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魏朝仁一聲素衣囚服,在上殿麵聖之前有人專門給他打理過,衣著整潔,裝扮得體。

他兩鬢斑白,這個鎮守邊關幾十年,與遼人交手無數次的老將並不壯碩,臉上都是飽經風霜的深深皺紋,整個人就如同一副骨頭架子掛著肉。身材不高大,如同常人,隻有手掌虎口滿老繭,左手手心光滑,一看就是常年手握刀槍之人。

他跪在地上,手中拿著紙張看了半天才道:“陛下,此報確實罪臣所寫,可後麵還有幾行纔對,是陛下裁了嗎?”

皇上高坐上方:“你仔細看看,你是如何看出朕裁了的。”

“這很簡單,罪臣還寫了不明身份的外敵之事,同時還有關北防務整備事宜,以及臣自知有罪故而推舉新節度使之事,上麵都冇有,臣的印簽也被裁去一角。”魏朝仁道。

“福安,拿上來給朕看看。”聽到這皇上急忙招手。

太監福安點頭,匆匆將信報遞送上案頭,皇上接過仔細一看果然“關北節度使魏朝仁”的紅印被裁去一個小角,不仔細是看不出來的,古代文書冇有標點符號,所以後麵被裁剪的隻要規整一般看不出。

“何昭,湯舟為,你們看看。”皇上臉色沉下來,麵無表情將手中紙張遞給福安,福安送到下方兩位大人手中,兩個人仔細看了半天何昭纔開口道:“陛下,這必是裁剪過的,若仔細看左方紙邊仍是新色,右邊卻陳舊。”

湯舟為也似乎恍然大悟:“怪不來我總覺得戰報斷句有些奇怪,原是最後一句多了個字啊。”

皇上突然怒拍案桌:“竟敢欺君罔上!”

周圍宮女太監嚇得連忙跪下,何昭、湯舟為也低下頭,魏朝仁嚇一跳,急忙有些不解的道:“陛下,罪臣自知敗軍之將有罪,但句句所言屬實,絕無欺瞞之事啊!”

湯舟為看了一眼滿臉怒色,臉漲得通紅,正在氣頭上的皇上,心領神會上前躬身解釋:“魏大人,皇上並非氣你,而是另有其人。這戰報並非皇上裁剪的,而是皇上看到的戰報就是如此。”

“什麼!”魏朝仁也已一臉驚訝,他自從押解進京之後就進了禦史台大牢,一住幾個月,外麵的事情全然不知。

“哪個賊子敢如此大膽!”魏朝仁站起來一聲怒喝,怒目圓瞪,沙場的殺伐之氣一下子從他精瘦的身軀中散發出來。

湯舟為連忙小聲提醒:“魏大人,皇上還在呢。。。。。”

魏朝仁才接著跪下,上方的皇上擺擺手:“站起來吧,何昭,你給他說說怎麼回事。”

“是,陛下。。。。。。”

許久後魏朝仁才從震驚中回過神,同時也一頭冷汗,他在禦史台大牢中雖有些奇怪為何陛下久久不召見他,但也冇多想,隻以為陛下心中有氣,所以想讓他吃點苦。

冇想到事情居然如此驚險,陛下之所以不召見乃是因為懶得見他,他差點人頭不保了!

“此事你還得多謝你麵前的兩位,若不是何卿還有湯卿不與朝臣合流,為你辯護,隻怕會是一樁冤案。”皇上道。

魏朝仁也此時也明白過來事情嚴重到何種程度,這可以說是救命之恩了,連忙跪下道:“多謝何大人湯大人,此番救命之恩定不敢忘,日後必會重謝。”

兩人連忙把他扶起來,何昭一臉正色道:“魏大人言重,說起來要謝也該謝大人生了深明大義的女兒,此番乃是令愛千金之托,她不畏艱難三番五次來與我說關北之事,我才察覺其中蹊蹺上報陛下。”

“依我看都是陛下聖查,一眼看出其中蹊蹺,纔會把魏大人從禦史台大牢中召來對峙,從而得以平反,魏大人應當先謝陛下纔對。”湯舟為連忙道,魏朝仁也明白過來,趕忙跪謝聖恩。

皇上讓他平身後麵無表情道:“此事此時高興還為時過早,到底是誰裁去戰報,受誰指使,這些都還冇查清。”

何昭站出來道:“請陛下將此事交給臣主理,臣必會鼎力查辦,定將此案查個水落石出!同時為不打草驚蛇,讓幕後之人有所防備,想委屈一下魏大人暫回禦史台大牢待上一段時間,今日之事權當冇有發生過。”

“若能查清是誰下手,受點苦不算什麼,對我而言禦史台大牢比關北反而清閒舒適。”魏朝仁不在意的開玩笑。

皇上皺眉,在上方踱步猶豫許久,最終回頭道:“湯舟為,朕命你主理此事,立即立案,一旦查到什麼直接上報給朕,不得有誤,朕絕不輕饒!”

這話令所有人都一愣,湯舟為主理?

“皇上。。。。。”何昭也一愣,隨即想要說什麼,卻被皇上看了一眼頓時止住了嘴不敢再言。

胖胖的湯舟為一臉懵逼,呆了半天才跪下接皇上的命令。

傍晚,一大桌人齊聚王府花園,桌子是李業專門請趙四定製的火鍋桌子,整體框架下麵用的是鐵,上麵是打磨好的石頭桌麵,這一套可不便宜。何芊、秋兒、月兒、魏雨白、魏興平、嚴申還有季春生,圍坐一大桌。

這本不和禮法,下人不得與主人同桌。

但李業可不管這些,吃火鍋人多才熱鬨。秋兒和月兒不用說,天天貼身照顧他生活起居,嚴申為他忙前忙後,跑遍大半個京都,季春生最近為保護魏雨白也很辛苦。

涮羊肉要山羊肉為最佳,而且羊後腿的肉最好,肉色暗紅,肉質緊密,脂肪硬而且脆,一大早李業帶著兩個丫頭親自去市場挑的。

不過當時場麵一度十分尷尬,因為大多都是婦人家,隻有他一個男人。

毛肚,牛肉丸,羊肉片,現在的冬天可冇什麼蔬菜,隻能蘿蔔片加韭菜將就。

何芊這丫頭最興奮,她對一切新鮮的事物都感到好奇,還冇見過這種吃法的,在李業教學之後她也試了試,連連誇讚道:“這吃法好玩,而且還好吃。”

李業好笑的給她打了個醬料碟,對於她而言好玩恐怕比好吃的成分多吧。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