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旭日東昇,晨光柔和,空氣中早寒逼人,草尖白霜未散。

“動作麻利些,不然正午日頭有你們熬的。”著甲都頭穿梭人群,手握馬鞭大聲喝道。

周圍忙碌一片,著甲備馬,加之入鞘的森寒刀劍,頓時令空氣中多了幾分殺意。

此時已近年關,但一身甲冑重達三四十斤,雖比不上五六十斤步人甲,但一到正午稍有陽光就能熱成悶葫蘆。

青磚牆內幾十騎不是沙場精銳。鱗甲帶了灰,刀槍裹了黃銅粉,看起來金光閃閃,華而不實,明顯中看不中用。披甲掛鞍說不上嫻熟,行事也諸多拖遝散漫。

年輕都頭叫狄至,顯然有些怒了,指人便罵:“廢物!懶散拖遝,若不是我早料定如此,早上半個時辰命你們來準備,到時上官必定怪罪。”

四處隻有稀稀落落笑聲迴應,“都頭我也想,可幾年不上馬,小的實在快不起來啊。。。。。。”

“是啊是啊,這馬可比人命金貴,又不讓天天騎。”

“。。。。。。。”

一片叫冤中年輕都頭搖頭,卻也不再罵了。

這怪不得他們,禁軍雖不是散兵遊勇,卻連年無戰事,三年五載無用武之地,平日少有習訓,其實也就擺樣子。

此時年關已近,恰逢太後九十大壽就在即刻,雙喜臨門,天子大悅,親令殿前指揮使調度禁軍巡視京都,以壯軍威,昭示皇家威嚴,連開元府尹何昭大人都需配合行事。

殿前指揮使楊洪昭接聖令後令神武軍二廂第七軍巡視京都,由楊殿帥親自轄製,一來遵聖令,二來懾宵小,切莫在年關之際鬨出事來。

神武二廂第七軍本不是馬軍,至於為何調任第七軍明眼人都知道,因為第七軍指揮使乃是楊殿帥獨子禦武校尉楊建業。

為顯皇家威風,楊殿帥四處征調,硬是湊一軍戰馬,從其它軍中臨時征調善騎者,讓他們步軍變馬軍,歸他兒子調度,禁軍十幾萬,找兩千多善騎者還是有的。

不一會四處人馬終於整頓完畢,甲片森森金槍凜凜。

都頭這才滿意:“不錯!”

說著打馬上前,走到前方高聲道:“平日裡大家都是弟兄,你們散漫拖遝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今日不同,一是皇上聖諭,稍有不慎就會冇了身家性命。”

說道此處眾人都緊張起來,呼吸聲重了許多,無人再敢出聲調笑,聖諭之下無人敢笑。

都頭見他們明白事情權重,點點頭接著說:“二來,領各都人馬之人是皇上親自指派的皇家子嗣,身份高貴,不容有失,你們記著待會兒切不可惹了貴人,不然小命難保。”

說到這場中眾人開始竊竊私語,其實此事大家都知道,皇上此舉本就是為顯皇家威風,故而第七軍下二十五都,巡視期間每都分彆由皇家子嗣領頭。

名義上說不上節製,指揮權仍在都頭手中,聽令第七軍指揮使楊建業,但小小都頭怎敢違逆皇子皇孫,他們這輩子都冇見過這麼高貴的人。

狄至心中也害怕得緊,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不知前途如何。

“都頭,來領我們的哪位皇子皇孫,您給我們透露一二,兄弟們也有準備啊。”下麵突然有人道。

“對啊都頭,您就給我們透露一二吧。。。。。。。”

“我心裡也慌得很。。。。。。”

狄至看眾弟兄都想知道,猶豫許久,還是高聲道:“此次來領我都的是蕭王殿下世子,為此次巡視,陛下已經封其為昭武校尉,大家可記好了,切不可在言語上犯了貴人。”

不過他這話一出,下麵頓時安靜了,眾人都你看我,我看你,一時氣氛沉悶。

“哎呀,完了完了,這下全完了。。。。。。”

“我。。。。。。我不想乾了,嗚嗚。”

“這可如何是好,竟攤上京都大害。。。。。。”

“都。。。。。都頭,今日我可以告病嗎?”

“你找死啊,這可是陛下聖命,你告病就是抗旨,要株九族的!”

不一會下麵就亂做一鍋粥,個個哀歎,人人自危。

狄至暗歎口氣,早就知道會是如此,他初聽指揮使跟他說起此事時也是心如死灰,可他出生貧寒,走到今天全靠本事,冇錢打點上官,隻能聽天由命。

禁軍每都滿編百人,不過他們這一都隻有八十四人,下分兩個大隊,每隊四十人,還有都頭、副都頭外加軍校兩人。

“莫要多舌,待會要是叫世子聽了去,有你們好受!”說著調轉馬頭:“全體肅靜,整隊出發,去瀟王府!”

一都人馬陸續走出營地,火紅甲冑,刀槍林立,陽光下金光閃閃好不威風,隻是個個神情緊張,垂頭喪氣。

蕭王世子李星洲在京都可是出了名的。

京中民眾談之變色,因為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紈絝子弟,聲色犬馬,霸道跋扈,橫行鄉裡,禍害百姓,開元府尹何昭甚至多次上書朝廷專奏此事,但皇上因瀟王舊事愛屋及烏,對其恩寵有加,放任不管。

無論朝廷還是民間都對此怨聲載道卻又無能為力,隻能對其敬而遠之。

數月前皇上更是不知為何,在一次大宴全臣時突然提及王宰相長子之女王憐珊賢淑有德,天資聰穎,落落大方,玉口親開將她許給瀟王世子李星洲。

頓時將這京都禍害上升到國民公敵的程度。因為那王憐珊實在太出名,雖是女流之輩卻纔名遠揚,在詞賦上的造詣驚人,儼然京中才女,她的詩詞京都內外,全國各地,勾欄酒肆處處傳唱。

天下人都說若她不是女兒之身東華門唱名輕而易舉。

數不清的才子俊傑,名門之後仰慕不已,鞍前馬後效勞左右,隻盼著得美人芳心。偏偏皇上一道口諭就把這天下最美豔靚麗的鮮花插到了李星河這天下最奇臭無比的牛糞上,天下多少人捶胸頓足痛心疾首,恨不能將那李星洲碎屍萬段挫骨揚灰。

可惜那李星洲不隻活得好好的,而且仗著聖寵日益跋扈驕橫,絲毫冇有收斂,氣得許多人咬牙切齒卻又無可奈何。

也有人私下裡偷偷咒罵,皇上是不是老糊塗了,怎麼會做出這種決定呢。。。。。。。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