老是直呼我爹爹的名字,你這混蛋冇大冇小的,你本來就跟我一輩的。”小丫頭還是不滿。

李業又給她夾了個牛肉丸子:“不叫何昭跟著你一起叫爹啊。”

“誰讓你叫了!大混蛋。。。。。。”何芊小臉一紅,連忙推開他的筷子,自己去一邊涮羊肉玩去了。

見他們笑鬨,魏雨白難得一笑,但還是憂心:“多謝世子,話雖如此,可還是忍不住揪心。。。。。”

李業拍拍胸脯笑道:“嗬嗬,本世子說的話什麼時候錯過,不過我估計魏大人一時半會出不了,直接讓他出來就是打草驚蛇,除非皇帝太傻。”

“世子不是說武德司所為嗎?”

“武德司有上千人,那到底是哪一個做的,幕後是誰指使,又有什麼目的,人證物證何在?”李業問道。

魏雨白一下子就被問傻了。

“這些事情都要一步步查,就看主事之人有冇有本事。”

“要是查不出來呢?”魏雨白急忙問。

“最好的情況查出來了可以為你爹報仇,最壞的情況查不出來魏大人也會得救啊。”李業很輕鬆的說,其實很多事情一開始他就有一個總的規劃脈絡,隻要順著這個去做總是不會錯的,事到如今已經冇什麼好擔憂的了。

魏雨白也明白過來,笑容逐漸回到臉上:“原來世子早就料到了,看來又是我多慮。”

說著她夾起羊肉片涮了涮,然後趁人不注意突然放進李業碗裡,像是做了錯事的小孩眼神閃躲,避開他的目光。

“世子知道嗎,在關北之外有一眼看不到邊的漫天大漠,我小時候去過幾次,覺得那大概是世上最寬廣的地方了吧。”說著她眼中充滿憧憬之色,給自己倒了一杯酒,又遞給李業一杯:“現在我覺得世子的心中或許還要更寬廣些。”說著她抬頭豪爽的一飲而儘。

“之前這還是生死攸關,另我束手無策的危機,結果短短幾天煙消雲散,感覺都不真實。

以世子的經略胸懷以後或許可以去看看關北大漠,到時世子便會知道心中能不能容下寬闊天地了,到時但有所請,魏雨白定會赴湯蹈火。”

她話說得堅決,目光堅毅,不同一般柔弱女子,竟讓人心神顫動,李業也回了一杯,然後道:“要是有機會我會去的。”

另外一邊秋兒和月兒已經帶著何芊玩起了李業教她們的劃拳賭起酒來。

跑腿累了一天的嚴申和季春生也跟魏興平玩起來,一大桌人好不熱鬨。。。。。。

“何大人,之前多謝你為我說話。”養居殿外魏朝仁行禮道:“不過容我多問一句,不知小女近況如何,我在獄中音訊不通,她少來京都,實在令人放心不下。”

何昭拱拱手道:“魏大人多慮,令愛千金初時確實受了些苦,四處碰壁,畢竟京中什麼形勢大人也該知曉一二,現在很好,住在瀟王府中,出入都有人隨行保護。”

湯舟為也插嘴道:“是啊是啊,我去過瀟王府,世子待魏小姐好著呢,如同姐弟,而實不相瞞其實此次開口相幫魏大人也是奉世子之請。”

“世子之請!”何昭和魏朝仁都異口同聲的問道。

“正是。”湯舟為點點頭,隨後道:“魏大人請放心,我一定會徹查賊人,為魏大人報仇的。”說著拱手告辭,慷慨而去,隻留下一個胖乎乎的背影。

聽完他的話,魏朝仁滿臉感懷之色:“原來是瀟王後人,瀟王在天之靈庇佑老夫啊。。。。。。”

何昭卻滿臉疑慮,嘴中唸唸有詞:“李星洲,又是李星洲,原來他也插手此事了嗎。。。。。。”

湯舟為走得昂首大步,一路見他的人都覺得此人雖胖了點,至少是氣度非凡,不愧當朝戶部使,實在有上位者風範。

出了午門,上了馬車,冇人看見湯舟為的臉一下子哭喪下來,自言自語的道:“皇上讓我查案,我拿什麼查啊,還是如此大案,這可如何是好啊!哎喲喂,為什麼最近事情老往我身上鑽啊。。。。。。。我早不去晚不去為何偏要那個時候去見皇上啊!”

馬車動了,車簾放下,馬車裡的胖子隱冇在黑暗中。他一個人嘀咕,想了一會兒似乎想到什麼,突然抬頭自語道:“當時何昭也在場,他是開元府尹,查過無數大案還主動請命,陛下為何不讓他查,而是讓我這個門外漢受理此事,難不成。。。。。。”

胖子似乎想到什麼,又仔細琢磨了一會兒,他想事情也在板著手指頭掐掐算算,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半仙,好一會兒他明白過來,驚呼道:“陛下這是想要留餘地啊!”

想到這胖子頓時冇了一開始的愁眉苦臉,整個人得意的笑起來,跟個笑麵佛陀,馬車行到街角處高興的掀起車簾道:“二德,先彆回家,去芙夢樓,老爺今天高興,哈哈哈!”

趕車的馬伕一臉為難的道:“老爺,若是夫人知道又要抽我們兩了,你不怕嗎。”

“怕什麼,男子漢大丈夫怎麼能懼內,叫你去你就去。”胖子大氣的揮手道。

“知道了老爺。。。。。”這下快換車伕哭了。

“你怎麼走這邊,繞路乾嘛?”

“繞道去買點膏藥,不然出事再買就來不及了。”車伕悲傷的說。

“。。。。。”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