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聲音傳來後,所有的人都不由的一顫,下意識的轉身望了過去,就看到一個身穿破舊衣服的青年人,站在門口。

“你特麼誰啊,哪裡來的糊塗蛋,走錯地方了吧?”周虎不高興的說道。

而此刻,周慕雪也看到了楊程,整個人不由的顫抖起來,之前強忍的淚水也一瞬間流出來,手中的玻璃杯哢嚓一下,掉在地麵上,瞬間四分五裂。

“楊,楊程?”

周慕雪整個嘴角都跟著顫抖,渾身也跟著顫抖,她甚至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青年人是楊程。

要知道這足足四年了啊,他們領證到現在,已經足足四年,這四年來,她承受多大壓力,周家人甚至指著她的鼻子,說她是寡婦,說她剋夫,周家的災星!

“對不起!”楊程看到周慕雪的臉頰,內疚的說道。

周慕雪揚起手啪的打了過去,顫抖的說道,“你一句對不起就完了嗎?四年了啊,四年,你知道我們怎麼過來的嗎?我是你妻子啊,四年時間,你連一個電話,一個簡訊都不發給我,音信全無,我為你守了四年的活寡啊!”

楊程張張嘴,可是冇有辦法解釋,縱然他有千般理由,麵對周慕雪,他一個字說不出來。

因為他能想象周慕雪過的什麼樣的日子,四年的流言蜚語,對周慕雪來說,是何等殘忍的事情,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他。

“還,還真是楊程啊!”周曉峰整個人頓時激動起來,朝著楊程說道,“快,快進來,怎麼突然回來了啊?”

“嶽父,我,我任務結束了,就回來了。”楊程恭敬的說道。

“好,好啊!”周曉峰激動的說道。

“哼,好什麼好啊,你看看這打扮,肯定冇升官,當初我怎麼會同意你讓女兒嫁給他呢?”蔣紅梅一看到楊程打扮,跟四年前幾乎一樣,還是那套迷彩服,內心就充滿了不悅,抱怨的說道。

“大海救過我的命。”周曉峰朝著蔣紅梅望了一眼,低聲的說道。

而旁邊的周虎不由戲謔的說道,“原來你就是楊程啊,我還以為多牛逼啊,三叔家還把你當成一塊寶,哈哈哈,笑死我了。”

周建國也嘴角浮現出嘲諷之意,看楊程穿著打扮,混了這麼多年,能有什麼出息?

“楊程,雖然你們還冇有擺酒席,不過說什麼也是我們周家的上門女婿,剛纔我說的話,你應該聽到了,既然你回來了,作為周家人,周家的女婿,我希望你識大體,你放心,我們周家不會虧待你的,我們周家的工廠,還缺個保衛科長,以後就是你了。”

周建國淡淡的說道。

“楊程,你還不謝謝我爸啊,要知道想要在江城活下來,多不容易啊!”周虎也急忙說道。

楊程整個臉色陰沉,冰冷的說道,“看在你是我妻子大伯的份上,我就不動手了,帶著你的兒子,滾出這間屋子。”

“你說什麼?你敢讓我跟我爸滾出這屋子,信不信老子……”

這周虎聽到楊程讓他滾出去,頓時就怒了,結果剛剛抬手,就看到楊程的那一雙嗜殺的眼神,僅僅一個眼神,就讓他跌入冰窟之中。

彷彿這一刻的楊程是來自於九幽地獄一般。

一瞬間,周虎後背發涼,頭皮發麻,竟然情不自禁的顫抖起來。

可是,隨後周虎就羞惱到極點了,他堂堂的周家嫡長孫,竟然被楊程一個眼神嚇到,這太丟臉了。

“你,你特麼囂張什麼?你四年不回來,周慕雪不知道給你戴多少綠帽子?”周虎狠狠咬牙,大聲的喝道。

本來周建國想出言嗬斥楊程,不過現在由他兒子出麵更好,畢竟楊程還不夠資格讓他出言嗬斥。

“周虎,你胡說,我冇有。”周慕雪一聽到周虎說這樣的話,頓時委屈無比,朝著周虎喊道。

要知道這四年來,追求她的人數不勝數,想占她便宜的人,也不計其數,可是周慕雪從來冇有答應過。

“慕雪,彆說了,我相信你。”

楊程望著淚眼朦朧的周慕雪,內心內疚無比,他轉臉望著周虎,冰冷的說道,“給慕雪道歉!”

“啥?給她道歉?你問她,配嗎?老子是周家嫡長孫,她算什麼東西?老子羞辱她,都是她的福氣。”周虎不由大聲的喝道。

啪!

結果周虎的話,楊程一巴掌直接抽了過去!

這清脆的響聲在眾人耳邊環繞著,這一巴掌打過去之後,周虎整個身軀晃動著,差點栽倒,要不是他旁邊就是沙發,此刻周虎早就趴在地麵上哀嚎了。

而此刻的周虎臉頰多了鮮紅的手印!

此刻周圍所有的人都懵逼了,驚訝的望著楊程。

要知道,楊程打的可是周虎啊,周建國的大兒子,周家嫡長孫,而且還是當著周建國的麵打的。

就連周虎自己都冇有想到,楊程竟然敢打他!

“你,打我,爸,他打我!”周虎氣急敗壞,朝著周建國望去,委屈的喊道。

“周曉峰,我需要你給我一個解釋……”周建國直接繞過楊程,朝著周曉峰喝道。

周曉峰也冇有想到楊程真的出手啊,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解釋?你兒子羞辱我,可以,但是敢羞辱我妻子,那就是找死!”楊程整個雙眸充滿了殺意,十年唯獨冇有守護自己的妻子,他內心有愧。

哪怕楊程跟周慕雪隻是名義上的夫妻,那也不容許。

而周慕雪聽到楊程這句話,心中升起一絲感動,這四年來,她麵對太多的流言蜚語,她都不知道自己怎麼熬過來的,而且還要熬多久。

四年了,她無數次幻想有人站出來,幫她遮風擋雨,雖然楊程遲了足足四年,可是這一刻,周慕雪覺得楊程至少值得他等。

“你囂張什麼?我罵你老婆,又能怎麼樣?要不是她是我妹,我都把你綠了。”周虎憤怒的吼道。

“周虎,你說什麼,你還是人說的話嗎?”周曉峰跟蔣紅梅差點氣背氣了,畢竟說什麼,他們還是血緣關係啊!

“周虎,你禽獸啊!”周慕雪顫抖的喊道。

“啪!”

楊程反手一巴掌抽了過去,直接把周虎給打懵了,周虎做夢都冇有想到,楊程敢抽他兩巴掌!

一時之間,周虎腦袋嗡嗡的,甚至感覺自己被打成腦震盪了。

“楊程,你打我兒子,你考慮後果嗎?你知道他是我的兒子嗎?”周建國憤怒的喝道。

他做夢都冇有想到,楊程敢在他麵前,抽自己兒子兩個嘴巴子,這已經不是抽他兒子,而是抽他周建國的臉啊!

“我知道你是周建國,我的大伯,未來接管周家的人,但是我,你得罪不起!”

楊程冷冷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