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首都機場T航站樓。

夏茉兒剛結束采風之旅,從通道出來,就被一**粉絲擠的頭昏腦漲。

“程遠辭,程影帝,老公!”

各種各樣的稱呼兜頭砸下,夏茉兒呆呆的望著身後款步走來的男人,丟了魂。

三年前那場初冬雪落,鬆柏樹下,少女的心事告白。

“程遠辭,我喜歡你。”

換來了男人冷漠的一句:“我是你小叔,彆發瘋。”

之後,程遠辭便出國,一走三年。

如今,他回來了。

夏茉兒出神間,被粉絲推動著往前走了幾步,再抬眼,直接撞進男人深邃的眸中。

瞧見她,程遠辭皺了下眉:“你怎麼在這兒?”

夏茉兒默了瞬,撐起抹笑:“我說來接機,你信嗎?”

程遠辭眉心皺得更緊,最後掃了眼周圍,伸手抓住她手腕,在粉絲的尖叫聲中,將人帶走。

黑色保姆車裡,氣氛凝滯。

夏茉兒望向程遠辭的目光裡滿是思念。

整整三年,1095天。

這座城再也找不到這個人。

這一切,僅僅隻是程遠辭為了逃離她做出的決定。

夏茉兒努力壓下心中澀意:“小叔怎麼突然回國了?”

程遠辭冇回,反而問:“你怎麼知道我的航班資訊?從思妍那聽說的?”

程思妍,他的侄女,她的好友。

然而實際上自從程遠辭去了國外,程思妍就再也冇有透露過他的訊息。

夏茉兒知曉她怕自己在這段感情深陷,不可自拔,所以從未主動問過程遠辭的行蹤。

夏茉兒剛要解釋,倏地,手機進了一則訊息:

【茉兒,我在熱搜上看到你跟我小叔在一起,正巧今晚家裡準備了接風宴,你們一起回來吧。】

一起回程家嗎?

夏茉兒捏緊手機,正思考著怎麼跟程遠辭說這件事。

就在這時,車子緩緩停住。

同時,耳邊響起程遠辭不近人情的話語:“下車吧,我還有事,就不送你了。”

一刹那,想要說的話全部都嚥了回去。

夏茉兒抬眸看了程遠辭一眼,視線對焦間,男人眼中滿是冷漠。

她匆忙垂下眼睫,默聲下了車。

車門關上的一瞬,車子絕塵而去。

夏茉兒目送著猩紅的車尾燈消失在轉角,才遲遲招手,打車朝程家而去。

……

晚上六點半,程家門口。

夏茉兒有些猶豫,她想見程遠辭,卻不想再體會到他疏離的態度。

矛盾至極。

等她終於下了決定要轉身離去,卻被出來找人的程思妍逮了個正著。

程思妍冇有給夏茉兒開口說話的機會,直接拉著她進門,將她按在座位上坐好。

抬頭間,夏茉兒正對著程遠辭那張好看的臉。

而他身邊還坐著一位麵容姣好的陌生女人。

許是,她的視線盯得太久。

程思妍敏銳察覺,她湊近夏茉兒耳邊,低聲介紹:“她是爺爺為小叔選定的妻子,叫蘇念柔。

妻子?

夏茉兒心中一刺,不自覺攥緊手:“什麼時候的事情?”

“很早之前了。”程思妍想了想又加上一句,“小叔回國也是為了這件事。”

夏茉兒心底狠狠顫了下,控製不住朝程遠辭望去。

隻見蘇念柔湊上前為程遠辭整理衣領,而他竟罕見的透著幾分柔和。

“遠辭,看情況喝喜酒的日子不遠了啊。”

眾人打趣的聲音像一把刀狠狠**心臟。

夏茉兒再也坐不住,猛地站起來。

刹那間,所有人的視線都聚集在她身上。

夏茉兒頂著這股壓力,直直望向程遠辭:“所以小叔……是真的要結婚了嗎?”

“擅自打斷長輩說話,夏茉兒,我就是這樣教你的?”

麵對程遠辭的訓斥,夏茉兒依舊一臉倔強的跟他對視。

這種情景下,冇有一個人敢做聲。

唯有蘇念柔輕拽了拽程遠辭的衣袖:“多大的人了還跟小輩計較。我有點累了,你先送我回去吧。”

而從來說一不二的程遠辭,居然真的起身,帶著她離席遠去。

直至接風宴散場,都冇有回來。

夏茉兒走向正在送客的程思妍:“小叔什麼時候回來?”

程思妍神色複雜:“他今晚不回來。”

夏茉兒一怔,臉色微白。